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過英國 容克提出新歐盟夢:一個舵手、一種貨幣、一條邊界

撰文:陳奕謙
出版:更新:

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發表年度演說,提出大刀闊斧的改革方案,包括將行政領導人二合為一、更多成員國納入歐元區和神根公約。容克希望在英國退出歐盟的翌日,27國領導人能夠聚首一堂,以全新姿態示人。

如果有一個人最想歐盟成功,那個人可能就是容克(Jean-Claude Juncker)。他在2014年10月獲選為歐盟委員會主席之時說:「歐洲人在失去信心......我們是歐洲的最後機會,要把握了。」

不但有心,而且有力。容克35歲起任盧森堡財長,41歲兼任首相,51歲同時擔任歐元集團主席,曾經有「歐元先生」的綽號。單是這份履歷足以叫人明白為什麼容克卸任首相之後,獲得歐洲議會推舉為歐盟委員會主席。

2014年,容克從巴羅佐(左)手中接過歐盟委員會一職,可謂任重道遠。(路透社)

嚴陣以待 把握改革最後契機

對2014年的歐洲仍然稍有印象的人,肯定會以「燙手山芋」來形容這份工作。那時希臘仍然徘徊在破產邊緣,地中海湧入源源不絕的難民。最終兩個氣球都沒有爆破,始料不及的事情反倒發生在北面:英國在2016年公投離開歐盟,給歐盟引發了另一個存在危機。

脫歐的呼聲雖然在歐洲大陸此起彼落,但荷蘭和法國大選總算平穩渡過德國的默克爾亦勢必第三度連任。容克在鬆一口氣之後,亦是時候開始構思他的改革大計。歐盟當前最大問題在於東、西差異大,融合步伐不一致。要挽救歐盟,今年度的施政諮文是最後機會中的最後機會。因為到了明年九月容克已經是夕陽政府,即使提出改革亦為時已晚。

2017年演說比起2018年的更重要。所以,我打算公布一己構思。
容克向新聞網站Politico說
容克在斯特拉斯堡的歐洲議會大樓發表年度諮文,接受議員質詢。(路透社)

為了一份施政諮文費盡心思,容克四出諮商意見,寫了又改,改了又寫。在9月13日早上,他終於踏進位於法國斯特拉斯堡的歐洲議會大廳,公布他心目中的新歐盟夢。

歐盟現況 容克方案
設有兩個行政首長: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歐洲理事會主席圖斯克 歐盟委員會主席和歐洲理事會主席二合為一,成為強而有力的歐盟領導人
28個成員國中只得19個使用歐元,波蘭、匈牙利、瑞典等沿用一己貨幣 所有成員國都應該加入歐元區,除了曾經公投否決加入的丹麥和瑞典
28個成員國中只得22個加入神根公約,保加利亞、羅馬尼亞等邊境設管制 保加利亞、羅馬尼亞應該加入神根公約,克羅地亞在符合條件後亦可以,只餘下英國、愛爾蘭和塞浦路斯三個島國在外
設有歐洲刑警,協調各國警方打擊跨國罪案 新增兩個統一機關:歐洲情報機構和網絡安全機構

 

其他重點包括:

接納法國總統馬克龍建議,設立歐盟經濟和財政部長協調各國經濟政策,此人同時兼任歐盟委員會副主席及歐元集團主席,但不會制定統一財政預算案;反對馬克龍和默克爾的「多軌歐洲」,堅持歐盟東、西成員國的融合進度要「齊上齊落」;與澳洲和新西蘭商討自由貿易

容克今年四月到訪英國唐寧街與文翠珊商討脫歐安排,報道指二人鬧得不愉快。(路透社)

歐洲「安穩」日子有限 容克望及早改革

至於當前最炒熱的英國脫歐,容克提出在正式生效翌日,即2019年3月30日,27國領導人在羅馬尼亞召開特別峰會,以更加團結的全新姿態示人。他在演說中表示:「我相信你們(英國)很快會後悔。」而這一句不見於歐盟委員會發放的文字稿,相信是容克即席有感而發

從改革幅度來說,雖然容克否定了部分馬克龍的建議,但仍屬大膽和進取。特別是將歐盟委員會和歐洲理事會的領導人二合為一,幅度之大甚至要展開研究,會否涉及修例。而且英國脫歐以來,其他成員國都有質疑歐盟的右翼聲音,容克此際提出反而要在貨幣、邊境等方面進一步融合,肯定會惹來疑歐派的反彈。美國右派媒體霍士新聞很快已經發表評論文章,形容歐盟想進一步集權中央。

容克不會不知道這一點。他提出的新行政領導人和財相兼副相,相信是想將歐盟大權掌握在兩個人物手上,方便推動融合改革。而且在演說之中,容克多次提及要把握時機,顯然因為歐洲一輪大選才剛過去,未來一段日子的歐洲是由馬克龍、默克爾、呂特等挺歐派執政,他想趁政壇再現變數之前、在右翼可能會上台執政之前,完成歐盟這次的大手術。

法國總統馬克龍支持歐盟,但主張大刀闆斧改革,並獲得默克爾的信任「去馬」。(路透社)
當前我們有時機之窗,但它不會永遠打開。
歐盟委員會主席容克

容克說得沒錯。他的改革方案肯定會得到馬克龍和默克爾支持,「齊上齊落」的主張亦有望討好東歐各國政府。在四個月後,他將會就設立歐盟財長一事提出具體方案,容克能否帶領歐盟揚帆出海,很快會有分曉。

專頁重溫:【羅馬條約60周年】歐洲一體由經濟開始 政治融合問題反生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