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特別的炒人技巧 再公開炮轟司法部長 看塞申斯何時抵不住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總統特朗普在Twitter上形容司法部部長塞申斯身陷困境(beleaguered),質問他何以不調查民主黨希拉里,是短短一星期內連番公開批評塞申斯,大有逼使對方辭職之勢。為什麼要這樣做?

特朗普帶了數名內閣官員出席童軍大露營,但不見司法部部長塞申斯。(路透社)

星期一(7月24日),特朗普去了首都以外的西維珍尼亞,出席數年一度的美國童軍大露營。跟隨他一同站台的內閣官員,還有以前是鷹級童軍的能源部部長佩里(Rick Perry)、內政部部長津克(Ryan Zinke)和衛生部部長普賴斯(Tom Price)。

但在特朗普內宮之中,一名很多人也知道的鷹級童軍卻沒有現身。那就是司法部部長塞申斯。令人聯想起在不到一星期之前特朗普接受《紐約時報》訪問,當提及通俄調查之時,他表明了對部長塞申斯的不滿

塞申斯不應該避席調查。如果他會這樣做,早應該上任前告訴我,我另選他人做部長。
美國總統特朗普

司法部長塞申斯表示,司法部正考慮會否委任特别檢察官調查希拉里。(美聯社)

  塞申斯早支持特朗普 但因避席而鬧翻

塞申斯跟特朗普一樣,生於1946年。他走的是法律道路,在亞拉巴馬大學取得法律博士(JD)學位,後來進入了司法部門,更加曾經獲列根總統提名出法官,只是過不了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一關。塞申斯做過兩年州檢察長之後,在1996年成為聯邦參議員,一直至去年。

去年二月,當共和黨仍在忙於初選之時,塞申斯已經表態支持特朗普,是少數共和黨人如此早期押注的人。塞申斯支持收緊移民政策,給予執法部門更大權力,在政治立場上與特朗普臭味相投。在特朗普當選之後,塞申斯以其資深的法律背景獲提名為司法部部長,也屬意料之內。

但到了今年三月,政圈已經盛傳特朗普與塞申斯鬧翻。轉捩點在於塞申斯宣佈,由於自己去年曾經會見俄羅斯大使基斯利亞克(Sergey Kislyak),所以不宜再負責通俄調查,因此將一切大權交給副手。甚至到了六月,更加有報道指塞申斯提出了辭職,只不過特朗普沒有接受云云。

塞申斯在早段表態支持特朗普角逐總統,後來獲對方提名為司法部部長。(路透社)

  開除部長大件事 耍手段逼迫更好

避席一事雖然過了四個月,但看來特朗普一直沒有放下此事,以至在《紐約時報》的專訪中也大吐苦水。CNN引述白宮消息表示,自此之後二人再沒有對話。

雖然塞申斯很快表示熱愛司法部,「希望繼續做下去直至最後一刻」,但到了星期一,特朗普再在Twitter上向塞申斯公開發炮,形容他已經身陷困境(beleaguered),又質問何以不調查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CNN政治組的克里薩(Chris Cillizza)指出,特朗普根本想開除塞申斯,只是不好說出口,所以才用這種手法給對方壓力。

特朗普在五月開除FBI局長科米(James Comey)引起了牽然大波,甚至引發了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委任特別調查員主理通俄風波,不難推斷,他很可能已經汲取了教訓,即使不滿塞申斯也不想親自下手。

再者,曾在特朗普集團工作的森夏恩(Louise Sunshine)透露,特朗普即使不滿意下屬也不會親自出手,但會令到對方處境難堪,而且非常記仇。森夏恩坦言,如果塞申斯知難而退、自行離職,或許會比較好過。

特朗普涉嫌與俄羅斯有不當瓜葛,未知道特別檢察官米勒最終會得出什麼結論。(美聯社)

  特朗普反對通俄調查 一再公然呻不滿

的而且確,塞申斯近日處境難堪。不但面對特朗普兩度批評,《華盛頓郵報》日前亦引述政府消息,指證塞申斯原來曾經與俄羅斯大使討論總統大選,做法非常可疑。一直跟進通俄風波的法律教授鮑爾(Bob Bauer)甚至推測,有機會是特朗普在背後放暗箭,令塞申斯身陷困境(beleaguered)。

但為什麼特朗普要這樣對付他的司法部部長呢?

當然,他最關注的是通俄調查,亦都多次批評負責的特別檢察官米勒(Robert Mueller)有利益衝突之嫌。但既然塞申斯已經避嫌,在調查一事上他就不再扮演任何角色,米勒的直屬負責單位是副部長羅森斯坦。如此一來,即使特朗普何以不直接向羅森斯坦施壓?

01檔案:通俄調查進展

米勒的調查團包括最少13名專家,例如他以前的幕僚長柴柏利(Aaron Zebley)、懂得俄語的普洛加(Elizabeth Prelogar)和曾經調查水門事件的夸爾斯(James L. Quarles III)。調查方向主要有四個:

-特朗普在大選之前與俄羅斯的生意來往
特朗普前競選主任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 )與俄羅斯的關係
特朗普委任的國委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與俄羅斯的關係
特朗普有否妨礙司法公正

米勒曾任FBI局長12年,獲得民主、共和兩黨支持。(美聯社)

如果我炒了塞申斯會發生什麼事?
美國總統特朗普

  換人之說甚囂塵上 白宮不諱言二人鬧翻

一個可能原因是,司法部以至FBI都是一個有秩序、專業運作的部門。即使羅森斯坦不在,權力也會依次傳給助理部長,所以除去他亦沒大意思。反而,如果塞申斯願意請辭,騰出一個空缺的話,特朗普即可以另任新人,甚至重新接掌通俄調查。

在政圈中人脈不少的傳媒人艾倫(Mike Allen)收到風聲,指特朗普最近與一名政治助理通電話時,突然問道:「如果我炒了塞申斯會發生什麼事?」(What would happen if I fired Sessions?)

聽筒另一邊回應:「如果你要炒司法部的人,為何不將子彈留給米勒?」那名政治助理的一句說話,部份引證了在共和民主兩黨圈子的流言,撤換了塞申斯之後,米勒將會是特朗普下一目標。艾倫甚至說得繪影繪聲,表示特朗普打算由紐約市前市長朱利亞尼(Rudy Giuliani)走馬上任。不過朱利亞尼很快澄清,他沒有收到任何邀請。另一位盛傳接任司法部長的人選,是共和黨德州參議員克魯茲(Ted Cruz),不過他亦瞬間否認。

周二(25日)早上,特朗普再在Twitter上發文,再次批評塞申斯在調查希拉里泄密電郵一事上,調查得不夠盡力。連日來特朗普的多個動作,都在在表示他要撤換塞申斯,只是時間問題。

特朗普周二早上再在Twitter上發文,批評塞申斯在調查希拉里泄密電郵一事上,調查得不夠盡力。

回顧過去半年,特朗普的確很少會說「you’re fired」。前國安顧問弗林白宮發言人斯派塞(Sean Spicer)都是自行請辭,只有科米是被直接開除。塞申斯在司法部大樓的日子還有多久?

新上任的白宮通訊總監斯卡拉穆奇(Anthony Scaramucci)承認:「總統對司法部部長處理一些事的手法很不滿。他們二人應該坐下來對談、和解,討論以後的事。未來的關係打算怎樣辦,他們要有個決定。」

(綜合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