庫什納三訪中東 再為以巴和談鋪路 拉攏阿拉伯國家有用嗎?

最後更新日期:

中東問題是美國特朗普政府的政策焦點之一。特朗普的女婿兼白宮高級顧問庫什納周日(8月21日)第三度起行出訪中東,希望為以巴和談鋪路。惟以巴自聖殿山衝突後,關係處於低點,加上以巴領袖受內政、醜聞困身,無心亦無暇處理外交問題,均令以巴問題陷入僵局。

美國傳媒指出最大的問題在於,美國政府自身未在以巴問題上訂下明確政策,甚至連具體方向也沒有,意味庫什納的工作舉步為艱。分析指,若庫什納此行仍未取得進展,將會阻礙往後的談判道路。

對於任何一屆美國總統來說,如能夠令到以巴達成和平協議,將會獲得非常珍貴的政治遺產。也難怪特朗普一上任,便提出這是他在外交上的重點議程。

庫什納今次的中東之行,是四個月以來第三次。行程與之前一樣保密到家,白宮方面只公布,庫什納會前往沙特、阿聯酋、卡塔爾、約旦、埃及、以色列及巴勒斯坦,並沒有交代具體日期及時間。美國傳媒後來發現,約旦媒體周二發布了庫什納與國王阿卜杜拉二世(King Abdullah II)會晤的照片;翌日再到埃及與總統塞西會談。

CNN的報道指,庫什納先行到訪這些國家並非巧合,因特朗普政府的新政策是希望拉攏阿拉伯國家,特別是沙特及阿聯酋,協助以巴和談。美國政治網站Politico引述前總統克林頓時期的中東代表羅斯(Dennis Ross)指,若阿拉伯國家願意支持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主席阿巴斯很大機會願意向以色列作出讓步,達成和平協議,屆時美國便可坐收漁人之利。不過阿拉伯國家願意插手多少,很大程度在於特朗普政府對巴勒斯坦立國的取態。

已升任為沙特王儲的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Salman)兼任國防大臣。他是全球最年輕的國防部長。(路透社)

寄望沙特 居中調停

事實上,庫什納三訪中東,反映了兩個面向。一是美國很想在以巴和平進程上取得進展;二是庫什納之前兩次的中東之行似乎收穫不佳。庫什納今年6月曾與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官員會晤。專門報道以巴問題的記者埃利達爾(Shlomi Eldar)其後引述消息撰文,指雙方會晤的結果令主人家、亦即巴勒斯坦自治政府官員大吃一驚,更稱這種說法已十分溫和。

為何這樣說?有消息向埃利達爾表示,庫什納在這個長達兩小時的會議中,向巴方暗示如果特朗普覺得以巴和談難有突破的可能,他將不會堅持要雙方繼續談判。庫什納這種姿態,某程度令巴人向這個欲居中斡旋的大國失去信心,稱「我們感到他們計劃將所有責任推卸在我們,而非內塔尼亞胡身上。」

或許就是這個原故,庫什納希望在今趟中東之行拉攏阿拉伯國家,尤其是沙特幫忙。特朗普視沙特在中東區內的重要盟友,巴勒斯坦方面亦相信沙特亦會在未來以巴和談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巴勒斯坦人,至少是屬於建制的一方,對於剛於今年6月才成為沙特王儲的穆罕默德(Mohammed bin Salman),抱有正面感覺,認為穆罕默德與自己同聲同氣,對方會明白巴勒斯坦的處境。

特朗普(左)對庫什納頗信任,曾指派庫什納擔任重要政事,包括處理中東問題。(路透社)

美國立場 有決定性影響

不過結果如何,很看美國在以巴問題上的立場。特朗普上任七個多月以來,對以巴的立場一直曖昧不明,從沒明確表明支持或反對兩國方案(Two-state solution),他曾經說過:「不管是兩國方案還是一國方案,我喜歡一個雙方都支持的方案。」被外界解讀成不堅持兩國方案。

庫什納目前面臨最大的挑戰,除了要確立美國政府的取態,應由美國主導制訂談判框架,處理以巴邊界等分歧;抑或讓以巴先行在經濟、安全層面合作,同時還須說服以巴領袖接受方案,否則一切只會淪為空談。

然而兩人正各自面對內政問題,根本無暇處理外交。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身陷貪腐醜聞,隨時面臨彈劾;阿巴斯打擊激進組織哈馬斯等行動沒有進展,被民眾批評無能。加上在7月初,以巴民眾在聖殿山發生連串衝突後,雙方關係跌至低點,尋求以巴和平的工作變得難上加難。CNN認為,若庫什納此行仍未能取得進展,將會嚴重損害他的信譽,往後不論以巴或阿拉伯國家,只會愈發不重視他的角色或說話。

01百科:何謂「兩國方案」(Two-state solution)?  

「兩國方案」是解決以巴衝突的可能方案之一,主張為居於巴勒斯坦的猶太人及阿拉伯人兩個民族建立兩個不同的國家,在約旦河西岸與加沙走廊建立巴勒斯坦國,與以色列並存。這個方案源於1974年聯合國《巴勒斯坦問題的和平處置》(Peaceful settlement of the question of Palestine)決議,這個聯合國的決議主張以色列與巴勒斯坦建立為兩個政府,在雙方都認可的安全邊界上和平共存,巴勒斯坦的邊界應以1967年前作為基礎,然而以色列一直拒絕接受。

 

事實上,阿巴斯早前曾表達對和談進程失去信心。以色列傳媒《國土報》報道,阿巴斯公開稱自特朗普上任以來,雙方先後20次交談,對方每次都表明支持兩國方案,但往往不敢向以色列說出同一番說話,不明白要如何取得進展。《耶路撒冷郵報》在8月中報道,若美國政府無法重啟以巴和談,巴勒斯坦領導層計劃向包括聯合國在內等國際組織求助。巴勒斯坦在2012年,獲聯合國投票通過升格為非會員觀察員國。

特朗普(中)在兩國方案上不置可否。(路透社)

科茨加入庫什納團隊協助處理中東事務。(TWITTER)

庫什納中東團隊 注入新血

庫什納在中東的工作,主要依靠中東代表格林布拉特(Jason Greenblatt),巴人認為他對巴勒斯坦存有偏見,是窒礙進程的一號人身。國家安全顧問麥克馬斯特在約一個月前,在西翼召見格林布拉特,承諾會在以色列問題上提供更多協助,包括把旗下一名精通外交政策的官員科茨(Victoria Coates),調派到庫什納的團隊工作。有白宮官員及顧問認為,此舉反映特朗普政府決心要在中東達成和平協議,同時讓國家安全委員會(NSC)更大程度參與中東事務。

說回科茨,她本身是前共和黨總統參選人克魯茲的政策顧問,後來加入國家安全委員會工作,調任後擢升為高級國際談判主任。科茨的前同事形容,她為人聰明、工作上進取非常。其中一個例子是,她為克魯茲競選期間,因不獲邀參與總統候選人辯論的準備工作,憤而威脅辭職,希望得到重視。科茨今次未有隨庫什納一同出訪,主力在幕後為團隊提供支援及處理信息。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