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法案】動刀的必死在刀下:那些被中國反制的美國非政府組織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12月2日,為了反制美國通過的《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在例行記者會上宣布,自即日起暫停審批美軍艦機赴港休整申請。同時,對「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The 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NED)、「美國國際事務民主協會」(National Democratic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Affairs,NDI)、「美國國際共和研究所」(International Republican Institute, IRI)、「人權觀察」(HRW)、「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等在香港修例風波中表現惡劣的美國非政府組織(NGO)實施制裁。

12月3日,針對日本《共同社》記者「希望中方更加具體地說明這些組織是如何支持反中亂港分子的」之提問,華春瑩在前一日基礎上進一步表示「大量的事實和證據已經表明,「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等非政府組織為反中亂港分子提供了資金、物資以及組織培訓等方面的支持,極力教唆他們從事極端暴力犯罪行為,煽動『港獨』分裂活動,對當前香港亂局負有重大責任,所以這些組織理應受到制裁,必須付出應有的代價」,「你對這些組織具體是如何做的很感興趣,這樣很好,但由於時間原因,不能給你詳列,因為如果要我羅列,可能半小時都是不夠的,所以我樂意儘快跟共同社單獨聊一下」。

這是中國政府首次系統性制裁美國非政府組織。

這些被制裁的美國NGO總部都位於華盛頓特區,均受美國政府資助且致力於替美國在海外推行民主、人權、自治和政治自由,是美國民主全球輸出的施動者和執行者。

其中,人權觀察組織(Human Rights Watch)不乏爭議,因為其諸多調查報告的角度和立場都和美國政府政策一致,再者,它和華盛頓一些外交政策遊說機構聯繫緊密,董事會成員也包括現任和前任美國政府僱員。雖為「非政府組織」,所呈現的卻是類同於官方智庫及媒體的效果。

2019年5月15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國會大廈前發表演講。特朗普上台後曾反對國會大量撥款給非政府組織的海外活動。(Getty)

在美國這一類非政府組織中,名聲最大的無疑NED。其政府背景相當濃厚,大半資金由美國政府提供,經由美國國會通過美國國務院的年度預算下撥。其餘的資金來自高盛、福特汽車、波音公司和花旗集團等。根據NED網站的公開信息,NED每年撥發款項超過1,200筆,每筆撥款平均大約5萬美元。

NED會將國會的撥款下撥國際民營企業中心(Center for International Private Enterprise,CIPE)、NDI和IRI,用於各種海外項目,包括為各國民運組織提供資金支持。也即是說,NDI和IRI的經費主要來自NED、USAID和美國國務院。其中,IRI在中國的項目開始於1993年,是第一家介入中國村民選舉的外國非政府組織。而IRI在中國香港也設有辦事處,這也是中國外交部今年8月一份報告指責NED在香港資助「顏色革命」的部分原因。

NED領導層包括負責過烏克蘭「民主革命」的前助理國務卿紐蘭(Victoria Nuland)。希拉里(Hillary Clinton)擔任美國國務卿時期,紐蘭曾是國務院發言人。

IRI的董事會領導層則有國會議員任職,譬如已故資深參議員麥凱恩(John McCain),但具諷刺意味地是,麥凱恩不僅多次公開宣稱自己不贊成推翻對美國不友好的政權,且當特朗普削減NED預算時,麥凱恩也抗議,認為NED的使命是美國這個國家的核心工作。

NDI的主席則是美國前國務卿奧爾布賴特(Madeleine Albright)。她堅持的原則就是美國的領導地位「不可或缺」,且美國比其他任何一個國家都站得高、看得遠。

回望冷戰初始,美國在策動他國政變等干涉行為時,主要是以中情局(CIA)為媒介。1948年,CIA利用資金和宣傳手段制止共產黨在戰後的意大利和法國選舉中獲勝。1953年,由於擔心伊朗民族主義政府將石油產業收歸國有,CIA聯手英國情報單位,策動軍事政變,推翻民選總理摩薩台(Mohammad Mosaddegh),恢復伊朗君主制。1960年代,越南戰爭中,CIA也曾開展秘密行動。

然而,1960至1970年代,隨着CIA海外策反醜聞的集中爆發,美國政府開始尋找新的介入方式。80年代初,保守派總統里根(Ronald Reagan)上台,共和黨政府促使國會立法,成立了NED。從那以後,NED開始接手很多CIA的工作。譬如推翻波蘭共產黨政府,干涉巴拿馬、蒙古、阿爾巴尼亞、尼加拉瓜和斯洛伐克等國大選,直接資助委內瑞拉等國的反對派等。

NED的創始人之一溫斯坦(Allen Weinstein)便曾於1991年向《華盛頓郵報》記者伊格納修斯(David Ignatius)承認:「NED現在所作所為都是25年前本該由CIA秘密完成的。」

2019年9月8日,香港數千名抗議者在美國駐香港領事館前遊行,尋求美國特朗普政府的支持。(AP)

美國布朗大學沃森國際和公共事務研究所 (Wat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and Public Affairs)資深研究員金澤(Stephen Kinzer)2018年的一篇文章說,凡是批評、挑戰和「蔑視」美國、質疑美國自由資本主義價值觀以及限制美國企業海外權益的國家,都會成為NED的重點研究和攻擊的對象。它向目標國家的工會、黨派、學生俱樂部及其他民間組織提供資金,以保護或扶持親美國利益的政權。在中美洲和中亞地區,NED的滲透尤其明顯。正是由於它和美國政府的這種聯繫,俄羅斯在2015年封殺了NED,拒絕其在俄羅斯境內開展活動。

不過,由於NED長期接受美國政府資金,立場和角度長期缺乏客觀性,以服務美國外交利益為基準,這也令得美國國內一些保守派展開反思。前共和黨籍眾議員保羅(Ron Paul)曾批評NED利用美國納稅人的錢,資助海外政黨與政治運動,從事顛覆別國民主的活動。

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後為了增加軍費,對國務院的經費進行了縮減,縮減幅度為每年約500億美元左右,約佔國務院往年預算的四分之一。這樣的話,國務院對NED等機構的撥款自然也會縮減。2019年財年預算中,美國國務院砍掉了對NED三分之一的預算,也就是由2018財年的1.68億美元降到6,700萬美元。NED在海外的一些民運和人權項目資金也被相應縮減。

但這種縮減僅僅是為了應對政府經費困境。美國國會絕大多數議員依然支持NED的海外運作,為美國的外交利益服務。

在此框架下,「通俄門」醜聞便可謂近年來美國政壇最大的諷刺案例:如果美國想要阻止他國干涉美國政治,自己就應該表現克制。

真正意義上的的外交,不應該是在對方內部進行策反和顛覆。如果因政治現實而無法阻止或不願阻止這種局面,那至少也不要再指手畫腳。聖經《馬太福音》26章52節寫到,「凡動刀的,必死在刀下」,難道不正是這個道理嗎?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