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中印邊界到三國交界 中國被捲入尼泊爾與印度的領土爭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截至5月21日,自2017年洞朗對峙後相對平穩的中印邊界地區又糾紛不斷。本次風波不同以往,它在傳統糾紛之外又夾雜了2020年5月中旬後突然升温的印度與尼泊爾的領土爭議,即雙方就中、印、尼三國交界的「卡拉帕尼地區」(Kalapani)歸屬權的爭奪。

至5月中旬,印、尼兩國已先後發表新版政區地圖,宣稱該地區為本國領土。印度軍方、新德里政要、尼泊爾高層都把中國當成這場風波中的關鍵因素。

新德里電視台、《印度時報》等媒體指出,印度陸軍參謀長(相當於陸軍司令)納拉萬(MM Naravane)已發表講話,稱尼泊爾正「按他國意願採取行動」,印度《獨立》(Swarajya)雜誌、《德干先驅報》等更發表評論,認為「不能排除中國向尼泊爾施壓」。

尼泊爾總理奧利(Sharma Oli)也在5月19日稱中、尼代表仍在對話,試圖解決邊境糾紛問題,加之尼泊爾常務副外長巴拉吉(Shankar Das Bairagi)亦在同期多次與中國駐尼大使侯豔琪會晤。至此,這場中印紛爭背景下的區域衝突就有了特別意義。

+2
+2
+2

不可否認,牽涉包括直通中國西藏普蘭的「里普列克山口」(Lipulekh Pass,即強拉山口)的「卡拉帕尼地區」歸屬問題與中國無關。這一區域是中印中段邊境爭端地區的終點,也是印度與尼泊爾之間的傳統爭議地區。自1816年以來,當時的英屬印度和尼泊爾王國就因這塊75平方公里的地域爭論不已。

因此,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就在5月19日指出,該問題是尼泊爾、印度兩國之間的問題,北京希望兩國通過友好協商妥善處理有關分歧,不採取任何可能導致局勢複雜化的單方面行動。

里普列克山口所在位置

但中國在這一問題上也並非完全事不關己。中、印的對峙與紛爭是風波加劇的催化劑。

解放軍1951年入藏之後,新德里指示受其「指導」的尼泊爾邀請自己「出兵」,佔領中尼邊境一線。到1956年,印度選擇在有水源的「里普列克山口」地區修建哨所。1962年中印戰爭後,落敗的印方封鎖了該山口,同時派駐「印藏邊境警察」(ITBP)等武裝長期駐紮,由此維持中、印中段邊境的對峙。

在印度方面於5月8日宣布建成從「里普列克山口」直通中印邊界的公路,並宣布周邊的印度、尼泊爾爭議地區是印度領土後,尼泊爾各界人士便群情激憤,開始示威遊行。(美聯社)

當然,由於中尼、印尼雙方已在1961年和1996年簽署協議,暫時確定了這塊三國交界地區的基本態勢,這使得該問題長期以來在中、印、尼三國間並未引發更大風波。到2015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與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還簽署聯合聲明,確認雙方可採取措施,擴大兩國在里普列克山口、乃堆拉山口等地的邊境貿易。

不過,隨着印度在2017年12月在該地區封閉邊境地帶,遷走邊民,修建長約80公里,直通普蘭的「混凝土公路」,該地的戰略態勢又發生了變化。

資料顯示,印方邊境道路組織(BRO)從2008年開始修建這一公路,其築路計劃長達12年。隨着印方終於在2020年5月8日完成公路建設,印度防長辛格(Raj Nath Singh)等人還暗示該公路不僅有助「印度香客」前往中國,亦有助於印軍調動,這使得北京很有必要再次審視中印中段邊境。

印度曾在4月向新冠疫情中的尼泊爾贈送一批抗議藥品,印方由此認為兩國關係尚可,但尼泊爾方面並不會因為印度贈送的藥品而放棄在領土問題上的訴求。(路透社)

的確,中國已在中段邊境的普蘭縣和南部邊境的錯那縣增設兩條邊防公路,中國在普蘭增設的機場也將在2021年竣工。這使得印度即便想在中段邊境做點文章,北京的嚴陣以待也已經足以讓印度認清現狀。但在軍力較弱的尼泊爾一側,印度就有進一步採取行動的空間。

幸而,中方已經對這一風波有所知覺。中國外交部在5月19日的發言更被尼泊爾政要認為是「打破了沉默」。北京也許正如其外交部所言,不會介入尼泊爾和印度的傳統歷史遺留問題,但隨着他在南亞尤其是中印邊界一線的戰略存在感日益加強,他可能就因此被動捲入了風波,並不斷讓新德里感受到本不存在的壓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