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 輿情】「妖魔化」西方抗疫來賺取流量實在令人不齒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近來隨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範圍內肆虐,意大利、西班牙、法國、德國、伊朗、韓國、美國等國疫情嚴峻,而最早發現病例的中國反倒已經邁過「至暗時刻」,基本控制疫情,但網絡上卻出現不少「妖魔化」西方抗擊疫情的聲音。

意大利疫情持續,全國封城。在米蘭,居民3月16日在露台呼吸新鮮空氣。(路透社)

聳人聽聞的論調

正如《中國青年報》評論《停止妖魔化外國抗疫,國人「世界觀」別被營銷號毀了》所言,日前有自媒體動輒聲稱「意大利人不會戴口罩」、「韓國人紛紛逃往外國避難」、「日本人連抄中國作業都不會抄」、「某國人驚慌失措」、「新加坡不行了」、「某國人為什麼還不抄中國作業」、「某國抗疫的畫風簡直慘不忍睹」等。

不僅如此,3月16日有一個截圖在內地網絡上流傳。截圖描述了日本、加拿大、法國、澳洲、瑞士、美國的抗疫現狀,如其中一則關於澳洲抗疫這樣寫道:「澳洲疫情已經失控了,我從澳洲醫院的朋友那裏打聽到,每天無數人問診,但是沒有試劑檢測,只能把患者打發回家。澳洲老齡人口多,無數患者就自己死在家裏了。沒有確診就不算得病,所以澳洲才保持這麼低的增長,太可怕了。我已經訂好回國飛機票了,關鍵時刻還是得集中力量辦大事呀。中國加油。」日本、加拿大、法國、瑞士、美國等國抗疫的描述,除了只改國家名稱之外,和澳洲一模一樣。

英國「群體免疫」之說同樣在內地網絡上被片面放大。不少自媒體抓住「群體免疫」字眼,將其視為英國抗疫全部,渲染英國政府什麼都不做,任由老百姓自生自滅。

3月9日,在囚犯抗議新冠病毒控制措施後,意大利羅馬一所監獄囚犯的親屬與警察發生衝突。(AP)

諸如此類的論調,都有一個共同特點,那就是中國防範疫情成績是世界第一,人民能生活在這樣負責任的國家非常幸運,而中國之外的國家或地區,疫情防範普遍非常糟糕,政府不負責任,醫療資源嚴重短缺,人民生活在疫情的水深火熱之中。

背離事實

然而,這類論調普遍經不起推敲。誠然,西方國家在防範疫情過程中,犯下了不少錯誤,浪費了中國防疫為世界爭取的時間。但這種錯誤並非西方獨有,中國在疫情防範初期同樣犯下了不少錯誤,錯過最佳時間窗口,令疫情一步步釀成大災難。

更重要的是,西方防疫並非那麼不堪。以公共醫療來說,西方固然有其問題,但聚集着最多發達經濟體、福利支出龐大的西方長期在醫療水平上都領先於世界各國。自疫情肆虐以來,迄今不少西方國家都已宣布進入「緊急狀態」,推出封城令、關閉邊境等嚴厲措施,法國甚至宣布進入「戰爭狀態」。

上海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復旦大學附屬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在評述西方抗議表現時認為,「美國策略除了封城和社區管控之外,其他所有措施與中國的抗疫策略是一致的,即最大程度地開放美國醫療資源」,「德國是整個歐洲在醫療資源儲備方面準備最為充沛的國家,目前足以應付新增的重症病例處理」,「德國和英國並非什麼都沒有做,相信現在德國和英國的做法和美國是一樣的,特別是德國,採購了大量的呼吸機備用受到一致好評」,「這些歐洲國家一方面逐步加大醫院為可能增加的重症患者數量做醫療儲備,一方面希望盡可能可以延緩大流行峰值的到來」。

3月9日,捷克醫務人員在與德國接壤的邊境處測量一名巴士司機的體温。(AP)

的確如此,大多數西方國家之所以尚未採取中國這麼大力度和嚴格的抗疫措施,並非一句簡單地西方政府不負責任或醫療資源不足所能解釋,而主要因為西方政府普遍沒有中國政府這麼強大的社會動員能力,西方人民更沒有中國人的自我犧牲奉獻精神,以及多數西方國家疫情尚未像中國這麼嚴重。

所以,如同張文宏所說,「歐美抗疫背後的邏輯其實就是一個——我要動員可以動員的最大醫療資源,迎接可能到來的超級傳染病。如果國家的醫療資源可以有效地被組織,我可以應付。像德國,目前的病死率是0.2%。不到萬不得已,不會採取讓社會停擺的措施」。

至於英國「群體免疫」之說,當然非常不妥,倘若實施,必然存在巨大風險,是一種投降主義,是將人民生命健康置於病毒的殘忍自然守則下,極端不負責任。但應該看到,就像英國衛生大臣夏國賢(Matt Hancock)所言,「群體免疫」僅是一個科學概念,而不是目標或戰略,而且英國已基於科學家的專業知識制定了一項抗疫計劃,「群體免疫」不是其中的一部分。這說明英國防疫固然存在嚴重問題,「群體免疫」之說尤其不負責任和不應付諸實施,但簡單將英國防疫政策與「群體免疫」劃等號,簡單認為英國政府不管人民死活,未免有些斷章取義。

中國部分城市「封城」期間,居民遭禁止離開居住社區,無法進出。(Reuters)

別「妖魔化」西方防疫

正如前文提及的《中國青年報》評論《停止妖魔化外國抗疫,國人「世界觀」別被營銷號毀了》所言,一些自媒體在妖魔化西方防疫時存在三個特徵:其一,「信源可疑,不是自己採寫,不明來源,缺乏核實,沒有公信力背書,隨意截取某個片段就成文」;目的可疑,「用某種畸形的價值觀選擇性地截取矮化他者的信息,迎合和消費輿論場上某種自大、自媚、傲驕的不健康情緒,從而成就一筆流量生意」;其三,結果可怕,造成信息繭房,導致一些國人「形成洋洋自得的固化認知」。

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中國防範疫情過程中,海外有不少聳人聽聞的論調,甚至帶有歧視色彩地聲稱「中國是真正的亞洲病夫」(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中國人對此普遍比較反感,當前中國的防疫成績更是有效駁斥了這類論調。

既然如此,當現在西方深陷疫情危機之際,中國輿論場又何必去妖魔化對方?不可否認,中國在經歷起初的瞞報、驚慌錯亂後,經過緊急總動員後,現在的防疫成績令世界矚目,但這背後是三千多人無辜死亡,八萬人被感染,湖北近六千萬人被封鎖在家中,經濟社會發展秩序和國家改革開放大局遭受難以估量地重創。沒有必要去炫耀中國防疫成績,更沒有必要以貶損、污名化西方來自吹自擂。

病毒在全球範圍內的肆虐有力說明了「山川異域,風月同天」,人類是一個命運共同體,利益息息相關。國家或地區之間,需要的是求同存異,相互理解、包容和幫扶,而非以鄰為壑、妄自尊大、盲目排外。在報道西方疫情時,秉持客觀公正的立場,不卑不亢,堂堂正正,才是中國輿論場負責任的做法。否則,動輒利用信息不對稱,以幸災樂禍口吻來妖魔化西方防疫,賺取流量,實在令人不齒。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