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爆紐約或面臨封城 特朗普表演「愚蠢無極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有人指愛恩斯坦曾經如此區別天才與愚蠢:天才與愚蠢的差別在於,天才是有極限的。我們不知道愛恩斯坦曾否真的說過這樣的話。即使他曾說過這句話,我們也不知道他是否在美國這片土地上作出如此區分。不過,我們大概可以肯定的是,美國總統特朗普正以其獨有的方式去努力證明這句話沒有錯。

新冠肺炎美國疫情:3月28日,美國拉斯維加斯,一位無家可歸人士在臨時收容所測量體溫。(Getty)

↓↓↓想看疫情下美國民眾的生活,請觀看圖輯:

+5
+4
+3

截至3月28日,美國全國新冠肺炎確診人數已超過12萬,而紐約州以其超過5.2萬個病例,成為特朗普口中的非常熱的「熱點」。而人們也開始關注紐約的「熱」會否傳到美國其他角落。

朝令與夕改

特朗普周六(28日)難得離開白宮,出行到維珍尼亞州諾福克海軍基地(Norfolk Naval Station)為一艘將開往紐約的改裝醫療船送行。可能是因為行程而過於興奮,於白宮準備出發的特朗普在記者面前就口沒遮攔,突然提出要將紐約州、新澤西州與部份康涅狄格州(Connecticut)放入短期隔離裏面。

事出突然,連當天早上曾與特朗普通電話的紐約州州長科莫(Andrew Cuomo)也表示,兩人在通話中並未有討論過類似的隔離或封城問題。科莫直指他不知道特朗普是什麼意思,表明他不認為封城可行,也不認為封城合法。

舒適號(USNS Comfort)設有12個手術室、1,000張病床,未來將幫助舒緩紐約醫療系統的壓力。(路透社)

到了周六傍晚,特朗普才澄清「隔離並非必要」。隨後,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就發出旅行建議,要求紐約、新澤西與部份康涅狄格三州民眾避免任何非必要的國內行程。有關建議將維持14天。

雖然特朗普口中的「隔離」最終在一天內弱化成「旅行建議」,可是在西方國家,類似的封城動作通常也以建議先行。因此,紐約如果疫情繼續惡化,並非沒有被封城的風險。

特朗普這一輪的朝令夕改,更是他抗疫愚蠢動作的又一低點。

自毀「封城」的愚蠢

首先,特朗普到了3月初才陸續理解到新冠疫情嚴重,因而迫不得已採取更為積極的抗疫救市政策。這是遲來比缺席為佳。不過,最終沒有缺席,卻不是可以經常遲到的理由。

其實早在24日和26日,佛羅里達州(Florida)與德克薩斯州(Texas)眼見紐約等地疫情嚴重,早已向紐約及其周邊兩州的訪客實施強制14天自我隔離令,以緩阻疫情從紐約傳入。

佛羅里達州州長德桑蒂斯(Ron DeSantis)曾因以「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口號教導牙牙學語的兒子而聞名。(路透社)

由於無論封關、封城,還是隔離,時間愈早,效果愈佳。特朗普此刻才落實最輕度的旅行建議,可算是遲來之極,完全沒有汲取其疫情遲到超過一個月的教訓。

其次,從武漢到米蘭的封城經驗來看,當地民眾若知道封城將至,不少人將會盡快離開以免被封。特朗普先言封城,其後卻只推出一個旅行建議,可算是最差的封城政策示範:無論是旅行建議,還是封城,目的就是要盡力阻止人們從被封的地區向外流,如果政府作出旅行建議而不承諾不會封城的話,人們就會擔心封城將至,因而趕快逃到國內他處,反而增加了疫情傳播的風險;如果政府確實要封城,卻在未有具體實質措施封阻人流之前讓封城的消息散播出去,同樣的情況也會發生。

紐約民眾仍有外出到公園草地晒晒太陽。(路透社)

特朗普周六先「放風」、再暫且收回封城說法,是將紐約封城可預期的正面效果減至最低的動作。考慮到此刻世界各國已有不少封城經驗,特朗普此舉真可說是「能人之所不能」。

最後,特朗普作為一國元首,竟然也藉其封城倡議挑起地域矛盾。他說:「佛羅里達州的人正面對很多問題,很多紐約人正在南下。我們不要這樣。」值得留意的是,作為大半生紐約人的特朗普去年底才剛將其戶籍轉到佛羅里達州,因此他的「我們」就很容易被有心人理解為佛州人不要紐約人來傳播病毒的說法。

一國有地域矛盾實屬常事,而佛州與紐約向來也沒有諸如意大利北部與南部的歷史性對立。不過,連曾經主張意大利北部獨立的意大利聯盟黨(Lega),也因該黨走上全國性政壇已絕口不談獨立主張,特朗普作為全體美國人的領袖,竟然有心或無意地說出一些可以挑動地域矛盾的話,也確是讓人目瞪口呆,對他自己以及其政黨的選舉也難見助益。

特朗著此等怪異行為到底是出於預先計算,還是即席之作,我們無從得知。不過,周六的「紐約封城驚魂」可算是特朗普抗疫做法的另一低點。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