約翰遜大選贏開巷  保守黨迎來英國新時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如果有人能預知未來,人們就可以從今天開始努力反證其預言為錯。然而,自今年7月約翰遜成為英國首相以來的保守黨勝選預言,卻是無人能破。在上周四(12月12日)的英國大選中,保守黨奪得國會650席中的365席,是戴卓爾夫人1987年帶領保守黨第三次勝選以來的最大勝利。排除了二次公投的可能後,英國人終於可以肯定地預言英國將於2020年1月31日正式脫離歐盟。

在大勝翌日早晨的首次上台演說中,除了高呼如期脫歐「沒有如何,沒有但是,沒有或者」之外,大權在掌的約翰遜也不忘幽默:「讓我們搞定脫歐吧!不過我們還是先搞定早餐!」相較之下,工黨黨魁郝爾彬(Jeremy Corbyn)在大選當晚已被黨友圍攻,指他「很早之前就應該下台」。

郝爾彬未能帶領工黨在大選取得佳績,更遭黨友揶揄「早該下台了」。(路透社)

反對黨幾乎全軍覆沒

高舉國有化等「反戴卓爾主義」左翼政綱的工黨只得203席,大失42席,是1935年以來的最差表現。郝爾彬雖然堅稱其政策「極其受歡迎」,又怪責媒體對他「令人作嘔」的攻擊,亦沒有即時請辭或道歉,不過他已表明將不會帶領工黨參與下一屆選舉。這位加入議會四十六年、一直因其左翼理想被排擠,至2015年才靠草根支持奪得黨魁大位的老政客,正式走完其政治路途。

工黨一直希望以「左翼革命」的國內政策壓過「脫歐立場決定選舉結果」的主旋律,最終卻因在留歐及脫歐的對立之間,選擇保持中立的二次公投主張,痛失經營數十年的眾多鐵票選區,傳統上由威爾斯北部延伸至約克郡的所謂「紅牆」也正式倒下。在過去四十年只執政十三年的工黨已連續四次敗選,如果其黨內「留歐對脫歐」、「左翼對溫和」的兩線黨爭不解,定將變成「永續反對黨」。

法拉奇(Nigel Farage)領導的脫歐黨亦宣告慘敗。(路透社)

選前期望以高舉留歐旗幟、一博過百席位的自由民主黨 (Liberal Democrats)只獲11席,比原有21席少,黨魁斯溫森(Jo Swinson)更失去議席,被迫引咎辭職。斯溫森競選初期自命是問鼎首相的材料,更參考脫歐黨(Brexit Party)的極端立場,主張「不經公投,直接取消脫歐」,最終連留歐派選民的心也留不住,下場只比5月底歐洲議會選舉時尚是英國得票最多政黨、如今卻不得一席的脫歐黨好一些。

上屆保守黨少數派政府的執政同盟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Democratic Unionist Party),被約翰遜在其新脫歐協議中以接受愛爾蘭海上邊檢公然拋棄後,也在北愛選區喪失兩席,連該黨原下議院領袖杜立志(Nigel Dodds)也敗於主張愛爾蘭統一的新芬黨(Sinn Fein)之手。

蘇格蘭民族黨是保守黨以外唯一算是獲勝的政黨,黨魁施雅晴也勢必再為蘇格蘭舉行獨立公投。(路透社)

除保守黨外,唯一算是獲勝且有影響力的黨派,只得主張留歐和蘇格蘭獨立的蘇格蘭民族黨(Scottish National Party)。民族黨在蘇格蘭地區的59席中獲得48席,比上屆增長13席。雖然黨魁施雅晴(Nicola Sturgeon)已公開要求新政府容許蘇格蘭再舉行一次獨立公投,但民族黨此刻的議席仍不及2015年的56席,在保守黨多數派政府的局面下,也無力影響英國下議院的政治大局。因此,此勝只能算是其獨立路途上的一小步。

這一場自1923年以來的首次聖誕節前大選,無疑是二戰以來英國最為影響深遠的選舉,肯定地回應了「英國最終會否正式脫離歐盟」這個自2016年脫歐公投以來一直未解的問題。

保守黨大勝意味英國很快可以順利脫歐,算是約翰遜給英國人最好的「聖誕禮物」?(美聯社)

正式脫歐後的「脫歐風暴」

如果這次選舉是一場「留歐對脫歐」變相公投的話,那麼,英國留歐派與脫歐派民情分裂成半的情況依然未改:保守黨與脫歐黨的總得票比率只有45.6%,支持留歐或二次公投的工黨、自由民主黨、蘇格蘭民族黨和綠黨的總得票則有50.4%。保守黨得勝的一大主因,只是因為沒有政黨能有效舉起留歐旗號,與旗幟鮮明的保守黨一較高下。在英國單議席單票簡單多數決的選舉制度之下,43.6%的選民投票給保守黨,決定了英國與歐盟的最後告別。

如無意外,約翰遜的脫歐協議將於聖誕節前獲國會通過。歐盟諸國也只能放下對「英國回歸」的最後一絲寄望,好好準備沒有英國的歐盟何去何從(例如後英國時代的歐盟預算要如何分擔),以及如何與這個似近還遠的島國重建未來關係。

英國脫歐在望,支持者也慶祝英國「獨立」。(路透社)

雖然在上周四一連兩日舉行的歐盟峰會中,歐盟27國領袖在碳排放目標等議題上仍有分歧,可是,其對英立場卻是一貫的滴水不漏。由於約翰遜已承諾不會延後2020年底結束的脫歐過渡期,如果英國要避免再一次「無協議脫歐」,則要在11個月時間內完成英歐貿易協議談判。

新任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已表明時間緊迫,歐盟只能優先處理商品貿易、漁業規制、安全合作這些「並無現存框架,也不能以單方面緊急做法處理」的問題。明眼人一看便知,馮德萊恩並沒有將對英國至關重要的金融服務業包括在內。

在脫歐之後,英國金融服務業將喪失單一市場的牌照通行證(Passporting);英方一直要求歐盟為雙邊跨境金融服務訂立特殊關係,卻不得要領。根據歐盟的現存框架規定,歐盟可確認脫歐後的英國金融業有「同等監管標準」資格。不過,非歐盟成員國有否此等資格,完全是歐盟「單方面」的決定,可隨時收回。由此可見,歐盟在貿易談判桌上將緊握英國的一大經濟命脈。

英國大選前夕,倫敦仍人民眾揮動歐盟旗,對歐盟依依不捨。(美聯社)

同時,法國總統馬克龍也清楚表達了各國領袖的普遍意見:「如果約翰遜想要進取的貿易協議,他同時需要有進取的趨同規管。」他更帶點挑釁性地以英文補充了一句「悉隨尊便」(be my guest)。

此等表態明白地要求英國若想維持商品貿易准入權,其商品規制必須跟從歐盟標準。這跟約翰遜眼中的脫歐後英國自訂規則、擺脫歐盟官僚體制的理想可謂南轅北轍—其脫歐論述的一個小故事,就是說他擔任倫敦市長時,發現歐盟規定的貨車車窗高度太高,導致駕駛者難以看見路邊的單車騎士,而英國卻無法單方面改變定制。

目前,歐盟已將未來談判的重任交予一直以來處理對英脫歐談判、立場堅定強硬的歐盟方談判首席代表巴尼耶(Michel Barnier)手上,來年1月後的英歐貿易談判,勢將掀起新一輪的「脫歐風暴」。

即使約翰遜最終能安然度過這場脫歐後的「脫歐風暴」,在茫茫大海上單打獨鬥的英國,未來對外對內也是挑戰重重。

英國預料很快可達成脫歐協議,但分離以後,未來預料亦會挑戰重重。(路透社)

後脫歐時代下的新危機

首先,英國未來必然會夾在美國與歐洲愈來愈背道而馳的外交、貿易道路之間。到底英國要否配合禁制華為5G設備,或者退出歐洲多國用以繞過美元系統對伊朗貿易的機制?既然脫歐派崇尚與他國訂立貿易協議的自由,而美國又是其中首要目標,英國要否走進以「美墨加協議」(USMCA)為代表的美國商品貿易體系之中,還是保留現有與歐洲市場的緊密關係?這些也是約翰遜未來要面對的重大對外難題。

在英國國內,脫歐的後續發展將導致聯合王國陷入分裂危機。蘇格蘭今天的獨立民意已超越2014年獨立公投時的水平。英國正式脫歐後,支持留歐的蘇格蘭沒有得到北愛爾蘭留在歐盟規制中的待遇,而約翰遜很可能為求理順對歐貿易,在蘇格蘭極其重視的漁業政策上作出退讓,加上「脫離聯合王國等於脫離歐盟」已不成反對獨立的理由,蘇格蘭獨立的呼聲勢將更為熾熱。

另一方面,脫歐後的北愛爾蘭與愛爾蘭共和國將沒有硬性邊檢,各種有形或無形的邊檢將建於北愛爾蘭與大不列顫島之間。這種「一國兩制」的安排,只會愈加鼓動如今已較為支持「愛爾蘭統一」(特別是在年輕民眾之中)的北愛爾蘭民意。

再退一步而言,保守黨此番大選以「搞定脫歐」奪得不少工黨藍領選民支持。雖然約翰遜誓言不會讓他們失望而重回工黨,可是保守黨與此階層選民一直有難解的意識形態衝突。對於這些選民而言,脫歐後的英國是保護主義下的產業回流、英國人做英國工;可是,對於保守黨疑歐派而言,脫歐後的英國卻是「泰晤士河上的新加坡」,是對全球開放的新自由主義經濟體。要如何調解這兩個「脫歐夢」之間的落差,將是後脫歐時代下保守黨的另一場存亡之戰。

12月12日大選之後,英國無疑已進入保守黨主導的後脫歐時代,有人開始預言英國將談不成英歐貿易、淪為外交弱國、面臨國家分裂,保守黨也難以守住其政治優勢。當然,每個預言都有被人反證為錯誤的可能,約翰遜的最大挑戰正是他能否成為這個人。

上文節錄自第193期《香港01》周報(2019年12月16日)《約翰遜大選贏開巷 保守黨迎來英國新時代》。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