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日本只得空姐? ANA從未聘男性 空中服務員女性主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空中服務員是女多於男,空姐的人數遠多於空少,不論是香港、美國以至世界各地都是這樣。在日本當然也是一樣,但日本的空少比例說出來大概會嚇你一跳───僅得不足1%。

今年4月全日空ANA新入職員工典禮,全場幾乎清一色女性。(視覺中國)

今年5月,由東京成田出發前往洛杉磯的一班全日空ANA客機中,一名美國乘客醉酒鬧事,空中服務員即時上前阻止。有乘客把現場影片拍攝並上載網上,美國傳媒廣泛報道。不少人稱讚該名空姐處理表現冷靜,但亦帶出了疑問:這時不是應由空少處理會較好嗎?

答案是:這班機沒有男性空中服務員。

ANA成立半世紀至今 未聘一位空少

其實不只這班客機,即使你走遍所有ANA航班,相信你亦找不到一位空少。據日本網媒《withnews》報道,ANA自1952年成立至今,並沒有聘請過任何一位男性空中服務員。

全日空今天有約7800名空中服務員,幾乎清一色女性。唯獨極少量的空少是從另一個部門(總合職,或日本現稱的Global Staff職位)調派過來,新入職空少並不存在。

另一間日本航空JAL亦好不了多少,今年春天新入職的空少僅有───1位。日航全體約5500名空中服務員空少約佔1%左右,且大部份是外國人,專門照顧國際航班。

空姐遠多於空少的理由

這是性別歧視嗎?其實包括ANA在內,日本所有航空公司都歡迎男性應徵空中服務員,但申請者少,合格者更少,結果就只餘下空姐。ANA和JAL均沒正面回應為何空少的數字如此可憐,只表示「根據選考後的結果,現時點我們只幾乎聘請了女性的空中服務員」。

日本航空JAL的情況亦差不多,圖中是今年4月日航新員工入職典禮時的情況。(視覺中國)

空中服務員主要為女性有多個理由,其中一個最現實的是為節省成本:女性平均體重較男性輕,因此飛行可以較省燃料。燃料佔了航空公司近三分之一的成本,機上每減少1公斤,平均就可為客機每年節省100美元的燃料費。

航空服務業在1920年代開始,最初空中服務員由男性擔任,但考慮到乘客需要,航空公司決定聘請「更有照顧他人的感覺,有如護士般的女性」擔任空中服務員。

結果空姐迅速取代空少,部份航空公司更推出了一系列奇怪的入職限制:如必需高中畢業、單身、年輕貌美等,以滿足當年能搭得起飛機的富貴一族「需要」。當然今天以上的限制已全部取消,但身高體重仍然設限,滿足實際需要與節省成本。

1930年代的照片,一名空姐正在航班上提供餐飲服務。當年幾乎所有空中服務員都是女性。(Getty Images)

空中服務員除服務外更有「保安」責任

不過空少的必要在近年已逐漸出現,特別是在美國911襲擊後。空中服務員今天不再只是服務乘客,而要擔任「保安」工作,防止劫機和乘客鬧事。空少在世界各地的比例正在上升,香港國泰航空空少的比例約25%,法國航空的比例更高,約33%。一名在法國航空工作近10年的空少說道:「不論是男女,都能提供一樣的優質服務。」

然而這情況在日本改變似乎有一定困難,因這同時關乎男女薪酬差別問題。ANA新入職的空中服務員月薪約17.7萬日圓(約1.2萬港元),但可讓男性轉部門成為空少的總合Global Staff月薪約21.6萬日圓(約1.5萬港元),若成功轉部門將同工不同酬。

一名在日本春秋航空(春秋航空在日本的子公司)工作的空少說道:「不論是服務還是安全方面,每一班機最少都應有一位空少,日本的航空公司如此的狀況真讓人遺憾。」

(withnews)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