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國防部智庫評估解放軍作戰能力 指短期內台海戰爭可能性不高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台灣國防部所屬國安院智庫,近期發表了對於解放軍作戰能力的分析文章《中國解放軍同時因應台海與其他戰場之能力評估》。

文章大量引述美國國防大學國家戰略研究所(Institute for National Strategic Studies)的《系統超載:中國可否在對台戰爭中分散專注力?》(System Overload: Can China』s Military Be Distracted in a War over Taiwan?)論文分析,評估解放軍是否能夠在對台發動戰爭的同時,應付在中國外部周邊或內部的軍事行動,例如南海問題。

文章說,短期而言台海爆發戰爭可能性不高,近期中國大陸在軍事上主要採取演習等手段,牽制台灣,並在心理上施壓台灣。

國安院文章認為,解放軍這幾十年來追求軍事現代化的主要驅動力(primary driver),在於研發短程與長程彈道導彈、強化兩棲登陸與空軍戰力,以及發展其他針對台獨勢力與防止美國干預的軍事能力,例如執行軍機艦繞台與台海周邊軍演等。

解放軍近年來發展快速的海空登陸能力,據信就是針對台灣戰場所設計。(資訊中國)

其次,解放軍的建軍發展、軍力分配、指揮、管制、後勤與人力資源等面向之整合仍有問題,不利於以軍事手段處理台灣以及以外的區域爭端,例如南海戰爭。最後,該文認為美國在戰略上可以在台海以外的中國周邊製造挑戰,甚至對解放軍的指管系統進行電磁波作戰,以降低或者拖延解放軍發動對台軍事行動的機會。

分析指出,發動台海戰爭,對中國而言是一場風險極大的賭注,不僅要考量到所付出的經濟成本,顧慮到可能發生軍事危機,更要顧及對美國與區域國家的反制措施,所以短期而論可能性不高,但是不排除有「爆衝」可能。

以目前解放軍在戰爭準備的合理邏輯上,要在今天突然攻擊登陸台灣開戰,台軍方引用美軍論文,認為其可能性並不大。但是,要考量解放軍受政治指導的爆衝可能。(資訊中國)

目前中國在周邊存有與東南亞國家的南海主權爭議、中印邊界衝突、中日釣魚台爭端,以及朝鮮半島問題等。由於中國目前還沒有足夠能力同時處理多個戰場,所以因應這些爭議所要付出的成本,都有可能弱化解放軍隊台灣的針對性。在有限軍事成本考量下,近期在台海周邊積極進行跨區域聯合軍演、兩棲登陸訓練、軍機艦繞台等常態化準軍事作為,成為中國大陸在軍事上牽制台灣與在心理上施壓台灣的重要手段。

國安院分析,在習近平推動大規模國防與軍隊改革以來,解放軍體制改革共經歷了「領導指揮體制改革」、「軍隊規模結構和力量編成改革」以及「軍事政治制度改革」等三個階段。其中,領導指揮體制改革是習近平軍改的重中之重。雖然新軍事體制在習近平主導下施行,但是在短時間內產生過多新制度、新機構和新部門,軍隊的指揮體制能否立即無縫接軌?且有能力發動戰役?成為一大疑問。尤其是在打裝編訓、後勤體系、參謀編制,甚至在聯合作戰的決策管理等方面,都可能是重大問題。

習近平軍改之後的解放軍,已經挺過對抗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的挑戰,對其後勤補保系統是一種相當不錯的表現。(資訊中國)

國安院認為,聯合作戰指揮體系改革,並非是個立竿見影的過程,需要經歷一段長時間的組織和體系磨合過程,包括平戰指揮體系轉換、垂直的指揮體系與跨戰區貨軍種的指揮體系協調。而解放軍缺乏實戰驗證,其實力如何?難以評斷。軍改後的解放軍指揮體系是否能夠在戰時發揮功能,在「實戰先實訓」前提下,有待「實戰化軍事訓練」驗證,但是否能同時因應兩個戰區以上的「局部戰爭」?此問題將考驗軍改後解放軍的後勤體系能量。

國安院指,現代作戰就是後勤補保體系的作戰,誰能掌握後勤補保的源源不斷,則誰就能贏得戰爭,這在21世紀後的全球低度衝突戰爭中,是幾乎不變的真理。而習近平軍改,則建立由軍委統一指揮且獨立的聯勤保障部隊,由「各自保障」轉為「統一保障」,希望提高解放軍後勤保障能量。而這個統一的後勤保障能量,其在對抗新冠病毒肺炎的疫情上,確實發揮了後勤支援抗疫成效。

台軍認為,解放軍目前尚不具備類似美軍在2003年入侵伊拉克作戰時的強悍後勤補保能量,戰略投射力不足以同時支撐2個以上戰場。(U.S.Army)

但是,與2003年美軍入侵伊拉克時,快速且豐沛的後勤能量相比,還是有一段相當差距。若解放軍要同時處理台海戰爭以及其他地區衝突,不僅要考慮到境內有限聯勤保障部隊的整合,還需要考慮到投射至境外的聯勤保障支援能力。在未有進一步加強聯勤保障投射能力的現在時刻,台軍方認為解放軍尚不具備於合理條件下,對台實施戰爭、同時應付美國與區域國家衝突的能力。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