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中共高層人事 聚焦二十大前的政治明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020年新年伊始,原山西省委書記駱惠寧在調任全國人大常委會財經委員會副主任僅僅一周後突然轉軌,入主香港中聯辦,這一顯然來自中共高層授意的人事安排引發外界關注。一名已過退休年齡的封疆大吏在失去實權的背景下被重新委以重任,可以說打破了多項紀錄。不獨於此,當下,中國地方年度「兩會」大戲基本落幕,預料中的人事佈局或有應驗,亦有不少意外的安排令人猜測背後的原因。

比如,山西新任省委書記樓陽生、河南新任省長尹弘、寧夏回族自治區新任黨委書記陳潤兒、內蒙古自治區新任書記石泰峰等人依次歸位,但已過退休年齡的貴州省委書記孫志剛、雲南省委書記陳豪、遼寧省委書記陳求發、廣西壯族自治區主席陳武、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主席雪克來提.扎克爾再度平穩度過這一人事換血高峰期,北京打破常例慰留這些封疆大吏的目的惹人遐想。

事實上,握有地方實權的封疆大吏歷來為中共最高權力層的主要來源,若非特殊情形,主政一方甚至多地,對於他們來說是「入京」的必備條件。眼下這一切超常規安排觸發人們對今年中共二十大人事安排產生新的聯想。兩年後的二十大既是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上台十周年,象徵最高權威的25人中央政治局也可能面臨50%左右的「新陳代謝」。無論是中南海內人士還是各省區的封疆大吏都在瞄準更進一步的機會,尤其是地方實力派人物中誰是當下最耀眼的政治明星,又會如何影響兩年後北京的人事版圖呢?

黑龍江省委書記張慶偉被視為中國政壇「潛力股」。(河北人大網)

「60後」一代的搶跑者

黑龍江省委書記張慶偉可算是中國政壇的一隻「潛力股」。他是目前中國省級地區黨委書記裏三位「60後」之一,另兩人是重慶市委書記陳敏爾和陝西省委書記胡和平。他還是中共十八大後受厚愛的軍工航太界「領頭人」之一,被稱為「航太少帥」。

張慶偉在2011至2017年擔任河北省長,2017年起到黑龍江擔任省委書記,仕途向上形勢似乎相當穩健。但是,黑龍江省委書記不好當,其經濟增速處於十多年以來最低位,政治環境也被公認為與現代化治理體系及治理能力有很大差距。因此,擔任此職務對張慶偉來說是一個比較嚴峻的考驗,也是其個人和仕途走向的一個試金石。

以「新清華系」標籤進入中共政壇的胡和平,不出五年便出任地方「一把手」,頗為引人注目。胡和平與其在清華的前任黨委書記陳希有着極其相似的職業軌迹,陳希從清華黨委書記一職轉任教育部副部長,而後進入地方,一步步躋身中共中央組織部部長,掌控中共人事大權。外界甚至有這樣一種說法,認為胡和平在2013年調往浙江任職是受到陳希舉薦,因為當年陳希剛從中國科學技術協會轉至中組部,而胡和平與他在清華有過共事經歷,而且配合良好。

2013年11月,胡和平棄學從政南下浙江,僅僅在省委常委兼組織部部長任上過渡了一年多,便被調任陝西省委專職副書記,此後一路快走,2017年10月便是主政陝西的省委書記了。

雖然是「學而優則仕」的典型代表,但胡和平留給外界的並不是一個學者型官員的形象,而是懂政治的官員。2018年5月,胡和平曾到習近平父親—中共元老習仲勳於上世紀四十年代調研過的陝西綏德縣郝家橋村進行「蹲點調研」,吃住都在村民家中,後來又到習近平早年在基層工作過的地方梁家河村調查研究,宣導大力宣傳紀實文學《梁家河》,造就了「梁家河熱」及後來的輿論爭議。

胡和平是「學而優則仕」的典型代表。(資料圖片)

除此之外,胡和平曾在中共黨刊《黨建》撰寫《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的核心地位》一文,引發外界對中共政壇「表忠」現象的關注。文中說:「要把擁戴核心作為最重要的政治規矩。習近平總書記成為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是眾望所歸、當之無愧,具有深厚的政治基礎、思想基礎、實踐基礎、群眾基礎……我們要把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核心地位、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作為最大的政治、最高的政治原則和最基本的政治責任。」他又稱讚習近平「具有俯瞰歷史的宏闊視野、駕馭全域的高超智慧、革故鼎新的雄才大略」。

「60後」在地方政壇上的優勢已經加速顯現。不過,這並不意味着「50後」失去了最後的機會,而是說在考慮中共梯隊接班計劃的時候,「50後」中即便是1959年出生者,到2022年秋中共二十大時亦達63歲,不再具有年齡優勢。目前,丁薛祥、胡春華、陳敏爾這幾位「60後先頭部隊」,甚至已經殺入了中央政治局。

從應勇到馬興瑞

其實,「50後」並不是完全沒有一絲轉機,按照慣例,相當一部份資深封疆大吏或者如駱惠寧曾經經歷的那樣退居二線,又或者更進一步躋身有限數量的副國級領導人,延長仕途。縱觀中共地方黨政「一把手」,「準60後」中便不乏值得關注的重量級人物。

1959年出生的樓陽生是駱惠寧卸任山西省委書記後的繼任者。今年初的山西兩會上,樓陽生正式當選山西省人大常委會主任,從而完成了這次交接的所有程序。樓陽生的上升路徑並不複雜,但是足夠引人注意,尤其是他當年以「救火」姿態一路北上入晉,由專職副書記到省長再到省委書記,五年之內原地不動完成角色的躍遷。其實,山西並不是中國政經版圖中出類拔萃的大省,其經濟體量遠遠不能與經濟發達省份相比。但是,在這樣被忽視的省份,對一個封疆大吏的考驗並不比東部沿海省份少。

上海市長應勇(圖)和廣東省長馬興瑞雖未擔任過地方「一把手」,但如今分別佔據兩個傳統政治高地的政府「一把手」。(資料圖片)

更值得留意的是上海市長應勇和廣東省長馬興瑞,他們雖未擔任過地方「一把手」,但如今分別佔據兩個傳統政治高地的政府「一把手」。

2013年4月,一生事業幾乎離不開公檢法系統的時任上海高級人民法院院長應勇,突然調任上海市委常委兼組織部長,從而開啟了他仕途的另一篇章。這一任命在當時似乎沒有引起足夠的注意,然而,一朝地方「入常」,應勇之後便平步青雲,一年後躋身上海市委專職副書記,位列上海市黨政「三號」人物,兩年後先兼任上海市常務副市長,再「擠掉」向來不被看好、未到齡即卸任的楊雄,短短三年半完成很多人難以望其項背的「三級跳」,順利在2017年1月(中共十九大前夕)躋身上海市長。

當時應勇非但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海派實力人物,更無執政地方經驗,亦非中央委員會成員,只是在公檢法系統摸爬滾打,他的意外轉軌和火速提拔在外界看來簡直匪夷所思。所以,應勇不是一個簡單人物。

自1979年以來,從彭沖到應勇,上海共歷經十名市長。除汪道涵(其主要聲望來自負責中共對台事務)、楊雄止步於正部級外,彭沖、徐匡迪兩人躋身副國級領導人,陳良宇雖涉貪墮馬,但也曾成功入局,江澤民、朱鎔基、黃菊、韓正四人更是接任上海市委書記並成功「入常」。應勇的歸宿自不待言。

中共十八大之後,馬興瑞離開軍工央企,步入政壇,且職位快速變動,獲着意培養提拔的痕迹明顯。(資料圖片)

至於擁有工學博士學位的馬興瑞,在2013年進入廣東之前,已在航太科技、國防科工領域工作了十七年。他曾在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中國航太科技集團公司、國務院工業和信息化部等企業或單位工作,參與領導實施了諸多突破性航太工程,與前文提及的張慶偉一樣有「航太少帥」之稱。

中共十八大之後,馬興瑞離開軍工央企,步入政壇,且職位快速變動,獲着意培養提拔的痕迹明顯: 2013年3月,他出任中國工業和信息化部副部長,中國國家航天局局長等技術職位,然後很快從中央調任地方,同年11月接替朱明國任廣東政法委書記;2015年3月,他專任深圳市委書記,一年半之後的2016年底成為廣東代省長,很快便轉正。近年中央在廣東多有動作,在這個「二次改革」前沿重地主政的官員,表現自然受到特別關注。

63歲的石泰峰也該記一筆。這位中共十八大之後開始崛起的學者型官員是一個容易被忽視的人物。他在去年10月底才履新出任內蒙古自治區黨委書記,有消息稱,他是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北京大學法律系的同學。他於1985年起在中共中央黨校任職長達二十五年,其中有九年時間擔任副校長,經歷胡錦濤、曾慶紅、習近平三任校長。據稱,他的才幹頗受中共領導人賞識。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通過的《決定》相關官方權威輔導材料透露了幕後起草組成員,包括兩位地方大員,其中一位就是石泰峰(另一位是樓陽生)。

總之,地方黨政主官一方面大權在握,另一方面又是離國家權力最近的一個群體。其質素和表現直接決定了中共執政能力的整體水平,相信在中共二十大前夕將面臨來自北京的密集考核評估。

上文刊登於第199期《香港01》周報(2020年2月3日)《解讀中共高層人事 聚焦二十大前的政治明星》。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於各大書報攤、OK便利店及Vango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