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西互斥對方「新殖民主義」 非洲「被剝削」責任誰屬?

撰文:趙觀祺
出版:更新:

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訪問非洲三國,分別為烏干達、剛果(布)和塞內加爾,並於12月20日回覆官方新華社的書面訪問。
楊潔箎其間直言:「中國對非合作不針對協力廠商。有些人不願看到中非關係發展,製造不實言論抹黑攻擊中非合作,這些不負責任的做法早已受到中非雙方和國際社會有識之士的一致反對。」

中方投資被指加劇貧富懸殊

自中國提出「一帶一路」規劃以來,六七年間不斷遇到諸多批評,其中《紐約時報》在2017年所刊專題報道最能體現箇中脈絡。

該報道開以〈中國式新殖民主義〉為題,其中以納米比亞為例,指中國修建公路、鐵路、港口等基礎設施,協助當地抵禦經濟衰退:「如果沒有他們,這些項目或許永遠修不起來。」可是報道隨即表示:「然而,對一些納米比亞人來說,中國的大量貸款和投資看上去不太像自由,更像是一種新的殖民主義形式。」

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資料圖片)

文中所指「新殖民主義」涵蓋多個範疇,首先是納米比亞要借錢以大興土木,背負龐大債務,然後項目亦未能降低當地失業率:「此外,過去幾個月裡一系列涉及中國人的醜聞,包括逃稅、洗錢和偷獵瀕危野生動物。」總之中國的投資被指只能惠及一部份人,轉而加劇貧富懸殊問題。

歐美財團與西非可可農

近年美國官方亦提出「債務陷阱說」,批評中國的海外基建項目,其中以副總統彭斯去年的對華政策演說最具代表性:「今天,中國為亞洲、非洲、歐洲甚至拉丁美洲的政府提供數千億美元的基礎建設貸款。但這些貸款的條款就算從好的方面來看,也是不透明,而且帶來的利益一面倒地流向北京。」

其實單講非洲情形,今年Netflix節目《Rotten》最新一季就有一集介紹,歐美大財團壟斷可可豆市場,賺取豐厚利潤,並對市場價格有主導權。至於處於產業鏈末端的西非可可農,完全缺乏議價能力,辛苦經營亦僅能糊口,利潤由大財團分派到層層中介商,到了農民手上已所餘無幾。

西非可可農辛苦經營亦僅能糊口。(Gettyimages / 視覺中國)

在象牙海岸,農夫為求滿足國際市場需求,焚燒國家公園以清空土地,種植可可豆以謀生;中介商每次入村都要步步為營,甚至喬裝換身份,唯恐遭不法份子攔途劫殺。長久以來,歐美大財團置若罔聞,發達國家亦不聞不問,消費者更留意不到口腹之欲的「人道成本」。

如何爭取最有利的結果?

西方陣營質疑中國布下「債務陷阱」,藉此擴張在非洲的影響力;中國則反指西方「雙重標準」,大財團才是「經濟殖民」非洲。在沒完沒了的爭拗中,潛台詞不外乎是非洲各國應該接受誰的「恩惠」,又或者應該接受誰的「剝削」,鮮有考慮到其實各國都有相當的自主權。

今年1月,牛津大學高級研究員Folashade Soule在新聞平台The Conversation刊文,指出非洲各國應付中國的經濟外交,各有不同成果,有些爭取到較優惠的條件,另一些則淪為醜聞。該文重心不在於批評或讚賞中國的投資,而是探討當地政府如何爭取最有利的結果。

中非合作論壇北京峰會於2018年9月3日至4日在北京舉行。(資料圖片)

毫無疑問,中國是強勢一方,但非洲國家也不是毫無籌碼。首先中國希望輸出「退剩產能」,開拓非洲市場,沒有所謂單方面「施恩」,其次是除了中國,南韓和阿聯酋都可以是資金來源,支援基建項目,於此北京並未壟斷市場。不過Soule的重點始終落在「組織能力」和「認知差距」。

該文列舉多個例子,指出政府高層應該統一事權,不要任由技術官員各自談判,以防因缺少對華經驗而操之過急,又或乘亂貪污瀆職。另一方面,Soule建議官員聘請熟識中國事務的國際律師行,從而摸通中方各機關的運作,掌握不同規範和借貸條件,知己知彼以期營造未至於一面倒的協商環境。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