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瞭望台】美國種族仇恨激化 特朗普難撇責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種族矛盾進一步惡化,近期發生在維珍尼亞州夏洛茨維爾(Charlottesville)的流血衝突便可見一斑。美國政商界事後齊聲譴責,但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態度曖昧,言語間似乎為白人至上主義者開脫,惹來各方抨擊,質疑他沒有資格充當國民的道德楷模。早有分析指特朗普當選總統,會助長美國種族主義升溫,對於種族矛盾愈趨激烈,他難以撇清責任。

就在夏洛茨維爾種族衝突事件稍為降溫之際,特朗普決定特赦亞利桑那州一名被指對非法移民立場強硬、涉嫌種族歧視的前警長,再引起爭議。

夏洛茨維爾當局早前決定移除南北戰爭期間南軍(美利堅邦聯)將領羅伯特.李(Robert E. Lee)的雕像,觸發白人至上主義組織不滿。8月11日晚,一批白人至上組織的支持者手持火炬,在維珍尼亞大學舉行「團結右翼集會」。發起人凱斯勒(Jason Kessler)表明,移除雕像等同「對白人的大屠殺」;右翼示威者則高呼「你不能取代我們」等口號,與在場的反種族主義者對罵。

翌日衝突升級,有右翼份子手持棍棒等武器,又揮舞南軍旗幟,與「對家」爆發肢體衝突。20歲男子菲爾茲(James Fields)更當場駕着跑車撞向示威者,導致一死19傷;一架警方直升機在上空維持秩序時墜毀,兩名警員殉職。其後菲爾茲被控二級謀殺,當地傳媒報道,他熱愛納粹德國歷史。

菲爾茲熱愛納粹德國歷史,他當日駕駛跑車撞向示威者。(網絡圖片)

各打五十大板 迴避道德責任

民主共和兩黨政客齊聲譴責挑起事端的白人至上主義者,特朗普卻說:「我們以最嚴厲措辭譴責各方(在衝突中)展現出來的仇恨、偏見和暴力。」總統輕輕帶過,以「各方」淡化極右勢力的責任,等同挑戰美國道德底線。此言一出,招致輿論炮轟,特朗普唯有在上周一(14日)「補鑊」,發出聲明批評3K黨、新納粹份子和白人至上主義者。然而事隔一日他聲稱,並非所有反對拆毀雕像的示威者都是新納粹或白人至上主義者,他又自創「另類左翼」一詞,質疑他們與「另類右翼」打對台,要為衝突負上責任。

事發兩日後才點名批評白人至上組織,特朗普對此辯稱在掌握事實前不宜發出聲明。對於接連有邦聯人物雕像被毀,他又質疑:「華盛頓(George Washington)是奴隸主,是否要拆他的雕像?傑佛遜(Thomas Jefferson)呢?他也是奴隸主……你們在篡改歷史。」

參加了夏洛茨維爾集會的3K黨前高層杜克(David Duke)不諱言:「我們決意奪回我們的國家,實踐特朗普的承諾,那就是我們相信的,那就是我們投票支持特朗普的原因。」

衝突發生後,「白人民族主義」、「白人至上主義」和「新納粹主義」等名詞再度在媒體上湧現。「反誹謗聯盟」極端主義研究中心主任席格爾(Oren Segal)指出,上述思想與另類右翼、認同運動(Identitarian Movement)等一脈相承。雖然名目林林總總,但背後的思想都是相信白人比其他種族優越,因而應該擔當統治社會的角色。

當然,並非所有白人至上主義者都會加入團體,部分人更刻意與臭名遠播的3K黨和新納粹份子保持距離,有的更否認自己歧視其他族群──「作為一個白人民族主義者,我關心每一個人……並非每個白人民族主義者都心存怨恨,我們只想保護我們擁有的東西。」有份參與集會的20歲大學生希傑坦諾維克(Peter Cvjetanovic)如此自辯。

不少右翼份子參加今次示威,包括「3K黨」前高層杜克。 (網絡圖片)

年輕白人種族主義惹憂慮

近年興起的另類右翼成員幾乎都是年輕人,活躍於社交媒體,與一般年輕人無異。研究右翼團體的美國政治研究所學者森夏恩(Spencer Sunshine)認為,拉美裔移民、伊斯蘭極端勢力及全球化對本土文化所造成的衝擊,以及美國白人比例下降等因素使部分年輕人感到憂慮憤怒,種族主義得以滋長。阿拉巴馬大學政治學家霍利(George Hawley)則認為,另類右翼懷着被迫害、被敵對精英背叛的觀念,「他們不喜歡願意低薪工作的外國移民及引入後者的政治及經濟精英,還敵視媒體和學術界,質疑他們在宣揚反對白人的訊息。」

南方窮人法律中心情報計劃總監貝里奇(Heidi Beirich)分析,年輕人參加「團結右翼集會」,是因為他們對特朗普的墨西哥人及穆斯林言論產生共鳴,「他們覺得受到認可,自己彷彿成為政制一部分,並認為過去數十年民主共和兩黨執政都是在浪費時間,看不見政治出路。但特朗普上任後,情況就改變了。」

美國另類右翼組織目前相對散渙,缺乏領導主持大局,但發展趨勢卻令人如坐針氈──部分右翼勢力刻意與新納粹份子保持距離,同時以「正常」面目在互聯網拉攏年輕人。此外,「Proud Boys」及「DIY Division」等暴力右翼組織滲入另類右翼集會,亦是近期現象之一。在夏洛茨維爾事件中,部分右翼份子全副武裝、手持AR-15自動步槍。美國政治研究所學者森夏恩警告,另類右翼運動的邊緣暴力組織獲總統「壯膽」後可能從邊緣打入主流,「特朗普式種族主義令它們水漲船高。」

部分右翼份子手持武器示威,情況令人擔憂。(網絡圖片)

特赦涉種族歧視前警長

夏洛茨維爾種族衝突目前已經降溫,但特朗普又再點起火頭──他在8月25日宣布特赦馬里科帕縣(Maricopa County)前警長阿爾帕約(Joe Arpaio)。當地法院早前裁定,現年85歲的阿爾帕約必須終止拘禁懷疑非法入境者的做法,但他並未遵從裁決,去年7月被判藐視法庭。

「阿爾帕約的人生及事業是無私的公共服務的典範……他畢生保護公眾免受罪案及非法移民的禍害。」特朗普在特赦聲明中如此讚揚阿爾帕約。值得一提的是,阿爾帕約去年支持特朗普競選,而且長期就前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的出生證明是否偽造窮追猛打,質疑這位非裔美國人根本沒有資格出任總統。

阿爾帕約是特朗普的支持者。(網絡圖片)

特朗普並非美國種族矛盾的始作俑者,但其行徑無疑助長了這種矛盾——為白人至上主義者開脫,更勾起大眾對納粹黑暗歲月的記憶。正因為特朗普給人觸碰禁區、挑戰當代社會公認價值底線的觀感,才會招致各方責難。對於特朗普為另類右翼「壯膽」的言行,公民社會應該積極發聲,加強監督政府內的種族主義者,阻止他們推出更多不利種族團結的政策。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敬請讀者留意。你亦可按此訂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