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捏腳、下跪叫叔叔阿姨 反腐片揭雲南大小官員「擦鞋」招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有雲南政治生態「最大污染源」之稱的原雲南省委書記秦光榮,近日再被輿論關注,事源雲南省紀委監委周二(12日)晚推出反腐警示專題片《清流毒——雲南在行動》,把秦身邊5位「圈中人」曝光。這些圈中人紛紛道出自己當年如何為討好秦光榮而做出令人側目的行為,例如有人給秦光榮按摩捏腳,更有人毫無節操地向秦光榮夫婦下跪,稱對方為「叔叔阿姨」。

雲南省紀委監委周二晚推出反腐警示專題片《清流毒——雲南在行動》。(影片截圖)

龍雪飛:為討好甘願下跪

曾任大理州委宣傳部副部長、雲南省政府駐廣州辦事處巡視員等職的龍雪飛,前年10月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雲南省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其也是秦光榮落馬後,雲南查處的清流毒第一案。據官方爆料,龍雪飛對秦光榮的攀附和依附,從後者任長沙市委書記等職務就已經開始了,當秦光榮到雲南任職後,龍雪飛很快便多次請求秦將其調雲南,惟均遭到拒絕。

為表忠心,龍雪飛更曾毫無節操地向秦光榮夫婦下跪,「我就說,你們待我恩重如山,請受我一拜。人生當中唯一一次,僅此一次而已」、「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叔叔阿姨。我無依無靠,無親無故,以後的話就靠你了」。據辦案人員回憶,龍雪飛突如其來的行為把秦光榮妻子黃玉蘭也嚇了一大跳。

辦案人員回憶,(龍雪飛)當時撲通一聲跪下去,就講“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叔叔阿姨。我無依無靠,無親無故,以後的話就靠你了”。當時,黃玉蘭(秦光榮妻子)嚇了一大跳,這麼多年沒見過黨內的同志、黨員幹部在自己面前撲通一聲就跪下去。

龍雪飛為討好秦光榮夫婦甘願下跪。(影片截圖)

除了「軟招數」,龍雪飛還手握「硬招」。秦光榮曾在懺悔書中說道:「湖南一個記者手裏掌握着我的把柄,為了不得罪他,我多次出面幫他調動提拔。」其中記者就是龍雪飛。秦光榮於長沙任職期間,曾給過龍雪飛一份材料,讓他揭發其他官員行為,詎料龍以此為要挾經常「敲打」他。最終在軟硬兼施下,龍雪飛在2003年6月得償所願,從深圳調任大理州委宣傳部任副部長。為此,黃玉蘭一度問秦光榮「這是個小人,你還用?」

最後在秦光榮一路提攜幫助下,龍雪飛屢獲提拔,甚至在雲南出版集團公司組織架構中並無總編輯職位的情況下,還是將其提拔為該公司的總編輯,官至正廳級。

許雷:為接近秦光榮兒子費盡心機

許雷曾任雲南省城市建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等職,前年5月涉嫌嚴重違紀違法主動投案受查。自2000年開始,他連續10年春節、中秋節給秦光榮送去60萬元(人民幣.下同)利是,並利用職權多次向秦光榮的兒子秦嶺介紹項目,甚至在項目銷售不佳之下還安排他人墊付股權轉讓金,讓秦嶺全身而退。

而為了不讓自己在秦光榮心中的形象受影響,許雷曾將不法商人送給他的500萬元賄金分兩次轉送給了秦嶺。最後經許雷之手,秦光榮父子得以架通權力到資本的橋樑,謀取巨額不法利益,許雷則順勢獲得政治上升的捷徑,也成為秦光榮在資源領域瓜分國有資產「唐僧肉」的代言人。

許雷為接近秦光榮兒子費盡心機。(影片截圖)

張朝德:幫秦光榮按摩捏腳

曾任雲南省委副秘書長、省委辦公廳主任,雲南省委台灣工作辦公室黨組書記、主任,雲南省政協文化文史和學習委員會副主任等職的張朝德去年1月受查。

自2000年一次會議上結識秦光榮後,他便緊緊抱住這棵大樹,經常利用節假日到秦光榮家送蟲草、野生天麻等土特產,並違反紀律規定為秦光榮夫婦提供非正常工作範圍的保障服務,例如有次秦光榮生病,他便去給他按摩過腿,捏過一下腳。

張朝德還會對黃玉蘭百般討好,如一次黃玉蘭說她出汗怕冷,不舒服,張便立即從河南找來中醫針灸方面的專家過來給她治療了一周左右。此外,張朝德更會雙管齊下,唯時任副省長曹建方馬首是瞻,不但在飯局上「唱讚歌」,給其孫子利是,更讓自己表姐到曹建方家當保姆,並自掏腰包每年給表姐1萬元獎金。

張朝德曾幫秦光榮按摩捏腳。(影片截圖)

姜興林:家中擺放與秦光榮合照

曾任雲南省玉溪市政府副秘書長、市土地儲備中心副主任,華寧縣委副書記、縣長,峨山縣委書記(正處級)等職的姜興林前年11月受查,被查時家中還擺放與秦光榮合照。

自從在政治掮客舒保明的飯局上看到秦光榮後,他便想進入該圈子。一次,正擔任昆明陽宗海風景名勝區管委會副主任的姜興林為謀升職,專程請廚師精心準備菜餚,席間更是極盡阿諛奉承,令秦光榮留下深刻印象。

由於在圈中察言觀色、八面玲瓏的特點,姜興林更收穫「小精靈」外號。2012年底,他分兩批將200萬元現金交予舒保明,請他將錢送給秦光榮,為其謀求陽宗海風景名勝區管委會主任之職。

後來他迅速調任了昆明市尋甸縣委常委、副縣長;2013年4月起,又先後擔任玉溪市政府副秘書長,市土地儲備中心主任,華寧縣委副書記、縣長,峨山縣委書記等職,最終7年足足轉了8個職位,最短僅3個月。

和正興:充當棋子為秦光榮特定關係人「脫罪」

曾任雲南省人大法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省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主任等職的和正興前年4月受查。他任雲南省紀委副書記期間,通過官員和熟人介紹攀附上秦光榮,惟後者當時看重的是他手中掌握的執紀審查權。

和正興由始至終都只是秦光榮的一顆棋子。(影片截圖)

事源秦光榮的特定關係人蔣某某在文山州都龍錫礦的改制中獲取了巨額利益,之後移居國外。按秦光榮授意,和正興便利用分管涉及案件的便利,通過工作上的安排和要求達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目的。

不過他由始至終都只是秦光榮的一顆棋子,不但沒有實現到州市擔任一把手的美夢,還在落馬才發現自己完全是被利用。

(北京青年報)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