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克龍欲借歐元區改革征服歐洲 如何先馴服「歐洲女王」默克爾?

撰文:麥正賢
出版:更新:

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周二在法國巴黎索邦大學發表有關歐元區改革的重要演講,甚有象徵意義。自今年5月上任至今,馬克龍不只一次表示歐元區以至歐盟都要改革。他宏大的理想藍圖顯示出法國不想再做歐洲老二,而要在改革上擔任領導位置。但歐洲老大哥德國即將可能要組成碎片政府,要應付國內的不滿聲音,有「歐洲女王」之稱的默克爾會願意配合這位年輕總統嗎?

歐盟目前僅有統一貨幣,卻沒一套完整的財政制度,是數年前歐盟身陷金融危機的主因。當年的歐債危機正源於歐盟各國無統一財政政策及預算,放任部分歐元區入不敷支卻隨便舉債,最終債台高築陷入破產邊緣。

歐債危機夢魘未散

當中「歐豬五國」(希臘、愛爾蘭、義大利、西班牙和葡萄牙)引發危機令人印象深刻,希臘更瀕臨被踢出歐元區的邊緣。歐盟最終會因此債務危機而解體的說法甚囂塵上,最終要靠歐洲央行穩住市場,再由各成員國「自掏腰包」,讓央行買入逾1.6萬億歐元的資產,以換取歐豬國緊縮開支改革,才勉強渡過難關。

危機由開始至今已過了近六年,但根本問題仍未解決。馬克龍一直認為讓歐元區各國使用統一貨幣,情況有如「懷孕半路」(half-pregnancy),並未健全,擔心如果歐元區不進行切實改革,帶來更統合的歐洲,歐債危機隨時捲土重來,再次成為全球夢魘。

歐債危機影響下,香港經濟環境轉差,間接令社會輿論傾向保守不派錢。(資料圖片/路透社)

與疑歐派立場相反,這個對歐元區以至整個歐盟的視野,是馬克龍的信念,也是令他當選法國總統的原因。他甫上任,就已將「法國-德國軸心」定為歐元區改革的重心。

馬克龍周二的演說,就是要帶出「一個更加整合的歐洲」,才能通往真正擁有主權之路。這位年輕總統對歐元區前景的構想,包括成立一個財政部、一個歐洲貨幣基金以及一個獨立的財政預算計劃。馬克龍野心之大,由法國國會歐洲事務委員會主管泰拉耶(Sabine Thillaye)的一句說話中表露無遺,「要建立一個歐盟前進黨!」,被指帶有要征服整個歐洲的感覺。

馬克龍的「歐盟前進黨夢」儘管還未有眉目,但卻非說笑。他最終的目的,是在歐盟國家內拉攏認同他理念的政黨,在2019年舉行歐洲議會選舉時,齊聲捍衛歐盟價值,這將成為馬克龍的強大後盾,對抗區內愈益壯大的疑歐派。馬克龍的歐盟夢,似乎要在根本上解決歐盟團結的問題,但他在這方面的重要盟友默克爾又如何看?

馬克龍這次在巴黎的演說,剛好是在德國舉行聯邦議會選舉之後兩天。

馬克龍不滿德國利用歐盟現況達致自身強大,認為德國有責任為歐盟付出更多。(路透社)

德國大選左右歐元區改革

默克爾帶領的基民盟在今次選舉大得票率僅得約三成,雖然保住了最大黨地位,成績卻是二戰後最差。另一邊廂,支持歐元區改革、社民黨(SPD)黨魁舒爾茨卻表明不會與默克爾合組聯合政府。因此默克爾或要找尋對歐盟立場南轅北轍的綠黨(Green Party)及自民黨(FDP)入閣。雖然默克爾未肯放棄,指與社民黨合組內閣的討論仍然開放,但最終若合組成「三色政府」,默克爾如何看也許不再是最重要了。

法國《世界報》引述馬克龍早前說過的一番話:「如果她與自民黨結盟,我死定了。」

為何死定了?自民黨一向反對馬克龍提出的歐盟改革,它表明反對設立歐盟預算,更反對創立歐洲貨幣基金,僅支持要設立歐盟財政部長一職。同時也不要忘記,以疑歐立場起家的極右政黨另類選擇黨(AfD)如今在議會內已成為第三大黨,歐元區改革的前路將變得更崎嶇。

默克爾對成立歐洲貨幣基金組織的改革建議最為支持。(路透社)

成立歐盟預算、財長、基金

馬克龍首先希望成立歐盟預算,他認為:「當沒有一個共同預算用來處理經濟震盪,以及向一些亟需資金的貨幣區內國家投資,一個貨幣區將不能持久運作。」;其次,他計劃設立歐盟財政部和部長,管理歐盟預算;他又希望成立歐洲貨幣基金組織(European Monetary Fund, 簡稱EMF),功能類似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簡稱IMF),向陷於財困歐元區成員國提供國家貸款,並督促進行經濟改革。

德國政要普遍支持成立貨幣基金

默克爾對成立歐洲貨幣基金組織的建議最為支持,德國財政部長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指這是默克爾唯一衷心支持的改革。默克爾說:「它可以使我們更穩定,及容許我們向世界展示我們在歐元區有一切機制應對無法預計的情況。」

至於另外兩點改革,默克爾說:「我不反對歐盟預算,我們也可以討論創立一名歐洲財政部長。」默克爾對成立歐盟預算的想法是,歐元區成員國只需「貢獻少量,而非數千億歐元」,又認為該預算可用作獎勵推行制度改革的成員國。至於歐盟財政部和部長的設立,她則認為該名部長的職責應只是協助成員國提供較大的經濟政策「凝聚力量」(coherence);換言之,她不希望歐盟財政部長歐元區成員國的財政政策有太多干預。

馬克龍提出的歐元區改革須得德國支持,但目前德國政壇尚未明朗,各方對改革意見眾說紛云,落實改革遙遙無期。(視覺中國)

德國財政部發言人蒂森豪森(Friederike von Tiesenhausen)曾在5月引用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Jean-Claude Juncker)的說法,指馬克龍的改革需要更改歐盟主要條約,這牽涉所有歐盟成員國的支持,她直指:「現在這一刻(改革)是不切實際的。」

德國國內的保守派則認為,擔心馬克龍的改革方案全部落實時,會令歐元區發展為「匯款聯盟」(transfer union),德國將淪為受財困卻堅拒改革的國家的提款機;今年5月時德國《明鏡》一篇分析甚至形容馬克龍是德國「昂貴的朋友」。

默克爾(後)普遍支持成立歐洲貨幣基金,馬克龍(前)或應以此作為其改革方向基本盤,再作下一步打算。(路透社)

改革應先易後難

法國一名財政部官員認為,目前改革最大問題是法、德雙方對改革內容例如歐盟預算及財政部長職能還未有共識,因此雙方都無人得知歐盟財長要做什麼。

前法國中央銀行副行長朗多(Jean-Pierre Landau)認為,既然德國政要普遍首先支持成立歐洲貨幣基金,馬克龍應以此作為與德國討論歐盟改革方案的基礎。他補充:「不要忘記國際貨幣基金最終是用中央銀行的資源運作。」

朗多又認為馬克龍應該循序漸進地與德國洽談歐盟改革事宜,認為這會比較有效達致改革。事實上,馬克龍也明白循序漸進改革會令歐元區內其他國家較易接受,他願以分階段形式推行成立歐元區預算,用5至10年時間使預算佔歐盟本地生產總值佔「數個百分點」。歐盟內部一些官員對馬克龍提出的改革不甚樂觀。一名歐盟高級官員指:「我們不期望改革會有即時的推進。」

德國大選結果塵埃落定,默克爾在新一屆政府如何組閣,對歐元區改革有關鍵影響。(美聯社)

全方位了解德國大選2017,立即鍵入【德國大選專頁】

馬克龍或可利用歐洲安全問題作為與德國新政府談判改革的籌碼。(路透社)

事實上,假若維持歐元區現狀,最能維持德國現有利益。例如德國一直致力使歐元維持在低匯率水平,加上國內工資水平平穩,使德國信譽良好的貨品在國際市場長買長有,促進德國對外貿易,達致巨大貿易順差。歐元區內其他較貧弱國家,則因為失去對貨幣匯率的操縱能力,無法令其貨品降價提高貿易額,令它們加入歐元區後依然長期積弱。

而馬克龍內心其實也不滿德國利用歐盟現況達致自身強大,認為德國有責任付出更多,令歐洲變得安全和穩定。他接受路透社訪問時曾說:「我從來沒有指責德國強大的競爭力。但是德國一部分的競爭力是由於歐元區功能失調以及區內其他貧弱經濟體。」他續指:「德國 …… 有一個強大經濟,但它有人口問題,與歐元區內睦鄰有經濟及貿易不平衡(順差)。德國有責任令歐元區邁向它值得前往的未來。」

有分析認為,馬克龍可以利用歐洲安全問題作為與德國新政府談判改革的籌碼。因為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後,多次威脅歐洲大國尤其是德國應負更大責任維持歐洲安全。德國如需在歐洲繼續享有安全的政治環境發展經濟,法國永遠是它必須依賴的戰略夥伴。同時馬克龍必須成功推行國內經濟改革以增強自信,交出亮麗成績單予德國新任總理,獲取對方信任支持歐元區的深度改革。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