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人民揭竿起義 示範打逆境仗 終極一着:獲民意自組政府

撰文:陳奕謙
出版:更新:

委內瑞拉,一個香港人未必感興趣的地方名,但當地民眾的反政府示威卻叫人難以不注視。抗爭四個月之後他們沒有氣餒,反而行動升級,揚言自組政府。

Venezuela,歐洲人在16世紀來到這個南美洲,覺得水上村落似水都Venice,因而命其名。在西班牙殖民300年之後,這片土地上人人都只說西班牙語。語言不通,對香港人來說自是不可及的國度。

  反對派佔國會大多數 改寫政局

自今年三月開始,委內瑞拉人上街示威。示威好像不是什麼大新聞,但特別的是這場示威至今未息,已經最少四個月,這就叫人意外。美國佐治亞州立大學的教授麥科伊(Jennifer McCoy)是南美洲政局專家,關注委內瑞拉多年。她形容當前反對派和馬杜羅政府旗鼓相當,各有實力,大家都拼命不認輸。

馬杜羅是委內瑞拉的總統,在2013年上任。但他任內理不好國家經濟,早兩年還要遇上國際油價低迷,委內瑞拉頓時陷入困境。通貨膨脹、百物騰貴、民不聊生,用來形容當地都最好不過。

在這樣的環境之下,2015年的國會選舉之中執政黨慘滑鐵盧,反對派在167席中取下112席,十多年以來第一次成為國會最大黨。這樣就為政府帶來了一個前所未見的缺口,改寫了整個政治局勢。

委內瑞拉民眾在2015年選出了反對派主導國會,無疑是對馬杜羅摑了一巴掌。(路透社)

  最高法院不放過國會

話說在委內瑞拉,前總統查韋斯和馬杜羅的政黨都在國會佔大多數,因而亦掌握了法官的任命權。如此一來,行政、立法、司法可謂同出一源,政府一家管三家。當地的法律教授卡諾瓦(Antonio Canova)曾經分析2004年打後的訴訟,發現政府竟然未嘗一敗,他形容最高法院就是政府的人。

01檔案:莫雷諾(Maikel Moreno)

莫雷諾是最高法院首席法官,但他不但在早年留有案底,亦曾經裁決不嚴謹,一度離開委內瑞拉的司法界。當地記者托羅(Francisco Toro)形容莫雷諾不公正,例如在2002年曾經有政客向示威者開槍,但都獲他判為無罪。

2015年國會大選失利之後,馬杜羅亦都不笨,趕急任命了13名法官進入最高法院,都是政府的忠實支持者。最高法院甚至阻止4名反對派議員宣誓就任,指稱他們的選區有舞弊,即使當選也被DQ。最「湊巧」的是,反對派的112席原本佔國會三份二,一旦失去一、兩席足以丟失大權,所以是寸土必爭。

最高法院緊咬不放,在今年三月直斥國會失控,裁定自去年起已經不再有合法性,宣佈接管權力。此言一出,委內瑞拉上下譁然,因為由民選出來的議會沒有合法性,着實令人難以理解。雖然最高法院很快已經知難而退,收回決定,但一場政治風暴再也按捺不住,終於爆發。

馬杜羅在委內瑞拉仍然有很多支持者。(路透社)

  700萬人公投反對重新制憲

這場風暴來得非常猛烈,四個月以來已經有93名示威者送命,1500人受傷,500人被捕。佐治亞州立大學的麥科伊坦言也料不到他們竟然可以曠日持久,至今未息。

總統馬杜羅在5月走了重要的一步,提出7月30日成立制憲會議,重寫憲法。在馬杜羅來說,這一步有兩個好處:

制憲會議不許政黨參與,換句話說等如架空了國會,重寫憲法之後收復大權他可以站在道德高地,聲稱制憲會議可以平息政治鬥爭,讓國家免於內亂

但經過民主選舉、合法合理地主導國會的反對派當然不會接受。在街頭抗爭多日之後,他們在七月還以顏色,決定發起民間公投。為了趕在制憲會議之前公投,他們在兩星期之內匆忙籌備,在全國設了2000個投票站。

以票站數目來說,2000個其實只得正式大選的七分之一,但7月16日上街投票的人多達700萬,是反對派在2015年得票的九成。民間公投結果成為了他們的一個利器,用以宣告獲得人民認受,誓要叫停制憲會議,拉倒馬杜羅下台。

這一步走得聰明,因為在政治角力之中,人人都要搶佔道德高地,宣稱自己得到政治認受。在民間公投之後,向來支持反對派的美國立即借勢配合,總統特朗普敦促馬杜羅要放棄制憲會議,否則實施經濟制裁。

雖然沒有政府認可,但反對派也設了2000個票站供委內瑞拉人投票,不少票站都出現人龍。(路透社)

  由罷工到組政府 反對派步步升級

特朗普會否言出必行是一回事,但經濟壓力必然是對馬杜羅政府的一個制肘。外資一旦不買債券、不借貸的話,委內瑞拉經濟肯定會向下沉淪。教授麥科伊亦曾指出,這場鬥爭的勝負關鍵其中一個正是經濟壓力。

第二個關鍵是反對派要動員到大規模非暴力抗爭。麥科伊指出,示威者投擲汽油樽之類會令馬杜羅政府出師有名,下令鎮壓,非暴力卻可為政府添加壓力。這亦解釋了為什麼六月最高法院遇襲之後,反對派人都聲言是政府自編自導,想插贓嫁禍,而首都加拉加斯的街道上亦隨即可見軍方坦克車在行走。

在民間公投之後,反對派隨即宣佈了行動升級,要全面公民抗命。他們號召民眾在7月20日全國罷工罷市24小時,食肆、商店、交通一律停工。放在麥科伊的框架之中,這一步是明智之舉,既可以展示群眾壓力,同時亦不會落人口實。

一旦制憲會議在7月30日舉行,反對派連僅有的國會主導權都會化為烏有。所以他們今次可謂背水一戰,非常進取,揚言如果馬杜羅仍然不肯妥協的話,將會自行籌組另一個政府,任命新的13名法官進入最高法院。換句話說,他們要反過來架空政府。

反對派已經預告了一手牌,馬杜羅會如何拆招成為外界關注。不少人開始討論,萬一馬杜羅以退為進,宣佈擱置制憲會議的話,反對派屆時應否妥協?值得一提的是,一直所謂的反對派其實由20個政黨組成,萬一對於進退策略有分歧,或成關鍵要害。

(綜合報道)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