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封閉式管理」不等於封城 內地復工增爆發風險?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月10日,內地各大城正式「復工」,在經歷約兩星期的「隔離」後恢復經濟活動。與此同時,北上深廣等一線城市卻實施「封閉式管理」,引來海內外關注,猜測疫情是否仍舊嚴峻,而中央又為何會作出復工的決定。

國家衛健委最新數據顯示,2月9日,內地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個案確診累計40171宗,累計治癒出院3281宗,累計死亡病例908宗。內媒指出在湖北省以外,單日新增確診病例數目連降6日,回落至2星期前水平。

「一刀切圍堵」轉為「分流疏導」

在華文傳媒之中,不少人將「封閉式管理」和「封城」等量齊觀,大標題帶出的訊息是,北上深廣的疫情嚴峻,事隔兩星期終於走到武漢式封城這一步。沒錯,各大一線城市仍需要步步為營,官僚的慣性「語言藝術」也一直存在,不過就政策論政策,封閉式管理的確不等於封城。

2月10日是春節過後、湖北省外的首個復工日。多地迎來「返程潮」。(中新社)

不論講那一種「封城」,最基本是大幅中斷內外交通,全民在自願或強制下「自我隔離」,全域進入死城般的「戰時狀態」,一線城市的做法顯然不符合這定義,實際是各大城市已經開始恢復交通運輸,容許外來人口「返城開工」。

北上深廣的「封閉式管理」,重點其實不在乎三個,一是在各公共場所加強偵測檢疫,理所當然之至,二是在小區出入口微觀管控,以期減低跨社區傳播,並減低檢疫工作的難度,三是安排企業分批復工,並勸籲僱主指示外來僱員「錯峰」回城,以減低人流增速及感染風險。

「隔離令」各處縣市各處例

按官方想法,大概是國家不可能無限期停工停產停學,湖北省外度過了14天的病毒潛伏周期,國民亦已獲得充份警告,須自覺做好防護措施,那麼政府的責任就是確保資源供應、局部恢復社會運作和推行有效防疫措施,因此有必要由一開始「一刀切圍堵」,轉變為「分流疏導」。

▼按圖學會選購正確口罩,及其他防疫小知識

傳媒之所以理解「封閉式管理」為「封城」,原因之一是「封閉式管理」在各地都有不同形態。在重災區浙江溫州,由2月1起規定,每個家庭每2天只可派1名成員採購必需品,轄下樂清市更實施貨真價實的「封城」;在江蘇無錫,政府規定「勸返」來自湖北、浙江、廣東、河南、湖南、安徽、江西等7個省份的外來人員。

中國幅員廣大,基層政府應急時有「自發行動」,如之前自行封路,到了落實政策時亦會保留因地制宜的彈性。重慶同樣推行「隔離令」,用字卻寬鬆得多,只規定「住戶定期派1人外出採購物資」,並且未有如溫州般明文指定,只有公共機關和事關國計民生的企業才可以「復工」。

前線官員暫持謹慎態度

上述情況是很常見的「央地互動」,中央部委發出概括方針,既要防疫又要復工,要怎麼做就取決於地方政府。各級地方政府亦自有盤算,例如一開始浙江杭州和寧波採取較嚴厲的「封閉式管理」,到了9日浙江省政府就發出「責任令」,表明不得擅自升級管控措施,「原則上不得限制普通居民正常出行」。

↓↓點擊下圖睇各款口罩抗疫能力↓↓

+23
+23
+23

防疫現在是天字第一號政治任務,假如淪為另一個武漢的話,可不是烏紗不保那麼簡單,因此至少迄今為止,前線官僚「分流疏導」的方式都較為謹慎。例如深圳作為一線城市,理論上更有意欲重啟生產秩序,但經政府專家審視後,為免數以萬計工人聚集導致不測意外,也特意推遲富士康的復工日期。

無論如何,大規模「返城開工」必然帶有風險,風險高低當然有「人為因素」。離不開前線官員的判斷力和執行力,也離不開國民的公共衛生意識。不過在自律之外,始終新病毒存有許多未知數,例如中國專家最近便指病毒潛伏期最長可達24天(中位數是3天),遠超最初估算的最長14天,所以對於未來兩星期的疫情仍然不可過於樂觀。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