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數字貨幣「呼之欲出」 中共如何推動治理現代化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數碼時代的技術創新始終面臨的永恒難題便是「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抉擇困境,甚至可以說,「To Centralize or Not to Centralize」幾乎成為無時不困擾着科技創新者的「靈魂拷問」。不過這樣的問題在強調實用主義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這片大陸上似乎並非無解之題,常言道「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這句話用在區塊鏈(Blockchain)和虛擬貨幣的發展上也同樣適用。區塊鏈是一種由多方共同維護,使用密碼學保證傳輸和訪問安全,能夠實現數據一致存儲、難以篡改、防止抵賴的記賬技術,也稱為分布式賬本技術,此技術現大多運用在金融方面。

自從2009年,去中心化的數字貨幣比特幣(Bitcoin)橫空出世,而它和背後衍生的區塊鏈技術也被許多科技烏托邦(Utopia)相信這會是改變世界的新興科技,其核心理念不外乎強調平等、安全、保護隱私、民主等等。然而經過國際社會在數字金融的十年探索,比特幣除了成為金融投資標的、黑市交易貨幣之外,對於許多期待它能夠改造世界的人來說,顯然比特幣並未發揮它應有的功能。而在比特幣的交易實踐中更是證明數字貨幣本身無法脱離人與人之間的信賴關係,而在強調去中心化的比特幣的交易場景中往往更是需要第三方平台的「加持」才能使得交易最終成為可能。

換句話說,一種完全匿名化的交易模式幾乎是無法想像的,而在黑市交易的實踐經驗中顯示,往往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堆假身份充當冤大頭,使得真正的罪犯逃之夭夭,而這樣的情況也點出比特幣的發展似乎有其侷限性。

此外,數字貨幣做為跨國交易的媒介最終必需得到各國政府的認可才有其效力,否則它只能充當一種金融衍生商品,並無法取代法定貨幣成為流通的交易媒介。而號稱市值有1億6000萬美元的比特幣在世界各地主要是被當做資產來看待它的合法性,背後考量仍然是增加國家税收。雖然比特幣本身有它特殊的應用場景和生命力,但這也意味着「投資」它始終伴着風險,若沒有資本在背後的「熱炒」,這個氣球或許也不會越吹越大。

而比特幣的生命和發展會否因為數字法幣(或央行數字貨幣)的出現面臨大的挑戰呢,這點其實是非常值得觀注的現象。2019年10月24日中國國家主席、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在主持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的集體學習時提到「把區塊鏈作為核心技術自主創新重要突破口,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發展」,而就在坊間還以為中國官方要承認或者力推比特幣時,比特幣當日狂漲了30%,殊不知原來中國即將朝向發行中心化的數字法幣(DCEP;數字貨幣電子支付)邁進。

2019年10月24日,習近平提到「把區塊鏈作為核心技術自主創新重要突破口,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發展」,比特幣當日狂漲了30%。(資料圖片)

此前在2014年,中國央行在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周小川的領導下成立了數字貨幣研究小組。而一直到2018年6月,深圳金融科技有限公司成立,該企業由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100%控股,也讓外界認為數字貨幣「呼之欲出」。

2020年4月2日,中國央行數字貨幣研究小組組長姚前在媒體上說明區塊鏈和數字法幣的關係,「區塊鏈作為一種可能成為未來金融基礎設施的新興技術,對於中央銀行和商業銀行二元模式而言,有助於實現分布式運營,同時並不會影響集中管理」,這段發言可視為介紹區塊鏈技術在中國數字貨幣的基本應用邏輯。

2020年4月16日,中國央行正式宣布數字法幣將率先在深圳、蘇州、雄安新區、成都及未來的冬奧場景進行內部封閉試點測試,以不斷優化和完善功能。而此訊息一出,也證實了中國已經有意全面推動數字法幣,但距離具體落地時間和相關措施目前仍在有序規劃中。

中國央行數字貨幣研究小組組長姚前。(網絡圖片)

而中國為何有意推動數字法幣呢?首先,推行新政策往往會有阻力的問題,但推行數字法幣的阻力在中國顯然並不存在。在中國民眾的日常交易中已經十分熟悉像是支付寶或微信支付等虛擬貨幣的支付方式,因此推行法幣數碼化對於中國民眾來說其實並沒有適應性的問題。中國人民銀行在2018年的一份報告中稱,截至2018年末,中國使用電子支付的成年人比例為82.39%。即使在農村地區,這一比例也超過70%,這都能顯示移動支付已經涵蓋中國民眾的生活面向。

其次,法幣的發行、印製、回籠、儲藏、防偽等各個環節成本非常高,用數字法幣可降低這部分成本,或者將這些成本轉而推進區塊鏈技術的整體發展。舉實際的例子來說,美聯儲的資料顯示印製百元美元鈔票的成本是15.5美分,以美國這次在新冠疫情預計發行的2萬億美元紓困經費,換算起來成本高達310億美元。

再者,外界認為中國政府推動數字法幣能夠有效執行現鈔管理和反洗錢丶反恐融資等相關金融規定,將能大力推動中國政府的執政效率和廉能,加速往現代化社會發展的步伐。最後則是數字法幣有助重塑貿易清結算體系和推動人民幣國際化,而這將有助提升中國的國際金融上的話語權。

不過,中國推動的DCEP必然是中心化的數字貨幣,而其技術內容也尚未完全流出,外界對其仍然充滿質疑和一定程度的觀望態度。例如,中國政府會否利用數字法幣進行監控等違反個人或企業的隱私問題。此外,雖然它是使用區塊鏈技術,但背後的安全問題是否能夠成功把關。最後則是國際社會對於它的態度會是如何,以及它會否間接推展人民幣國際化的問題,都不純粹只是金融問題,背後更存在國際政治的博弈。

雖然比特幣做為去中心化的數字貨幣所象徵的理想世界尚未到來,然而中國政府和民眾已經逐漸用實踐證明數字貨幣仍然無法擺脱中心化的權力架構和金融監控,在實用主義高漲的中國社會中,鄧小平的名言「黑貓白貓論」似乎也成為回答區塊鏈技術發展的一盞明燈,繼續引領中國朝向現代化社會邁進。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