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觀察】方方日記:中國抗疫宏大敘事不可少的一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方方日記的英文版(Wuhan Diary)和德文版即將在國外出版的消息,引起中國國內的一片反對聲浪,即便不少曾經力挺方方的人也開始動搖立場。方方日記,作為中國抗疫宏大敘事不可少的一環,即便在國外出版爭議不休,但理應儘快在中國國內出版。

人們反對方方日記在海外出版的原因,從根本上來說,無疑是認為方方日記中的太多記錄,描述的是中國疫情期間的陰暗面,不能客觀公正地反映和代表中國在整體抗疫中的宏大敘事,沒有傳遞出中國抗疫中積極的面向。而這恰恰迎合了美國等國在病毒起源問題上對中國的攻擊,無疑是「給西方世界遞刀」。

這種擔憂主要是基於當下美國與中國在貿易平衡、國際領導力、疫情防控等領域的對抗情勢,尤其是在近期的病毒起源和疫情防控,美國因本國疫情的擴大,開始向外推卸責任,尋找替罪羊,不斷提出「中國病毒」等說法,並試圖聯結其它國家向中國提出了天價索賠。而此時方方日記給其送去來自中國本土的第一手資料,無疑會被外國利用為攻擊中國的子彈。在涉及民族大義的問題上,批評者多少認為方方有些不顧國家利益,至少有些自由主義者的天真。

但話說回來,如果擔憂方方日記不適宜此時在國外出版,擔心被外國利用,那能否在國內出版?

顯然,方方有權依法在國內出版她的日記。方方日記以一個作家的個人視角,記錄疫情中的武漢普通人的狀況,儘管有個別地方存在不準確之處,但基本的事實和描述,還是與事實乃至媒體的一些監督報道基本符合。而且方方日記最初發表在網絡上,獲得數千萬的閲讀量,在中國的讀者中產生具有的影響,成為現象級的存在,它在某種程度上已成為中國這段疫情防控歷史的符號,是一份珍貴記錄。

問題是為何方方不在國內出版,偏偏跑到國外去出版英文版和德文版?答案顯然不是方方不想在國內出版,而是國內出版的阻力實在太大。方方曾寫道,原本有很多家出版社聯繫她想要出版她的日記,但隨着國內批評聲音的壓力增大,一家出版社都不敢出她的書了。方方將其歸結為「極左」綁架了網絡,認為它們像病毒一樣傳染了中國社會,可以在網絡上呼風喚雨。

儘管批評方方的人並非全然是極左,但反對方方日記在國內出版的人數顯然要遠遠低於反對在國外出版的人數。而反對其在國內出版的人,要麼是認為日記中的事實問題,要麼是認為陰暗面太多,批評太過,不夠客觀。但從中國官方允許方方日記最初以網絡文章的形式發表出來,也足見官方對這種批評的容忍度是有的。

由中央宣傳部、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指導,五洲傳播出版社和人民出版社聯合緊急編輯製作的圖書《大國戰「疫」》於2月出版。不過迅速突然下架,引發外界關注。(網上圖片)

至於方方日記所記錄的陰暗面,尤其是對中國在疫情防控初期的治理能力低下、防控不當、失職瀆職的抨擊,以及對這場疫情中折射出的體制性弊端的反思和要求對瀆職者的追責,正是每一個監督者和批判者的應有擔當,也與中國政府所提出的提高治理現代化的精神相符合。這與網絡上一味從政治立場出發批評方方的左派人士完全不同。

因此,即便日記整體色彩偏悲觀,不能完全代表中國在整體抗疫中的宏大敘事,但在眾多積極正面的宏大敘事的對照下,這並不妨礙方方日記以一種個體的視角成為中國抗疫宏大敘事中的一個面向,成為對宏大的正向的主流敘事的補充。

儘管方方日記在國外出版還存在爭議,但中國理應站在構建具有包容性的多維度宏大敘事的高度上,看待方方日記在國內的出版,適時推出多維度的中國抗疫系列書籍,並將方方日記作為其中的一環,從而,將中國抗疫以更加立體、全面的面向呈現給世人,增強其說服力。

這既不會像《大國戰疫》這類單一宏大敘事面臨尷尬,也不用擔心過多單一的陰暗面造成對中國防疫全貌的歪曲和利用,不僅不會侵蝕中國的國家形象,反而能夠展現大國的開放、包容和自信,推動社會的多元活力,凝聚社會人心。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