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湖北以外病例最多 浙江温州決定防疫成敗?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截至1月31日下午3時,兩岸四地合共錄得9731宗武漢肺炎確診病例,湖北省疫情最嚴重,累計確診5806宗。在湖北以外,浙江省的疫情最為肆虐,合共有537宗,其中以温州市錄得確診病例最多,迄今已有227宗,在湖北以外高據全國各市縣之首。

「社區爆發」將代表「封城」失效

自1月23日起,由省會武漢牽頭,湖北大小縣市陸續「封城」,幾乎全省切斷所有進出交通,約5千萬人口「被隔離」。與此同時,內地各省市區都發出最高警戒級別,停止省際交通,鼓勵民眾留在室內,避免出外群聚,個別地方政府更實行「蒙面法」,強制所有人在公共場所戴口罩。

新型冠狀病毒傳染力強,致使確診病例由23日不足1千宗,8日間跳升至近萬宗,湖北「硬性封省」以及各地「軟性封鎖」,均是為了「源頭堵截」,以期遏制疫情蔓延。假如在重鎚出擊之下,湖北以外依然出現大規模「社區爆發」,就等於首階段「封城」已吿失效,必須再謀對策。

截至30日24時,浙江省温州市成為湖北之外唯一一座確診病例超過200例的城市。

按温州市的官方紀錄,其常住人口為925萬,於1月25日的確診病例有18宗,至30日就只相隔5天,這數字就劇增至227宗,醫療機構正追蹤的「密切接觸者」逾3300人。相比之下,北上深廣再加上重慶,各大都會的人口比温州多得多,甚至以倍數計,可是感染人數也暫時止於一二百左右。

温州已出現「社區爆發」嗎?市政府於28日起,為每宗新增個案提供簡介資料,涵蓋194宗病例,其中絕大多數是「從武漢回温」,或是「與確診病例有接觸史」。據此而言,温州的病例以「輸入型」為主,不構成「社區爆發」的證據,而官方亦能鎖定感染源頭,即時堵截病毒傳播。

患者「無武漢旅行或居住史」

另一方面,227宗病例是一個總數,全部歸入作為行政單位的温州市;然而按陸域面積計,這個地級市有10個香港那麼大,其轄下包括4個市轄區、5個縣和3個縣級市。因此即使總體數字看似驚人,但各處疫情可能是各自獨立發展,互相之間沒有關聯,只是一旦計算加總,驟眼看温州的疫情就異常顯著。

▼按圖學會選購正確口罩,及其他防疫小知識

可是簡單推論卻難以令人安心。雖然相比一線城市,温州轄區內交通不算非常發達,但在市轄區、瑞安市、樂清市和永嘉縣之間,每日通勤人次仍數以十萬計,足以促成病毒流竄。實則在227宗病例之中,87%分布在上述4個地方,共198宗:市轄區59宗;瑞安市有48宗;樂清市69宗;永嘉縣22宗。

更為要者,市內百貨公司「銀泰温州世貿店」出現「聚集性案例」,涉及8名患者,包括顧客、清潔工、售貨員、「與銀泰工作人員有接觸」者等等,全部「無武漢旅行或居住史」。官方所載的最早病發紀錄是在16日,最遲的病發紀錄是在27日,而確診紀錄則遲至28日;在數名顧客和員工病發後,涉事百貨公司於22日停業。

百貨公司成跨區「傳染圈」

首先,若果銀泰確實為相關案例的感染源頭,即使以最短潛伏期1天(最長是14天)計起,百貨公司已有1星期成為病毒温床。其次,與家庭內互相傳染不同,官方難以鎖定病毒帶原者,未能判斷是常見的「輸入型」患者二手傳播,抑或是「擴散型」的本地多手病例,「社區爆發」的陰霾揮之不去。

▼按圖了解新型冠狀病毒從動物向人群傳播的過程

其三,百貨公司所在鹿城區錄得31宗確診病例,為各市轄區之最,在温州中亦僅次於瑞安和樂清。

在31宗個案中,包括5宗官方所載「銀泰相關」的病例,但就餘下26宗個案,至少有10宗未有詳情交代。另外,銀泰的「傳染圈」似已越出了鹿城區:分別住在甌海區和永嘉縣的2名售貨員確診;1名住在甌海區的顧客也證實染上新型病毒。

內地專家和官方近日都透露,期望至2月8日元宵節左右能穩定疫情,湖北省內外病例的增速回穩以至回落。温州市委書記陳偉俊亦在29日市內防疫會議上表示:「正月十五前是疫情防控的最關鍵時段,是整個阻擊戰的攻堅時刻,也是絕對不容有失的防控視窗期。」他治下的温州正是眾所注目的觀察點之一。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