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德國白老鼠」看難民、汽車議題 最平均城市選民如何評默克爾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德國西南部萊茵蘭-普法爾茨邦 (Rhineland-Palatinate)有一個大市鎮叫哈斯洛赫(Haßloch),當地有一個引以為傲的「頭銜」:全德國「最平均」的地方,意思是當地人口年齡、收入、教育水平、婚姻狀況等,其比例都屬於全國中位數。統計學家在多年前已經認定了,哈斯洛赫內2.1萬名居民足以廣泛代表整個德國。

圖為哈斯洛赫市中心。(網上圖片)

1980年代中期,消費者研究協會(Society for Consumer Research,簡稱GfK)挑選了哈斯洛赫,作為測試新產品的「白老鼠」。背後的理由很簡單:如果新產品在哈斯洛赫賣得好,在全國也會賣得好;如果新產品在哈斯洛赫銷量差,那麼它很大機會被丟棄。
 
因為能夠換到禮券或抽獎門券,所以當地有近三分一人報名成為官方測試員,樂得做隻「白老鼠」。人們都欣然接受作為德國決策者(decision-maker)的身份。「當我每星期去超市購物時,其實正為上百萬名德國人做決定。」住在當地的安格莉卡‧施奈德(Angelika Schneide)悠然自得地說。

  從「最平均城市」窺探德國大選風向

對我來說,根本不需要選擇,我撐默克爾。
安格莉卡‧施奈德(Angelika Schneide)

除了可以測試新貨品的銷量之外,哈斯洛赫更可以測試不久後的大選風向。與民調結果相似,現任德國總理默克爾在當地的支持度仍然領先。對不少選民來說,走平實、穩定路線的默克爾,能夠在民粹主義冒起的時代冷靜地帶領國家經濟走向穩健,維持低失業率,令她成為哈斯洛赫選民的不二之選。

故此當問到施奈德的投票意向時,她淡然地說:「對我來說,根本不需要選擇,我撐默克爾。」施奈德對政府沒有甚麼不滿,她一家人已經還清借貸,丈夫有一份穩定工作,孩子在唸書,雖然仍要量入為出,但總算安穩。

的確有大多數選民寧願安於現狀,選擇屬穩陣派的默克爾。但對部分選民而言,難民議題和柴油汽車業是今次大選的焦點,左右着他們的投票意向。兩年前,默克爾決定為敘利亞難民開放邊境,令超過百萬名來自中東、非洲等地的難民蜂擁而至。這個決定除了令默克爾贏到光環外,同時使她領導的基民盟支持率大跌,反對開放政策的另類選擇黨(下稱AfD)更乘勢冒起。與此同時,德國車廠爆出廢氣測試集體作弊醜聞,令全球譁然,默克爾亦被指在處理車廠醜聞一事上態度被動。

默克爾為敘利亞難民開放邊境,令超過百萬名來自中東、非洲等地的難民蜂擁而至。(路透社)

  難民政策一度令默爾克的選情蒙上陰影

我希望罪犯會被囚禁,同時希望國家邊境受到監管。這是大部分理智的人所希望的。
施圖爾福特(Peter Stuhlfauth)

2016年的地方選舉中,AfD的支持度急升至19%。而今次聯邦議院選舉的最新民調,亦顯示AfD的支持度有11%,有力首次問鼎9月大選中的議會席位,成為最大反對黨。若形勢到本周日(24日)仍然不變,默克爾很有可能與最大對手舒爾茨(Martin Schulz)繼續合組聯合政府,那麼AfD很有可能領導聯邦議院內的反對派,而最大反對黨在議會內的傳統優勢,包括成為議會預算委員會的主席,左右政府撥款。

同樣住在哈斯洛赫的警察施圖爾福特(Peter Stuhlfauth)不時要處理當地的盜竊案。以他的觀察,大部分的盜賊都是東歐人。他指今年已經有15宗個案,而破案率只有七分一,大多數賊人都只是被警誡了事。他認為這個是開放邊境政策的負面影響,令國外的人混入當地犯案。2015年,他加入AfD,亦成為AfD的當地代表。「我希望罪犯會被囚禁,同時希望國家邊境受到監管。這是大部分理智的人所希望的。」
 
綜觀全國,反難民政策的呼聲集中在德國東部城市。默克爾多次選擇在這些城市舉行競選活動,實行與反對民眾正面「抽擊」。默克爾上月到薩克森州造勢拉票,就遭到大批示威者叫噓及大罵「叛徒」。意想不到的是,在有可能影響選情的情況下,她仍選擇採取堅定強硬的策略,捍衛備受爭議的難民政策,堅定強調不言悔;又直言不會與極左或極右政黨籌組執政聯盟。這個做法估計是向期望國家穩定不變的選民派「定心丸」,強化自己的政見。

默克爾日前在出席競選活動時,有示威者向她投擲蕃茄。(美聯社)

蕃茄散落一地。(網上圖片)

  車廠串謀造假令消費者失去信心 柴油車前景未明

現在我想知道誰會為錯誤負責,我不明白為何是我(消費者)?
維勒奇(Julia Willeke)

德國多間車廠早前被踢爆在排放測試造假,柴油車市場因而大幅下滑。涉嫌合謀串通的五大德國車廠,包括有保時捷(Porsche)(上排左)、大眾(Volkswagen)(上排中)、奧迪(Audi)(上排右)、寶馬(BMW)(下排左)、平治(Mercedes-Benz)(下排右)。(網上圖片)

住在哈斯洛赫的另一名居民,實驗室技術員的維勒奇(Julia Willeke)則仍未決定要投哪個候選人。對她來說,最大的困擾是她的柴油車。德國多間車廠早前被踢爆在排放測試造假,柴油車市場因而大幅下滑,而在多個城市亦面臨禁行危機。作為柴油車使用者,維勒奇指車廠造假醜聞足以動搖到她對政客以及汽車業的信心。「現在我想知道誰會為錯誤負責,我不明白為何是我(消費者)?」她說。

事實上,除了車廠造假醜聞外,全國空氣污染問題都導致柴油車前景暗淡。在斯圖加特和慕尼黑等污染最嚴重的城市,當局面對公眾壓力,已頒令明年起禁行柴油車。雖然總理默克爾早前向國內1500萬名柴油車車主承諾,會盡力阻止禁止柴油車行駛的命令通過。但有法律學者警告,即使默克爾能成功連任,除非她能夠採強硬態度,全面實施禁令,或者確保柴油車全面加配過濾器,否則仍不可能挽回國民的信心。

維勒奇(左)在哈斯洛赫市鎮一間紋身店中紋身。(網上圖片)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