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抗疫復活節前解禁? 特朗普或一錯再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日不斷聲稱「治療手段不能比問題本身更差」的特朗普周二(3月24日)表示他希望美國在4月12日的復活節前能重新開放、恢復喧鬧繁華。在美國每日新冠肺炎新增確診個案比例仍在20%以上水平之際,此刻為尚未全國禁足的美國訂下解禁期限,似乎是過於樂觀之舉。

截至3月24日,美國總確診人數超過5.5萬人,當日新增人數過萬,而死亡人數亦接近800人。相較於10天前還少於5,000確診的數字來說,可見美國已進入疫情傳播的登峰期。可是,疫情到底已否見頂,卻仍是未知之數。

美國版的武漢?

目前,美國疫情集中在人口密集的紐約州,後者被特朗普形容為「非常熱的(疫情)熱點」(very hot spot),其總確診人數超過2.6萬,佔美國總確診人數近半,遠遠高於美國疫情初揭的華盛頓州十倍以上。紐約州州長科莫(Andrew Cuomo)就表示3月22日晚上才正式落實禁足令的紐約「尚未能壓平疫情傳播曲線」,而紐約的確診人數仍以3天長一倍的速度增加,更警告紐約的局勢將會蔓延全國,聲稱紐約是美國各地的「未來」。

科莫因紐約疫情而成為全美最受關注的民主黨政客,有電視台更選擇播放科莫的疫情更新,而放棄總統初選「頭馬」拜登參與的節目。(路透社)

面對此等情況,白宮已宣布任何曾經過紐約已抵達美國其地地區的人士應自行隔離14天以避免病毒傳播風險;佛羅里達州州長德桑蒂斯(Ron DeSantis)也馬上宣布將簽署行政命令要求過去三周曾到紐約人士進行隔離。紐約對美國而言已成為了另一個武漢、另一個倫巴第(Lombardy)。

科莫表示紐約將在14至21天內到達疫情高峰,其時將需要14萬張病床,而目前紐約只得5.3萬張。為此,科莫已宣布將位於曼克頓的賈維茨會議中心(Javits Center)改作可容納1,000病床的臨時醫院。

同時,曾一度讚揚特朗普抗疫政策(似乎是想因此博得聯邦政府更多援助)的科莫,此刻則指責特朗普政府在紐約需要3萬台呼吸機之時,竟只給予400台。此言論引來特朗普迅速反批科莫未有提早「以便宜價格」購入吸呼機;而副總統彭斯(Mike Pence)則表示將在日內向紐約陸續送交4千台吸呼機。

賈維茨會議中心將由軍方負責改建為臨時醫院。(路透社)

對於特朗普提出以復活節正日為解禁限期是個「美麗的時間軸」,紐約市市長白思豪(Bill de Blasio)也明言在這個限期前回復正常「完全不能想像」。而曾坦言他不能搶走特朗普的米高風即席更正其言論的美國過敏症和傳染病研究所(NIAID)主任福西(Anthony Fauci),亦為特朗普的復活節限期添加了不少「補充」。他指出這個限期是有「靈活性」的,而且也未必會在全國同時落實——「很明顯,如果你看到類似紐約市的情況,沒有人會想去緩減限制」。

紐約之禍 根不在紐約

其實,紐約的情況可算是美國抗疫種種缺失的結果。這種缺失至少可以分成三大層面,一是策略性的,二是結構性的,三是領袖能力層面的。

在策略層面上,美國如今要面對的正是其「抗疫遲到」的惡果。這不只是3月以前一直淡化疫情的特朗普一人要為此負上責任,也不只是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與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FDA)造成疫毒檢測不足的官僚主義問題,而是整個美國政壇在疫情初揭時的漠不關心。即使是民主黨主政的加州、華盛頓州、紐約州等高危地區,到了3月初,其新冠病毒檢測總數也只得數百。

「抗疫遲到」導致如今醫療設備與防衛裝備嚴重不足,有醫護人員被迫將即用即棄的裝備經自行清潔後重覆使用,甚至「土法造罩」,自行搜購物資自製面罩。而即使特朗普政府如今要求廠商馬上生產急需的醫療設備,也難以馬上成事。例如被要求開始生產吸呼機的福特(Ford)與通用電氣(General Electrics)就表示生產線要待至6月初才能成事,可謂「遠水不能救近火」。

紐約已成為美國的疫情爆發中心。(路透社)

在結構性層面上,美國的醫療衛生與治安民生政策由各州分治,造成各州的抗疫步調極不一致。目前,將於下周一(30日)結束、由白宮發出的減少非必要出行、避免10人以上集會的指令只屬指引性質,因此美國各州的社會疏離(social distancing)措施也甚為不同,例如加州的「留家令」帶有輕刑罪的罰則,而德州的禁足呼籲則只是一項指引。

此等權力下放的問題是各州抗疫程度不同,日後即使一州抗疫有成也要擔心州外傳入的風險。同時,州與州之間也難以在物資上進行協調,以因應不同州份的個別情況由他州補充所需。

此等結構性問題並非沒有解方。例如特朗普就曾以緊急狀態令讓醫護可以跨州執業。不過,他卻尚未有效運用《國防生產法案》給予總統的分配權去分配物資,連3M公司的行政總裁日前也慨嘆在醫護缺乏防護裝備之際,其公司生產的N95口罩竟在不少零售點有售。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其實可以使用緊急狀態令宣布全國禁足,統一全國抗疫程度,可是他卻表明這不在其考慮之列。

美國過敏症和傳染病研究所主任福西(左)曾稱他總不能搶走特朗普手上的米高風而即席修正後者的說話。(路透社)

在領導能力的層面上,作為總統的特朗普更是完全不及格。他本月內已三度改變立場:遲至3月9日,特朗普仍將新冠肺炎疫情比作普通流行性感冒;到了3月16日,他卻承認疫情「很壞」(very bad),翌日更聲稱他在人們沒有把新冠疫情當作是「大流行」之際,他已經「感覺到」它會大流行;如今正想以解禁限期試試水溫的特朗普卻又重新將新冠疫情與流感作類比。

由於特朗普的表態能左右共和黨民意,雖然對疫情表示「完全不擔心」的共和黨人比例由3月1日的40%,跌至今天的17%(相較之下,民主黨人的同一組數字只有從5%到2%的變化),可是此刻特朗普似乎又想再度走回頭路。這將導致美國的抗疫步調更難走上一致的方向,也使得聯邦政府對於救助疫情嚴重州份更欠行政動力。

目前,快將70歲的德州副州長帕特里克(Dan Patrick)已公開響應特朗普,呼籲長者們回到工作崗位與正常生活,「自己照顧好自己,不要犧牲國家」。

特朗普何以又再改變立場?

特朗普此刻之所以會重新走回淡化疫情的路線,直指「人們可以要回到工作崗位,同時運用良好判斷(去防止病毒傳染)」,很可能是因為他「遲來的」看到了諸如韓國、台灣、新加坡、香港等未有落實全民禁足卻能控制疫情的例子。

如果特朗普的此刻的醒覺發生於1月20日美國首次發現輸入病例之時,也許可借鑒這些地方的做法,以較為細密的病毒檢測與追蹤,將一宗接一宗的病例逐一堵塞、防控。可是,兩個多月後的今天,美國疫情廣泛爆發,這種仔細追縱的做法已難以成事。如果特朗普決定收回白宮的禁足指引的話,這只是會另一種「抗疫遲到」的策略性錯誤。

而且,即使收回白宮指引,特朗普也沒有憲政權力去要求各州取消其禁足令。此舉將加劇美國政制分散結構所帶來抗疫步調不一的問題。一些民主黨州份勢將繼續禁足,而共和黨的州份也許將會對特朗普言聽計從。其結果將很可能會使各州跨州傳染的狀況難以消滅,最終導致疫情在美國國境之內翻來覆去的傳染。

到了下周一的指引到期日,或者到了復活節之前,在美國疫情未見平復到如中國的狀況一般之際,如果特朗普果真為美國抗疫「解禁」,其換來的經濟效益,將遠遠抵不上美國或將因此成為未來新冠病毒新源頭的風險。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