脫歐疲勞過後 英國會否翻起另一場革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2月12日的英國大選迫近,外界早前預料的多黨爭霸局面並未出現,這場選舉依然是傳統的「保守黨大戰工黨」格局。不少人直覺認為這是一場英國脫歐的變相公投,然而事實不必然如此。

根據民調機構YouGov的數據,在10月底有70%受訪者認為英國脫歐是選舉的三大決定性議題之一;而排名第二的重要議題是醫療,其數字只得40%。驟眼看來,脫歐立場似乎是英國選民投票的關鍵。

脫歐真是的唯一議題?

相較之下,在2017年大選期間的同一項調查,當時已有64%選民認為脫歐是選舉三大決定性議題之一。然而,當時的保守黨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最後失去國會多數、被工黨在不足兩個月內急追20%民意支持的主因,卻是在其退休人士醫療開支政策之上。由此可見,驟眼看見的並不一定與現實相符。

英國廣播公司(BBC)11月22日舉行問答環節,邀得保守黨、工黨、自由民主黨(Lib Dem)、蘇格蘭民族黨(SNP)等四黨領袖回應現場人士質詢。雖然這是首次四黨領袖同堂的場合,不過根據民調走勢,這場選舉已逐漸變成保守黨與工黨之爭。(路透社)

英國脫歐公投至今已近三年半,脫歐似乎已非當初「奪回英國主權」的理想,而是民眾厭倦得不得了的話題,只想把它盡快解決了事。因此,力主脫歐的現任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所高舉的口號並非「建設偉大的後脫歐英國」,而是「搞定脫歐」(Get Brexit Done),好讓他在其脫歐協議通過後能推行其他國內政策。

反觀工黨有關脫歐的說法「搞好脫歐」(Get Brexit Sorted),與保守黨的只有一字之差,可見即使工黨與保守黨的脫歐路線不一——工黨主張在三個月內重新敲定脫歐協議,並將之付諸二次脫歐公投,主張留在歐盟關稅同盟、接受歐盟在勞工、環保等等項目上的同等保障,與保守黨想像中關係較為疏遠的「超級自貿協議」有所不同——不過兩黨最根本的信念還是一致的:英國人對脫歐這回事已經受夠,無論如何也要盡快解決。

由於約翰遜幾乎已成為脫歐派的唯一代表,可預見絕大部份的脫歐派選民都會傾向支持保守黨。此時此刻,工黨黨魁郝爾彬(Jeremy Corbyn)沒有明顯留歐或脫歐立場(他聲稱會在預計中的二次公投中保持中立),而自由民主黨黨魁斯溫森(Jo Swinson)卻有強硬留歐主張(直接取消脫歐),勢將分得一些留歐派選票;在英國單議席單票簡單多數決的選舉制度下,保守黨的確有甚大勝算。

然而,選民也很清楚知道「脫歐」並非英國的所有,為英國未來走向劃下藍圖也極其重要。在此,工黨似乎佔了上風。

工黨「左翼革命」深得民心

「搞好脫歐」並非工黨的最重要口號。其選戰核心標誌在於「真正變革的時機到了」(It's Time For Real Change)及「為多數而非少數服務」(For the Many Not the Few)。其主張的左翼政策更是革命意味濃厚,勢將一改英國四十年來由保守黨前首相戴卓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奠定的新自由主義規則。

工黨主張大增政府開支、大加稅收,將政府開支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百分比由今日的37.8%提升至44%,並對企業、富人大加稅項,將資源集中投放在社會保障、醫療、學校、大學學費豁免等項目上。

更重要的是,工黨主張供水、鐵路、郵政、電網和寬頻網絡的國有化,並將要求大企業將10%的股份轉為僱員公有,股息將由僱員和政府攤分,且要求企業董事會要有三分之一席位由僱員代表。這可算是將戴卓爾夫人一手推動的私有化政策全面推翻。英國較為右翼的報章諸如《金融時報》等,就有社論直批這是「衰退的食譜」。

然而,繼承戴卓爾夫人傳統的保守黨卻沒有繼續主張新自由主義政策,與工黨作區隔,反而提倡加大政府開支,只是幅度不及工黨而已。相較之下,保守黨似乎已向工黨的經濟政策靠攏,而工黨所提出的卻是建設英國新未來的「革命理想」。

拋開脫歐不問,這些政策在英國民眾當中極受歡迎。根據YouGov在11月7日至8日進行的民調,超過六成受訪者支持提升年收入高於8萬英鎊人士的個人所得稅;54%支持工黨將僱員代表加入董事會的政策;53%支持財富稅;且分別有56%、50%及45%人支持國有化鐵路、供水及煤氣電力公司。在大多數以上民調項目之中,支持的比例比反對者都高出一倍以上。由此可見,工黨的左翼理想深得民心。

預料之中的商界反對聲音,也有言過其實的可能。雖然英國商會(British Chambers of Commerce)明言反對,但根據《經濟學人》的觀察,在11月18日舉行的英國工業聯合會(Confederation of British Industry)會議上,工黨扶助工人、綠色投資等主張卻正好呼應了商界的思潮——工業聯合會的副主席就表示很多企業領袖都正在反思現有的經濟模式,雖然他們的解答都不同。

如果工黨能夠利用餘下三周的時間,把握好人們對脫歐的厭倦,將選戰焦點放到反思英國經濟整體結構的問題上,也許能重演2017年大選幾乎反超前保守黨的往績。如果說英國脫歐公投是一場革命,工黨的左翼理想也未必沒有可能在這一場革命劃上句號後帶來下一場革命。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