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29】劉兆佳專訪:港人心魔正在慢慢消解 對香港發展有利

撰文:香港01記者
出版:更新:

「六四」事件即將踏入29周年,《多維新聞》為此推出系列專訪,邀請當年的學生領袖,參與者、旁觀者等,探討中共始終懼怕面對這段歷史的原因,以及他們如何回首看待這場曾經轟轟烈烈的學生運動。
全國港澳研究會副會長、港區全國政協委員劉兆佳在專訪中表示,每年在香港的六四紀念越來越乏人問津,源自於年輕一代對活動越來越沒有興趣,他們更關心香港自身的一些議題,覺得六四距離自己很遙遠。

劉兆佳指,除非實際指出北京什麼行為,違反基本法哪一項條文,否則整個憲章對北京並無太大影響。(資料圖片)

問:雖然香港每年都會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辦悼念六四的晚會,但最近幾年不管是從影響力上,還是聲勢與規模上,都越來越不如以往。你如何理解這種變化?站在29年的時間節點上,又如何看待六四之於香港的意義? 

首先,過去很多年輕人,對於這個問題還是比較有感情有關注,但現在的年輕人,特別是比較關注香港問題的那些本土主義者,對六四的活動越來越感到沒有興趣,不是說他們不贊同中共的一些做法,或者說推翻「六四」,而是主要因為他們首先關心香港問題,對內地發生的事情,覺得離自己太遠,也覺得沒有必要去理會內地的這種情況。當然,這裡邊也有他們對六四活動一些組織者的不滿,每年都拿來組織,把這個東西變得神聖化,每年都要做統計,所以他們覺得沒有意義。
劉兆佳
其次,過去港人在看待六四時,會完全將其定性為「屠殺」,或者是歸咎於共產黨的專政問題,對中國政府處理信息的手法,他們也有不同意見。但現在會從承認內地很複雜的角度來看問題,對如何處理六四,也沒有以前那麼簡單,這也會影響到他們參與六四活動的興趣。
劉兆佳
第三,我覺得內地這幾十年的確發展很快,國際地位在提高,經濟發展以及人民生活水平也有改善,所以對中央也好,對共產黨也好,你看到民意調查也知道信任度也有所提升。從這個角度看,對於如何處理六四問題,對於國家崛起他們也有一些新的看法。從很簡單的角度來講,一個事情過去那麼多年,人們對它的關心自然會越來越淡薄。
劉兆佳
六四事件至今29年,支聯會每年均會舉行晚會紀念。(資料圖片)

問:可能有一個規律,就是內地與香港關係比較緊張的時候,六四活動也相應地能引起人們的關注,調動公眾的熱情。而當關於歸於平靜之際,熱情也隨之驟降。

最大的問題是,過去因為很多人看六四,還會聯繫其他的問題一起看,比如九七回歸之後,他們會有一些擔憂和情緒,並將這些擔憂和情緒投放到六四和內地身上。另外,也有一些人藉著六四去發洩去中央政府的不滿。所以當中央與香港關係比較緊張的時候,參與六四活動的人就會比較多些。最近一兩年,發現情況好了些,加上中央對香港的經濟支持也比較明顯。加入沒有一些緊張的事件影響中央與特區的關係,港人也沒有什麼新的政治事件,可以把它跟六四連在一起,所以參與者也會減少。
劉兆佳
2017年維園六四晚會。(資料圖片)

問:我們知道香港進入到了「二次回歸」的新周期,也即從原來的鬥爭到現在的和解,這樣的降溫對香港來說,也不失為擺脫六四心魔,專注於發展民生經濟的契機。

從大陸方面來說,如何處理六四的問題,還要看接下來國家的發展,特別是政治方面的發展。中央政府如何處理六四事件,也不能換單看香港,畢竟香港在這方面影響很小。
劉兆佳
而從香港角度來講,不要井水不犯河水,儘管港人對六四有不同意見,但從「一國兩制」來看,不能介入到內地的政治事件中去。特別是有的情況也不是很了解,只是看到了一些表面的一些分析和報導。所以這方面,我認為港人對六四越來越不關注,對香港發展和「一國兩制」是有利的。
劉兆佳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