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X沙漠】海灣地區掀投資狂熱 但錢能夠買來藝術繁榮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阿拉伯世界裏,所有當權者都是不知廉恥的盜賊,絕無例外。」卡塔爾詩人Mohammed Al-Ajami因寫下這首名為《茉莉花革命》的詩,被判煽動他人推翻政權罪成,入獄15年。五年後,卡塔爾酋長塔米姆突然特赦他。外界猜測皇恩浩蕩背後,離不開一番政治計算,估計是即將發生的事有關。

國際人權組織人員去年曾經在卡塔爾駐倫敦大使館外示威,要求釋放被囚禁的詩人Mohammed Al-Ajami。(English PEN圖片)

Al-Ajami獲釋後三天,多哈W酒店舉行了一個藝術交流會議,許多藝壇重要人物雲集於此,包括掌管卡塔爾博物館管理局的Sheikha Al Mayassa公主、美國藝術家Jeff Koons、「行為藝術之祖母」Marina Abramović等。自從Al-Ajami被判刑後,聯合國和國際人權組織一直促請卡塔爾放人。雖然當局在這個國際矚目的藝術會議舉行前夕特赦Al-Ajami,減輕了輿論壓力,不過仍然避不過傳媒窮追猛打。

《藝術新聞》編輯Cristina Ruiz專程飛到多哈採訪,就是為了問一個問題:「詩人遭以言入罪,這個國家還可以說自己領導藝術界嗎?」 Ruiz用盡各種方法提問,大概由於問題太過尖銳,最後被過濾走,於是她追問同場的倫敦維多利亞與艾伯特博物館長Martin Roth,他亦不願意觸碰敏感議題,反說:「我支持卡塔爾為藝術界所做的事情。這個國家代表溫和穆斯林的聲音,願意跟我們交流。為什麼你非要摧毀這道橋樑不可?」

卡塔爾每年舉辦Art for Tomorrow會議,掌管卡塔爾博物館管理局的Sheikha Al Mayassa(左二)和美國藝術家Jeff Koons(左三)都是座上客。(卡塔爾博物館管理局圖片)

  無處不在的藝術審查

藝術創作往往是充滿奇想,並藉打破規範與禁忌引發公眾思考,如果連基本的言論和表達自由都沒有,創意處處受限,藝術還能蓬勃發展嗎?這是不少人心中的疑問,Ruiz提出這個問題似乎也很合理。

《香港01》記者也問過駐卡塔爾藝術家Christto Sanz和Andrew Weir類似的問題:「在卡塔爾,你們享有創作和表達自由嗎?」他們坦言在創作藝術方面的確遇到不少限制,例如因為宗教緣故,作品不可以出現裸體,也不能批判當地人的信仰。Christto和Andrew說:「卡塔爾文化內有許多忌諱,這是不容否認的。不過作為藝術工作者,就是要將局限轉化成創意,換個手法去表達相同的意思。」
 

深度閱讀:【文化𝐗沙漠】 無懼斷交 卡塔爾以藝術逐鹿海灣

阿爾及利亞藝術家Mustapha Benfodil的作名《這並不重要》,因為觸碰了伊斯蘭教底線,引發不少爭議。(網上圖片)

藝術審查並非卡塔爾的獨有產物,而是整個海灣阿拉伯地區的政治生態,就連在較開明的杜拜和沙迦,這些情況也屢見不鮮。2011年的沙迦雙年展(Sharjah Biennial)就因為一件裝置藝術鬧得滿城風雨。那件是阿爾及利亞藝術家Mustapha Benfodil的作名《這並不重要》(上圖),是23個沒有頭顱的人偶排列成足球隊陣營,並放置在一個露天場地。他們身上的球衣寫上了反政府和反伊斯蘭教的句子,最終沙迦藝術基金總監Jack Persekian因為展出了題材敏感的作品立即遭到解僱。

2012年的杜拜藝術博覽會(Art Dubai)同樣鬧出政治審查風波。事緣杜拜當局下令主辦單位必須在酋長家族成員到場參觀前,抽起最少四件藝術品。其中兩幅都是以2011年埃及大規模反政府示威為題材,一幅描繪了一名女子在開羅廣場遭士兵毆打(下圖),另一幅是一名蒙面女子拿着一條內褲,上面寫上阿拉伯語的「離開」,影射埃及前總統穆巴拉克被推翻。基本上,所有與「阿拉伯之春」有關的作品都被視為禁忌。
 

摩洛哥藝術家Zakaria Ramhani這幅畫作,因為影射「阿拉伯之春」而被抽走。(網上圖片)

不過如果你認為這些藝術家只要到了西方發展,就可以擺脫政治審查,那麼就大錯特錯了。卡塔爾策展人Sara Foryame向筆者透露,不少西方國家對中東有一套既定概念,並假設所有中東藝術品都應該跟着他們心目中的劇本去演繹。「我在英國工作多年,我看到西方國家也有自己的一套政治審查。如果你的作品不涉及政治、不具爭議性,你就不會被視為藝術家,你的作品也不會受到注視。沒有鮮明政治立場的中東藝術品,是很難在西方畫廊、藝術館、藝術節中曝光的。」

  上而下硬推 未能改變整個社會

另一個文化評論人提得最多的質疑,是金錢能否買來文化繁榮?例如卡塔爾近年不惜用天價購買西方名畫,被外界指是用錢買別人的文化。有不願透露名字的卡塔爾藝術家表示,雖然近年愈來愈多人研究和投資藝術,但這種由上而下硬推的方式,未必能改變整個社會的藝術氛圍,說到底藝術只是某一些社會階層的玩意。她說:「近幾年多哈的藝術發展非常蓬勃,而且還有了多哈電影節,但問題是很多卡塔爾人完全不知道有這些活動存在。」

卡塔爾近年大舉興建藝術館,包括圖中的新國家博物館。(卡塔爾博物館管理局圖片)

延伸閱讀:【01訪問】年輕藝術家以Beyoncé顛覆傳統:我像蜜蜂般螫刺

曾經出任卡塔爾博物館管理局總監的Ed Dolman則有另一番見解,他認為卡塔爾一擲千金買西方藝術品、大舉興建冠冕堂皇的藝術館之餘,同時亦積極開設藝術學校和開辦藝術課程,而且還推出了藝術家進駐計劃,目的就是要將藝術帶到社會上每一個階層,讓它遍地開花。「這是長線投資,有些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變。」 Dolman說。

文化、藝術的孕育是需要歷史、時間、政策等許多因素配合,並沒有速成班,也不能用錢買回來。有學者認為海灣國家如阿聯酋,近年努力建造名氣極大的博物館,手法有如沙特阿拉伯部分大學用錢買科研成就一樣——只要西方學者在學術文章上報稱自己屬於該大學,就可以獲現金報酬。「沙特阿拉伯渴望建立科研威望,就如阿聯酋渴望建立文化威望一樣,都是走捷徑,沒有投放時間和資源去培育人才。」美國塔夫茨大學(Tufts University)法律及外交學院的教授Vali Nasr曾經這樣說過。

這些海灣國家花了錢,最終能否買來文化繁榮,仍拭目以待。

卡塔爾推出了藝術家進駐計劃,讓來自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入住前身為消防局的藝術村,一起舉行展覽、講座和工作坊。(卡塔爾博物館管理局圖片)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請留意刊載於9月4日出版第76期《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敬請讀者留意。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導。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