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60小時視頻證據做空瑞幸咖啡 健康的競爭環境對中美都好

撰文:曹洋
出版:更新:

瑞幸咖啡於周四(2日)晚發佈公告,稱從2019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期間存在偽造交易行為,涉及銷售總金額約為22億元(人民幣,下同)。公告一經發布,震驚整個行業。
近來,有哈佛大學重量級學者談美國能力之死,也有西媒評中美全球領導力角色轉換,加之兩國各種商業競爭,似乎「中美之間必有一戰」。但應當意識到,健康的競爭環境對中美都好。

4月2日美股盤前,瑞幸40分鐘內暴跌82%,一度跌超85%,觸發5次熔斷。

這在美國資本市場上演了一段驚心動魄的蹦極大冒險。截至收盤,瑞幸股價暴跌75.57%,市值嚴重縮水至16.2億美元,蒸發50億美元。

瑞幸官網提供的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該公司已擁有4,507家直營門店。(瑞幸官網)

瑞幸承認,內部人員偽造22億元交易額。2日美股盤前,瑞幸發佈公告稱,公司2019年二季度至四季度期間虛增了22億元人民幣交易額,相關的費用和支出也相應虛增。消息披露後,瑞幸股價即被遭受重挫。

瑞幸主動出來「認錯」源於一份披露時點耐人尋味的報告。渾水研究(Muddy Waters Research)2日晚間公布了一份對瑞幸咖啡(LK.O)的做空報告。這份89頁的報告是由匿名人士發給渾水的,不過渾水認為其真實可信(credible)。

報告的主要觀點包括:瑞幸虛構2019年三季度和四季度的單店平均每天售出商品數,虛構的比例分別達到69%和88%。需要先說明的是,瑞幸的四季報還沒有發佈,所以這裏對比的是瑞幸此前對四季度的預期數據。報告作者還發現瑞幸的平均商品售價虛增了12.3%。兩者合計使得三季度收入虛增了3.97億元。

4月2日,瑞幸咖啡開盤暴跌81.6%,盤中數度「熔斷」暫停交易。 截至美股收盤,該股已從4月1日收盤價26.2美元跌至僅約7美元。(資料圖片)

此外,報告作者通過追蹤第三方數據發現瑞幸誇大了其三季度營銷支出,幅度達到158%。作者還僱傭92個全職調查員和1,418個兼職調查員,通過蹲點錄像的方式獲取了11,260個小時的錄像,進而得出結論。這種類似社會科學田野調查的方式,讓人確有耳目一新的感覺。

其他做空理由還包括:瑞幸咖啡2020年1月通過二次發售和發行可轉債在股價高位募集了8.65億美元的資金;瑞幸管理層通過股權質押變現了其49%的股份(佔總股本的24%),使得投資者暴露於極大的風險當中;瑞幸的董事會主席陸正耀和與之關係密切的私募股權投資者此前在港股神州租車(00699.HK)的資本運作中曾有過套現行為。

面對「言之鑿鑿」的渾水報告,也有分析師質疑此份報告披露的時點。退一萬步講,瑞幸的不完美和問題似乎在上市前就存在,而早不提晚不提偏偏在中美抗疫最關鍵的時候拋出這枚「深水炸彈」着實耐人尋味。如果瑞幸一蹶不振,在中國市場誰會是最大的獲利者?

不僅如此,在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範圍大流行之時,較之金融市場的「真槍實彈」,中美還在學界和輿論場上進行着喋喋不休的「脣槍舌戰」。

瑞幸財務造假,多家研究機構因曾力挺瑞幸而陷入被動。(Reuters)

中美全球領導力轉換

美國《紐約時報》中文網3月23日在首頁顯著位置如此評論中美全球領導力。一篇文章題為《中國援助各國抗擊疫情 打造全球領導者形象》,另一篇文章題為《面對新冠危機 美國不再是一個慷慨的全球領導者》。美國《外交政策》雙月刊網站3月25日發表題為《冠狀病毒是美國曆史上最糟糕的情報失敗》文章。《華爾街日報》同日的一篇報道直接批評西方學中國學不到點上。

最新一期美國《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邀請12位世界頂級學者暢談疫情後全球秩序的轉換。他們認為,與柏林牆倒塌或雷曼兄弟倒閉一樣,新冠疫情是一個震驚世界的事件,其深遠的後果我們今天僅能開始想象。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它將導致政治和經濟權力的永久性轉變。

其中,重量級學者沃爾特(Stephen Walt)認為,近一個多世紀以來,美國的全球影響力建立在三個支柱上。第一個支柱是經濟和軍事實力的強大結合。第二個支柱是一系列盟友的支持。第三個支柱則是對美國能力的廣泛信心。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足以終結美國的聲譽,這是其一直以來力量的最大來源。如果其他國家質疑美國的力量、智慧或採取有效行動的能力,那麼美國的全球影響力必然會受到侵蝕。

沃爾特還表示,COVID-19的爆發。特朗普對這場危機的處理從一開始就是一場令人尷尬的慘敗(儘管已經被多次警告),不過這種局面也完全可以預見。

他指出,相比於領導者,特朗普(Donald Trump)更像是一個表演者。相比於管理複雜的商業運作,他更擅長矇騙他人和逃避責任。他雜亂無章的個人生活同樣釋放出了清晰的信號。當面臨需要成熟的領導才能解決的突發性複雜問題時,特朗普不可避免地會處理失當,然後推卸責任。這是美國曆史上絕無僅有的角色失敗,即便在情況更為糟糕的時代也不會出現。

最後,他提醒道,美國人需要反思當前的政治體系。目前,美國正在經歷自20世紀30-40年代以來最大的危機,但昔日的美國比現在更能應對這些挑戰。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