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讓西方的盲目自信和偏見難以為繼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進入3月下旬後,新冠疫情的飛速發展正在讓外界大跌眼鏡。以歐洲為中心的西方世界卻成為了新一輪疫情的颱風眼。當中文世界驚詫於美國、西班牙、意大利等國的疫情迅速爆發時,這種災難的蔓延也是有充分理由的。西方世界正在以自己的慘狀告訴外界一個簡單的道理:弱小和無知不是生存障礙,傲慢才是。

當下,某些西方「敢言」人士的意外言論已經成了外界了解各政府內部心理的關鍵,譬如向來以「大嘴」著稱的日本副首相、財長麻生太郎。麻生在3月24日的一次議會例會上回答了議員有關意大利新冠疫情的提問,並提到了一個值得外界注意的細節。

麻生稱,日方人員曾在2月的七國集團(G7)財長和央行行長會議中向歐洲一側談及新冠病毒的問題,但歐方人員並無回應。麻生還特別強調,與會的歐洲高官尤其是意大利高官不僅強調自己暫時沒有感染者,還專門稱新冠肺炎是「黃種人的病」,考慮到就在一周後,即3月3日的G7財長電話會議上,意大利方面就已因新冠病毒肆虐問題大舉求援,這種局面不能不說已經成了某種鮮明的反差。

當下,歐洲正在成為這場全球大流行病爆發的中心。《金融時報》認為,歐盟等國政府之所以難以下決心迅速採取嚴厲的措施,部分是因為他們過於缺乏想象力,他們總是過於依賴過去的經驗來對未來的情況做出判斷。這種判斷是還算精準的。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意大利對新冠肺炎的輕蔑,以及對中國乃至亞洲的輕視,可能只是西方刻板印象的集中爆發。

+7
+6
+5

外界早就知道,意大利的政界、醫學界和媒體一直對疫情過度樂觀,意大利媒體一度稱其為「一場大型流感」。當地傳染病權威,米蘭薩科醫院的主管吉斯蒙多(Maria Rita Gismondo)甚至稱「意大利衛生條件尖端、公民生活習慣良好,居民收入高」,因此不會發生中國式的疫情。

同理,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西班牙,在疫情爆發後,西班牙首都馬德里的一些醫生也坦承「犯了太多的錯誤」,這種「失誤」最具體的表現莫過於「西班牙的每個人都認為像新型冠狀病毒這樣的流行病或許會在中國這樣的地方傳播」,但「在我們這樣的國家」則不會。

這種觀點真實的存在,固然與歐洲人仍然認為中國是一個發展中國家有關,但這背後可能仍有着對歐洲之外世界其他地區的輕蔑在內,這一切的核心莫過於「歐洲中心說」仍有其市場。

儘管歐洲在二戰之後已經衰落,但歐洲人乃至西方人看待世界的眼光,仍是從這一點出發:他們因此自信地認為自己仍可以引導,或者至少可以影響世界的其他地區,但卻不會為其他地方發生的危機所害。

面對疫情的爆發式增長,西班牙各地已人人自危。(美聯社)

的確,西方世界在衛生問題上也許有矜誇的資本,在世界衛生組織公布的六次「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HEIC)中,除去該機制第一次設立時爆發的H1N1豬流感以美國為中心外,其他的五次事件,即2014年5月的小兒麻痺症流行、同年8月的西非伊波拉(Ebola)疫情、2016年的南美Zika病毒疫情、2019年的伊波拉疫情和本年度的新冠疫情均發生在非洲、亞洲等相對欠發達地區。如果從經驗的角度出發,或許這次風波本應與歐洲無關。但這種基於直覺與迷信的認識終究是危險的。

此外,西方主流媒體在疫情爆發後對中國疫情的報道,也嚴重擾亂了他們自身的視聽。當武漢爆發疫情的消息傳開來時,在刻板印象混合下,西方尤其是歐洲民眾的想象中已經呈現了一副「骯髒的中國海鮮市場和醫院,人們隨地吐痰,醫院又缺少醫生」之畫面。

這使得西方世界一面用悲憫的眼光「擔心中國人民」,一面卻在危機迫近之際毫不擔心病毒會對歐洲和其他發達國家造成影響。而歐美地區在近兩個月時間內沒有任何計劃或準備的局面,更顯示出了他們對於現狀的盲目自信與無知。

當新冠病毒開始教育西方世界,告誡他們需要重新學習如何生活在這個世界上時,儘管歐洲地區損失慘重,但現在回頭也許還來得及。畢竟,人類歷史上已經有過無數面對挑戰束手無策,失去靈活應變的能力,而被歷史淘汰的制度、國家乃至民族,歐洲想必也不希望自己會因為新冠肺炎成為歷史的又一個佐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