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大選】獲得壓倒性勝利的約翰遜並非一片坦途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當地時間12月13日,英國的「聖誕大選」落下帷幕,英國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領導的保守黨取得壓倒性勝利,拿下365個席位,獲議會650總議席的絕對多數,較上一屆大選擴大48個席位。

這對約翰遜來講無論如何也算是一場勝利。不枉費約翰遜在競選期間窮盡說服選民之能事,甚至用翻拍英國浪漫喜劇經典《真的戀愛了》(Love Actually)的方式,深情款款地對選民表示「你的選票從來沒有像今天這麼重要」,他對脱歐進程的一句「夠了」看來說進了很多英國民眾心裏。

約翰遜用大選換來了脱歐進程的更大主動權,這對長達3年半的脱歐鬧劇來講是個好事。不過,這對於約翰遜作為英國首相的政治生涯來講,只算的上是挑戰的開始。

脱歐並沒「搞定」

這次大選因脱歐難以達成而起,但是大選勝利之後的約翰遜,並沒完全得到「搞定」英國脱歐的保證。以「完成脱歐」(get brexit done)贏得選舉後,第一個面臨的問題也就是如何實現這個最重要的承諾。

脱歐並不會因大選而完成。即便保守黨大幅擴大議會多數席位,約翰遜要完成「2020年之內簽訂一份英國和歐盟的貿易協議」的豪言,仍然很難。

+2

約翰遜沒能在原定的10月31日達成脱歐協議,是因為即便在保守黨,也有眾多議員認為不應該在未確定脱歐相關立法能順利通過的情況下,冒着無協議脱歐的風險仍然脱歐。僅立法的過程就是議會上的又一場博弈。

北愛爾蘭邊界檢查站的問題仍然會成為障礙。大選期間,約翰遜保證,在英國和北愛爾蘭之間運輸的貨物,不會受到任何檢查,也不會被徵收關税。然而根據他和歐盟達成的協議,大約75%的貨物都將被徵收關税,並接受原產地規則檢查,其中很多是愛爾蘭海兩岸中小企業的命脈。

和歐盟的談判也很艱難。歐盟脱歐首席談判代表歐盟首席談判代表巴尼耶(Michel Barnier),英國退歐貿易談判不可能在11個月之中完成,約翰遜的時間表是「不現實的」。可見約翰遜在內外壓力之下,完成承諾需要一些「奇蹟」。

脱歐之後 才知脱歐為何物

不管怎樣,約翰遜的勝利都意味着,脱歐至少比以前更近了一步。不過,如果約翰遜在任期內完成了脱歐,他將面對的問題只有更多,而不是更少。

脱歐進程帶來了巨大的政治不確定性,商界對繼續在英國投資和貿易充滿疑惑。

英歐之間要達成貿易協議還需要複雜的磋商程序。圖為今年10月前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宣布和英國達成了脱歐協議。(新華社)

英國正尋求與多個國家保持現有歐盟貿易協定的連續性,2018年英國與這些國家的貿易佔英國商品和服務貿易的11%左右。到目前為止,英國已經談判了19項協議,涉及50個國家,這些協議將在過渡期結束後生效。

歐盟整體而言佔據英國貿易的接近一半之多,美國約佔15%,這兩個最大貿易伙伴的貿易協議都還沒有解決,脱歐之後這對英國貿易產生怎樣的影響,難以預計。

除了貿易上的混亂之外,英國甚至可能因為脱歐面臨主權完整的挑戰。脱歐的整個過程中,北愛爾蘭都被外界認為是脱歐的「犧牲品」,且因歷史原因更容易因脱歐產生社會動盪。如今,蘇格蘭「脱英」又成話題。

10月,英國蘇格蘭政府首席大臣、蘇格蘭民族黨黨魁施雅晴(Nicola Sturgeon)表示,年底前將正式要求英國政府同意蘇格蘭舉行二次獨立公投,明年「必須」舉行公投。2016的脱歐公投中,蘇格蘭和北愛爾蘭地區都投票支持留歐,而近期的民調顯示,兩個地區均有更大比例的民眾支持脱離聯合王國,保護在歐盟的地位。

脱歐讓英國蒙上國家分裂的陰霾。圖為1969年北愛爾蘭發生騷亂時的街道景象。(Getty)

愛爾蘭總理瓦拉德卡(Leo Varadkar)已經被國內要求未來5年內根據1998年《貝爾法斯特條約》(Belfast Agreement)舉行「統一公投」。而眼見北愛爾蘭在約翰遜的協議中得以留在歐盟的關税區,蘇格蘭加速「脱英」進程的呼聲也愈來愈高。

約翰遜作為脱歐公投的主要推動者之一,對脱歐之後英國的繁榮景象誇下太多海口。說服選民脱歐之後英國將在貿易談判上更具主動權、拿回大不列顛的尊嚴已經不夠,約翰遜近期甚至表示脱歐後英國將迎來「新生兒潮」,可謂信口開河。

經濟受挫的可能、國家分裂的危險,和約翰遜的脱歐願景不免遙遠。約翰遜的執政承諾屆時都將受到考驗,那才是真正考驗他執政能力的時候。

政治分裂能換來什麼

英國選民壓倒性支持約翰遜的理由,恐怕很大程度是對脱歐議題的厭煩至極,不再想看到英國政治被此綁架,情緒作用很大。可是,近年來為脱歐而產生的政治裂縫和衝突的民意,以及政治鬥爭造成的信任危機,又如何修復呢?

3年多來,保守黨和工黨之間、脱歐派和留歐派之間的勢不兩立已不必提,兩任保守黨政府期間英國保守陣營本身也已經四分五裂。約翰遜上任之後,這種趨勢也並沒緩解,批評其脱歐協議的保守黨議員相繼被擠出國會。如今就連兩位「脱歐大佬」約翰遜和法拉奇(Nigel Farage)之間也因為脱歐協議生出嫌隙,後者還在選舉中呼籲選民支持脱歐黨而不是保守黨。

不可否認,這場大勝將讓約翰遜在保守黨內乃至英國政府的話語權更大,更有利於他進一步讓政壇「歸心」。然而光是如此對於他來講仍然是不夠的。

在脱歐這出鬧劇的背後,有英國經濟社會的多重矛盾,也更見證了英國幾百年來實行的民主政治體制的失靈。脱歐帶來的分裂代價,是否能夠警醒英國進行真正的制度改革?約翰遜或許能帶英國完成脱歐,但是然後呢?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