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察】山東的魔幻現實:「合村併居」,鄉村振興還是圈地運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未來,人們有可能會意識到,對中國社會影響最大的並不是當下輿論中討論最為火熱的中印衝突,也不是北京疫情,更不是中美關係的惡化,而是在山東正在推進的「合村併居」政策。根據介紹,該政策要求山東省開始大範圍推行合村並居,將散落的傳統自然村拆除,合併原有村莊,將農民集中到新型社區樓房,也即中國社會中俗稱的「農民上樓」。按照官方文件來看,該項政策的整體設計方向是為了響應中共十九大上的「鄉村振興」戰略。但是,在山東推行的合村並居政策引發了包括中國鄉村建設研究學者、媒體乃至網民的激烈爭議。

山東臨沂,一位村民在他被拆毀的房屋上。(中國新聞周刊)

多個學者藉助新聞平台發聲呼籲地方政府謹慎處理,有的學者甚至直言不諱這是「瞎折騰」,表態應該暫停。武漢大學中國鄉村治理研究中心研究員呂德文稱,「如果說疫情還只是一場天災,人們還可以躲在温馨的家園迎來黎明,陰霾終會過去。那麼,合村並居就像是一場人禍,它來勢洶洶,不講人情。它對農民的心理衝擊,怕是會伴隨終身。」該文在中國社交媒體圈得到廣泛轉發。

作為合村並居的最早推出地,山東德州2008年就開始試點實施該項民生工程,但是在這場轟轟烈烈的鄉村大改造運動中,由於地方財力不支、建設用地指標買賣難等問題使得該項目無疾而終。直到2019年,中共中央、中國國務院聯合下發《關於建立國土空間規劃體系並監督實施的若干意見》,該項中央政策要求對中國基層的自然村落進行規劃,這位這場合村並居運動提供了新的動力。隨後,中央農辦等5部門下發《關於統籌推進村莊規劃工作的意見》,要求各省結合各級國土空間規劃編制工作,2019年年底完成村莊分類工作,2020年年底完成村莊佈局,有條件、有需求的村莊實現村莊規劃應編盡編。

按照中共高層的規劃,這是解決棘手的農村改革的一個重要鏈條,這意味着農村土地、人口等要素將面臨一次重新分配,以解決農村空心化、基層治理成本大等問題。山東的做法似乎得到了不少追捧,一些官方媒體認為這是重新激活衰落中的農村,高效整合資源的大好事。然而,現實呈現的結果卻並能不那麼光鮮亮麗。

有村民在房屋遭拆毀後無處容身,只能居住在臨時搭建的窩棚中。(網絡圖片)

根據內媒報道以及來自社交平台上的信息,當前,山東省推進的合村並居已經觸發了一連串的爭議,一些聲音只是委婉地對山東地方政府的推進方式表達了含蓄的質疑和温和的批評,認為地方政府層層壓指標、立軍令狀,不顧普通民眾的真實意願,甚至試圖利用普通村民的知識匱乏「騙」他們簽字畫押,定下「賣身契」,簡單粗暴。

一位經常對中國公共事件發表評論的山東人士稱:「山東改革開放四十年,我老家(山東)就辦了兩件事,一是修了一條路,二是蓋了一座房。一些人尚待解決温飽,沒有能力『合村並居』。」從事中國鄉村治理研究方向的學者賀雪峰雖然較為委婉但仍然表達了同樣的觀點,賀稱,「當前,無論是耕地,還是宅基地,都是農民心中的『寶』,現在去要農民手中僅有的資源是不合適的。隨着城市化的不斷推進,農村宅基地空心化必然會不斷加劇,空心化到達很高程度後再進行合村並居也為時不晚。」

事實上,作為中國農業人口大省,山東省的農村常住人口達到4,900多萬,行政村6.9萬個,村莊密度0.43個/平方公里,折算下來每個村有700多人。但是隨着農村空心化問題的愈發嚴重,無論是基於中央政策要求還是地方規劃的長期發展,鄉村問題的解決始終是懸在山東頭上的一把劍。為此2019年10月,山東省明確提出,在2020年底,要完成所有試點的合村並居農村,有條件、有需求的村莊要做到村莊規劃應編盡編。正在推行合村並居的山東青島、聊城等地市,關於村民房屋被強拆,地方村鎮通過威逼利誘甚至利用村民對官方政策不瞭解等手段迫使村民搬離原有住宅進入官方規劃集體社區的消息層出不窮。

山東農村拆遷現場。(微博)

那麼,山東地方政府何故如此着急完成任務呢?更激進的批判認為這是地方政府在城市用地供應不足的背景下,轉而向擁有大量閒置半閒置土地的農民伸出魔爪的「變相掠奪」。供職於中國人民大學的農村方向的研究學者温鐵軍對媒體表示,「有些地方搞『合村並居』,主要是由地方嚴重的債務壓力引起的。」

根據內地一些學者的說法,在嚴重的地方債務壓力下,地方政府試圖通過合村並居的方式將農村宅基地等置換成建設用地指標進行售賣。是這必然造就一代徹底失去土地的農民,而缺乏社會保障的他們將在未來一個完全資本化的世界裏失去最後的一道生存防線,中國社會結構將出現天翻地覆的變化。而對此,包括農民自己在內,似乎沒有人對此給予應有的重視。

山東省日照市東港區南湖鎮弓山村新村。(微博)

此外,合村並居將對農村現有的生產生活方式產生強烈的衝擊,同時政策推出的時間節點也令人懷疑,畢竟當下新冠疫情仍舊沒有退潮,這讓人猜測官方有乘人之危的意思。一名山東籍博士生在日前對家鄉的探訪中稱,生活的便利度和人們的真實意願在那些地方官員眼中難以得到注意。這種簡單粗暴與北京承諾的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完全是背道而馳的。

事實上,中共拋出鄉村振興,絕不僅僅是不顧現實強烈所有人改變原來的生活方式,簡單「上樓」便一勞永逸了,而是要因地制宜找到最適合農村發展的經濟形式和生活方式。山東官員真的沒有意識到嗎?恐怕未必。而且如果不是懶政思維作祟便大概是龐大的利益使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