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厘頭」關稅劍指南美歐洲 特朗普真的要「引火自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正當特朗普乘坐「空軍一號」跨越大西洋出席在倫敦舉行的北約70周年峰會之際,美國在這個聖誕節臨近的時節突然向阿根廷、巴西、法國,以及其他歐盟國家開打新一場關稅戰。在這個各國注目北約「腦死亡」熱話的時間點上,這突如其來的關稅戰火也讓各界摸不着頭腦。

跨越大西洋的三面開火

在美國東岸時間周一(12月2日)清晨,特朗普再次使出「Twitter治國」的本領,指責阿根廷與巴西兩國貨幣不斷貶值,「損害美國農民」,因而取消原來對兩國的鋼鋁關稅豁免,讓他們對美國的鋼鋁出口分別承受25%和10%的附加關稅。對此政令突變,美國國務院和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也沒有即時回覆查問。

隨後,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公布對法國數碼服務稅貿易不公平性的調查結果,指法國針對科網巨企網上服務的3%徵稅「不合理、帶有歧視性,並損害或限制美國的商業活動」。根據1974年《貿易法》(Trade Act)第301條的授權,美國將對包括手袋、芝士等消費品在內、總值可高達24億美元的法國進口商品徵收以100%為上限的關稅作報復,現正展開公開諮詢期至來年1月7日為止。

同日,世界貿易組織(WTO)亦宣判歐盟未有中止對空中巴士(Airbus)的違規補貼,造成其美國競爭者波音公司(Boeing)的損失。早前已因類似判決向歐盟總值75億美元進口產品加徵10%至25%關稅的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聞判後馬上表明會藉此對歐盟商品再加關稅,詳情預計會在本周後段公布。

以上針對兩個南美國家、法國,以及歐盟的三種關稅威脅,除了有WTO加持的最後一項外,其理據若非流於無稽,就是出而反而之舉。

特朗普曾說:「我一向喜歡美國紅酒多於法國紅酒,雖然我不喝紅酒。」法國人聽見大概會認為這正是特朗普喜歡美國紅酒的原因。(路透社)

貨幣貶值的奇談

首先,特朗普在Twitter上似乎意圖指責阿根廷與巴西是故意壓低其幣值,使他們的農產品出口更具競爭力,因而損害美國農民。

可是,阿根廷如今正因比索(Peso)的貶值危機(比索對美元在2019年跌近60%)重新實施了外匯管制阻止資金流出;巴西的雷亞爾(Real)也只因油田拍賣無人問津、政府削減結構性財赤進度不及預料中迅速等因素而跌至2015年以來對美元的最低位——雖然巴西財長對貶值不表擔心,不過這也難以算是故意壓低匯價以賺取競爭優勢。

在兩國都正在無奈接受國家貨幣貶值的情況下,特朗普的匯率操縱指控,可算是讓人哭笑不得的奇談。

鋼鋁關稅與農產品競爭何干?

其次,以鋼鋁關稅去報復國際農產品市場的競爭失利,也是極其怪異的做法:難道美國要以收回來的鋼鋁關稅去補貼農民?

當然,特朗普可以藉此關稅作為政治威脅,要求阿根廷和巴西入市支持匯價——不過,由於阿根廷正在接受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總值 540億美元的史上最大援助,要其政府入市,無異於要美國迫使IMF發放美元給阿根廷政府去買回一些阿根廷比索——或要求兩國實施在南美國家甚為盛行的「出口稅」。然而,無論是以政府之手干預匯價,還是實施「出口稅」這種扭曲市場的做法,皆是南美國家的美國傳統右翼盟友一直反對的政策。

同時,這次加稅也掀起美國會否繼續其一貫支持南美右翼政府的質疑。雖然人稱「熱帶特朗普」的巴西總統博爾索納羅(Jair Bolsonaro)表明他會致電特朗普叫後者取消關稅,不過這個多次表明緊跟特朗普外交路線的巴西總統此刻大概要重新考慮他是否一直「癡心錯付」。

明目張膽的出爾反爾

在針對法國數碼服務稅的報復上,特朗普更是對馬克龍表演了一場完美的出爾反爾。

數碼服務稅的出現全因網上服務的稅務劃界在全球層面未有定制,法國(以及一系列包括英國在內的歐洲國家)也希望透過自身先行數碼稅,給予在國際層面擁有最多科網巨企的美國壓力,讓後者加快推動新徵稅模式的建立——以由主要已發展國家組成的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已將此稅制提上日程。

早在8月底的法國G7峰會之上,馬克龍與特朗普已達成協議:法國在全球新稅制成立後,將馬上取消數碼稅,而且會給予在其數碼稅框架下的公司作退稅;美國將不會實行對法國的關稅報復。

如今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突然決定報復,可算是特朗普毫不留情的出爾反爾——外界有傳特朗普不滿馬克龍批評北約「腦死亡」,不知道這是否特朗普的「回禮」?

美國的「五十步笑百步」

最後,WTO有關航空業補貼的判決,的確給予美國「名正言順」實行關稅報復的理由。然而,當中的荒謬也極其明顯。

其一,WTO也早判定美國自身也有非法補貼波音公司的行為,因而歐盟未來也有權向美國作出關稅報復。此可謂「五十步笑百步」。最佳的解決方法當然是大家透過磋商、做出一些形式上的外交動作了事;可是特朗普卻「偏向虎山行」,總要搞出一場損人不利己的關稅戰。

其二,在美國阻礙法官任命的情況下,WTO上訴機構將於下周二(12月10日)因法官人數不足而進入停擺。如果歐盟決定上訴(歐盟委員會已表明裁決有法律錯誤),也許會仲裁無路。如果美國此時堅持以關稅報復,也將陷入「名不知正否、言不知順否」的尷尬境地。

「引火自焚」何等貼切

最荒謬的是,美國各項新增關稅的實際直接影響不廣,而且給美國廠商的利益也相當有限,為此等小惠而在情感上和觀感上開罪這麼多國家及其領袖,真的可算是「引火自焚」的政策。

例如,巴西與阿根廷的對美鋼鋁出口佔其總出口分別只有大約1%及3%左右,其牽涉貨品總額也是在數十億美元之內,而鋼鋁關稅也將打擊美國國內需要使用鋼鋁材料的製造業(美國製造業在11月已繼續其收縮之勢)。

當然,這些國家礙於力不及人的局限,只會繼續嘗試跟美國以談判解決問題,希望作出一些讓步,換取美方收回成命(正如馬克龍在數碼稅的讓步一般)。

不過,在美國政府朝令夕改、出爾反爾成性的背景下,這些國家若能尋得機會,也勢將反面不認人,甚至建構起聯手抗美的格局——歐盟在大阪G20峰會跟由阿根廷、巴西、巴拉圭、烏拉圭所組成的「南方共同市場」(Mercosur)達成的自貿協議,就是其中的明顯例子。

「引火自焚」一詞,雖然是中國政府常有使用的一個挑戰慣常外交禮節的外交用詞,不過以之形容一個大搞「無厘頭」關稅戰、卻使美國盡失盟友信心和信任的美國總統,也難說不貼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