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反腐】陝西原省委書記趙正永受賄案一審開庭 斂財逾7億

撰文:布藍
出版:更新:

陝西秦嶺別墅案一度驚動中共高層,涉案官員陝西省委原書記趙正永受賄案於5月11日一審開庭,引發廣泛關注。

綜合媒體5月11日報道,在庭審中,天津檢方指控:趙正永利用擔任職務上的便利,為有關單位和個人在工程承攬、職務晉升、工作調動、企業經營等事項上謀取利益,單獨或者夥同其妻等人非法收受上述單位和個人給予的財物,共計折合人民幣7.17億餘元人民幣。其中2.91億餘元人民幣尚未實際取得,屬於犯罪未遂。

庭審中,控辯雙方發表意見,趙正永進行了最後陳述並當庭表示認罪悔罪,案件將擇期宣判。

趙正永(左)被官方定性為可恥的兩面人。圖為2015年4月13日,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在新加坡總統府會見趙正永。(新華社)

2019年1月15日,趙正永落馬,2020年1月4日被開除黨籍。4天后,最高檢對趙正永作出逮捕決定。2020年2月27日,趙正永被天津檢察機關提起公訴。

在官方通報中,趙正永被指「對黨中央決策部署思想上不重視、政治上不負責、工作上不認真,陽奉陰違、自行其是、敷衍塞責、應付了事,與黨離心離德,無視組織一再教育幫助挽救,多次欺騙組織,對抗組織審查」,是典型的「兩面人」、「兩面派」。

趙正永落馬後,他在陝西任職的經歷也被起底,官方用「可恥」給其定性,可見他問題的嚴重性。

秦嶺違建別墅案引發陝西省官場大地震。(資料圖片)

曾違逆習近平

秦嶺違建別墅始於2002年,自那時起秦嶺不斷出現違規建設的別墅項目。習近平曾先後6次就「秦嶺違建」做出批示指示。直至2018年7月,秦嶺違建別墅整治才徹底拆除。

公開報道顯示,共查處秦嶺違建別墅1,194棟,而此前一直沿用的數據是202棟。據悉,202棟,就是趙正永當時確定上報中南海的數據。央視曾披露,時任陝西省委書記趙正永2014年在接到習近平的批示後,卻沒有在省委常委會上進行傳達學習,也沒有進行專題研究。

趙正永除了沒有按照習近平的指示去查處秦嶺別墅,內媒《財經》還披露趙在陝西插手人事,並以此獲利。報道稱,趙正永主政陝西期間,有42名任期不滿3年的市縣黨政正職被調整工作崗位。

利用職權安插親信謀利

內媒曾報道稱,「在擔任陝西省省長掌握實權後,趙正永的作風逐漸變得霸道專權,牢牢把控組織人事,尤其在公檢法、紀檢、組織等部門安插自己的親信,對不聽話的人則毫不手軟。」

據調查,趙正永利用其職權和影響力,放任親屬和「白手套」滲入陝西重要的省屬國企,在一些企業負責人的縱容和配合下,在石油、天然氣、煤炭、地產等重點行業謀取不當利益。

與趙正永同時被通報移送審查起訴的陝西省副省長陳國強,曾是趙正永的手下。有媒體報道稱,趙正永曾是陳國強在官場的重要依靠,但隨着這顆「大樹」倒掉,陳國強的官場生涯也走到盡頭。隨着2019年1月趙正永被查,陳國強也於2019年3月被免職。

家族貪腐細節驚人 妻子女兒均涉案

據內媒《財新網》報道,趙正永的妻子孫建輝是趙氏家族貪腐的重要角色。趙正永早期仕途得益於其岳父的照顧,因此孫建輝在趙正永面前較為強勢,「在外強勢的趙正永有懼內的名聲」。

另有知情人士透露,趙正永的獨女曾經在某全國性股份制商業銀行的陝西分行工作,其工作是為銀行拉存款拿提成。該銀行陝西分行一位高管透露,提成是以績效工資加營銷費用的形式發給趙女,數額總計在2,000萬元人民幣左右。

而趙正永的親弟弟趙正發也在陝西利用趙正永的影響力,承攬多項工程。陝西一名商人披露,他曾經參加一個趙正發在座的飯局,席間趙正發和時任陝西省發改委副主任、省能源局局長賀久長毫無顧忌地談生意項目。

習近平4月20日前往陝西考察調研,來到位於商洛市柞水縣的秦嶺牛背梁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考察秦嶺生態保護情況。(新華社)

習近平強調官員勿重蹈「秦嶺北麓別墅案」覆轍

國家主席習近平4月20日前往陝西考察調研,他特別來到位於商洛市柞水縣的秦嶺牛背梁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考察秦嶺生態保護情況,習近平強調,秦嶺違建是一個大教訓,從今往後,在陝西當幹部,首先要了解這個教訓,切勿重蹈覆轍,切實做守護秦嶺生態的衛士。

秦嶺違建別墅案引發陝西官場震盪,大批官員落馬,其中高官就有陝西省委原書記趙正永、西安市委原書記魏民洲、陝西原副省長馮新柱、陝西省委原秘書長錢引安、陝西省原副省長陳國強,另降職處理的高官有西安原市長上官吉慶、西安原政協主席程群力。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