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時》僅4天令小特朗普身陷3指控 成為通俄風波以來最有力證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總統特朗普的長子小特朗普被《紐約時報》逼得急虎跳牆,要自揭電郵,承認曾經想從俄羅斯律師手中取得民主黨希拉里的黑材料。僅四天時間,小特朗普即身陷險境,甚至可能違反選舉條例。美國眾目注視,這次突破性發展會否最終燒到特朗普的份兒。

1977年特朗普第一次結婚,幾個月後太太Ivana給他生了一名兒子,取名小特朗普(Donald Trump Jr),後來再有伊萬卡(Ivanka)和埃里克(Eric Trump)。

小特朗普成長的日子不太快樂。父母是名人也倒算了,14歲那年他們離婚,小特朗普經常被身邊朋友問及此事,他也不知如何回答是好。為此,Ivana更將他送到西面300多公里的賓夕法尼亞州,讓他遠離紐約大都市。

小特朗普曾經留有比較長的頭髮,與現在的形象不同。(Getty Images)

  浪子回頭 成得力助手

大學畢業之後,小特朗普再往西走得更遠,去了科羅拉多州過自己的生活。滑雪、打獵、在酒店打工,他更曾長達一年沒有跟父親說半句話。玩過以後,小特朗普才浪子回頭,重返紐約,進入了父親的公司,自此成為得力好幫手。

特朗普角逐總統,小特朗普是競選團隊的一員;特朗普與伊萬卡入主白宮,小特朗普留守紐約,掌管家族生意。也許,他也曾經以為火頭只在父親那邊,不會燒到來自己這兒。

小特朗普與模特兒Vanessa Haydon(右)結婚。另一邊的那位是妹妹伊萬卡。(Getty Images)

  逼到牆角 小特朗普不得不自揭

7月8日,《紐約時報》引述「政府機密紀錄」,指出小特朗普在去年6月曾經收到電郵邀請,並與俄羅斯律師維塞里尼茨卡婭(Natalia Veselnitskaya)秘密會晤,以圖取得民主黨希拉里的黑材料。小特朗普起初輕描淡寫,表示他們談的是其他事,對方沒有所謂黑材料。

但《紐約時報》的指控連日升級,指出小特朗普會面之前已經知道對方的材料來自俄羅斯政府。《紐時》在7月11日甚至取得小特朗普的電郵全文,在報道刊登之前,要求對方在當地上午11時給予回應。但小特朗普卻急虎跳牆,在11時搶先「自爆」,在Twitter上發佈電郵全文,更加聲稱這樣做是為了公開透明。

維塞里尼茨卡婭去年曾經與小特朗普見面,但她否認是俄羅斯政府律師。(路透社)

  竟樂意接受俄羅斯政府幫助

第一封電郵在去年6月3日早上,發信人是一名公關,而他亦只是中間人,聲稱俄羅斯政府願意協助特朗普的競選工作,給他一些官方文件指控希拉里。

…...給特朗普競選團隊一些官方文件和資料,指控希拉里與俄羅斯有瓜葛,對你父親非常有用。當然這是敏感資料,來自非常高層,但這是俄羅斯及其政府對特朗普的支持。
發電郵的公關

17分鐘之後,小特朗普回覆對方說,很樂意接收這批文件。

若文件如你所言,我喜歡它,特別是這個夏天的遲些日子。
小特朗普

在電郵來往之中,小特朗普與這名公關談好了會面的事,對方的代表是「政府律師」維塞里尼茨卡婭,而小特朗普則會另外找來競選辦主任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和伊萬卡夫婿庫什納(Jared Kushner)。

小特朗普、妹妹伊萬卡、妹夫庫什納等,全部都是特朗普的好幫手。(路透社)

  最嚴重指控:小特朗普叛國?

電郵公開之後,小特朗普面對最少三項指控。最嚴重一項是叛國罪,白宮前法律顧問佩因特(Richard Painter)和希拉里的競選拍檔凱恩(Tim Kaine)也這樣說。不過所謂叛國,要證明當事人襄助外敵,例如ISIS這類恐怖組織。目前看來,也難言小特朗普叛國。

第二個指控是違犯選舉條例,這也是最有可能成立的一項。根據美國的選舉法,候選人及其團隊都不可以從外國人收受任何有價值之物(anything of value)。不少法律專家都相信,競選對手的黑材料亦在此之列。

小特朗普當然否認,一再重申對方根本沒有任何文件提供,只是托詞約見面。但關鍵在於他在電郵中說了一句「我喜歡它」。一直跟進通俄風波的法律教授鮑爾(Bob Bauer)指出,即使不是明言,只要暗示了有意索取「有價值之物」,已經構成違犯條例。

至於第三項指控就是小特朗普有否作假證。如果他之前曾經向國會、檢察部門等作證表示,自己與俄羅斯沒有任何關係的話,那很可能會是一次假證。

小特朗普聲稱會面只是討論美國人領養俄羅斯兒童的安排,與希拉里黑材料無關。(美聯社)

  最有力證據:特朗普團隊有意圖通俄

在事件公開之後,那名律師維塞里尼茨卡婭澄清,她不是政府律師,與普京政府毫無關係,自己亦沒有任何機密文件在手。但她也坦言,相信特朗普團隊非常想要這樣的黑材料。

即使維塞里尼茨卡婭——最少在表面看來——不是官方律師,但當小特朗普收到電郵,得知俄羅斯政府打算助選之時,竟然沒有拒絕,反而表示「我喜歡它」,這足以令到整個特朗普團隊都大受質疑。

舉個例子,在2000年的總統大選之中,民主黨陣營收到120頁文件,疑似與共和黨候選人小布殊有關。他們立刻通知FBI,將所有文件送交處理。與之相比之下,小特朗普做法有多不妥,不言而喻。《華盛頓郵報》的社評甚至形容,特朗普通俄疑雲之前只看見煙霧,現在終於看到真正火頭。

問題甚至未必止於小特朗普。他與白宮雖然聲稱特朗普毫不知情,大有棄車保帥之意,但在電郵之中,對方曾經表示「可以將文件寄給你的父親」,如此一來外界難以釋疑。參、眾兩院肯定會傳召小特朗普解畫,甚至連獨立檢察官米勒(Robert Mueller)也抓住了這條線索,徹查下去。有傳媒形容,小特朗普一事有如給了米勒如山鐵證。

眾議院監察委員會主席高迪(Trey Gowdy)向特朗普表示:「如果你與俄羅斯有聯繫,請告知獨立檢察官。不要等《紐約時報》找出來。」

(綜合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