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瞭望台】安倍提前大選玩火自焚? 小池百合子強勢進軍全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9月25日宣布,提前一年在10月22日舉行眾議院大選。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同日成立「希望之黨」,顯然是與執政自民黨打對台。日本政壇近期刮起「小池旋風」──在過去一年多,小池先是勝出東京都知事選舉,繼而帶領「都民第一會」拿下東京都議會,為沉悶的政壇注入新動力。

一般相信希望之黨難以在今次大選中取代地方基礎雄厚的自民黨,但假如表現理想,加上小池在東京累積的「人氣」,有朝一日改朝換代並非天方夜譚。

安倍晉三解散眾議院後,日本政壇出現近年罕見的大洗牌。最大在野黨民進黨(前身是民主黨)黨首前原誠司提議兩黨「匯合」──民進黨不推舉候選人參加大選,它的黨員改用希望之黨候選人身份參選,目的是要「結束安倍政權」。小池9月29日與前原會晤後同意合作,但表明希望之黨會嚴格甄選民進黨的候選人,不會「照單全收」。民進黨內並非一致支持「轉會」,前內閣官房長官枝野幸男10月2日宣布籌組「立憲民主黨」,與無法加入希望之黨的黨員「一同奮鬥」。

前原誠司與小池合作,爭取「結束安倍政權」。(視覺中國)

除了民進黨,希望之黨還與國會第三大在野勢力「日本維新會」達成協調選戰的共識,雙方不會同時派人在東京和大阪出選,避免分薄選票。過去曾經「造王」的小澤一郎領導的自由黨亦積極考慮與希望之黨匯合。小池明言,成為國會第二大黨並不足夠,目標理應是取代自民黨。

希望之黨10月4日公佈的政綱亦與自民黨針鋒相對。小池提出凍結消費稅增稅、在2030年實現「零核電」,與「安倍經濟學」打對台。小池同時主張進行「不優待友人的管制改革」,顯然是諷刺捲入加計學園醜聞的安倍。不過,在修改《和平憲法》及安全保障相關法則方面,希望之黨和自民黨立場相近。

共同社9月30日與10月1日進行的民調顯示,與一周前相比,安倍內閣支持率下跌了4.4個百分點,跌至40.6%,不支持率達46.2%。不過,較多數受訪者(45.9%)仍視安倍為下屆首相較理想人選,選擇小池的佔33%。此外,擬將比例代表選票(日本國會選舉小選區與比例代表並立)投給自民黨的受訪者佔24.1%,擬投給希望之黨的佔14.8%。

安倍晉三形容今次解散眾議院是「國難突破解散」,旨在應對人口老化及朝鮮核危機等迫切問題,他聲稱,他希望在2019年10月把消費稅率由目前的8%調升至10%,為教育及安老服務提供更多資金。由於他改變了原先在2020年達致財政平衡的承諾,因此希望尋求選民授權。他同時強調朝鮮核危機迫在眉睫,希望通過大選取得國民信任。

安倍聲稱,解散眾議院旨在應對人口老化及朝鮮核危機。(視覺中國)

美國天普大學(日本分校)政治學副教授布朗(James D.J. Brown)接受《香港01》訪問時質疑,「國難突破」看似堂而皇之,但不是安倍解散國會的真正原因。他解釋,安倍年初以來捲入任人唯親等指控,導致民望急挫,8月改組內閣以來,支持率好不容易才重返50%水平。民進黨陷入內亂、小池百合子準備不足,皆令安倍認為提前大選有利自民黨選情,維護自己的執政地位。

相比顢頇無能的民進黨,「小池旋風」確有令安倍晉三如坐針氈理由──在去年東京都知事選舉中,自民黨支持的候選人增田寬也敗給小池,為安倍敲響警號;今年6月初,小池甚至宣布退出自民黨,另組都民第一會,並在一個月後的東京都議會選舉中大勝。

小池先後勝出東京都知事及都議會兩場選舉,氣勢強勁。(視覺中國)

安倍並未小看小池的政治影響力,但小池的政治魄力與行動能力多少超出他的預期。就在安倍宣布解散國會的同一天,小池出人意表地成立希望之黨並擔任黨魁,表明要「引領日本未來」。自民黨籍的內閣府副大臣福田峰之,以及曾在民主黨政府出任環境大臣的細野豪志倒戈,突顯「小池旋風」氣勢有增無減。外界對這場大選的定調,也由「對安倍施政的公投」轉為「安倍與小池的對決」。

清廉敢言 獲選民認同

共同社較早時的民調顯示,31.7%受訪者表示有支持的政黨,67.3%沒有,值得注意的是在東京都議會選舉中,約72%自稱沒有支持政黨的選民最終支持都民第一會。換言之,都民第一會的基本盤是不滿政治現狀,尤其是自民黨的選民。安倍提前解散眾議會,會否像英國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一樣引火自焚?假如自民黨喪失原先三分之二議席優勢,即使維持最大黨地位,安倍的相位亦難穩固。

小池何以能夠在佔全國人口約四分之一的東京都及周邊地區氣勢如虹?天普大學學者布朗認為,小池具備大部分日本政客欠缺的魅力,而且迄今並未捲入貪污及特殊利益等醜聞。日本國際基督教大學政治與國際關係研究高級副教授納吉(Stephen R. Nagy)則分析,小池給人敢言和坦率的印象,例如她勇於批評2020年東京奧運超支,便獲得不少選民讚賞,這與玩忽職守的前知事瑕瑜互見。

橋下徹曾成功把地區人氣幅射至全國,可惜後勁不繼。(Getty Images)

《澳洲財經評論》資深評論員厄爾(Greg Earl)自2005年起關注小池,後者受時任首相小泉純一郎指派,以「美女刺客」身份在東京都第10區當選眾議員。厄爾接受《香港01》訪問時形容,小池不是典型的自民黨政客,「她懂得回應民情,在東京擁有很多中產階級支持者……她在都議會選舉中提升選民的參與率,反映她能夠令民眾更關心政策。」

小池目前最大的考驗是,如何把在東京都的人氣輻射至全國。在這方面,她的表現似乎較前大阪府知事橋下徹更勝一籌。橋下徹2010年創立地方政黨大阪維新會,並在翌年的大阪府議會選舉中獲得過半議席。2012年,橋下徹以大阪維新會為基礎,創立「日本維新會」,並在年底的眾議院大選中,成為國會第三大在野黨。然而好景不常,橋下徹在國家政治舞台接連受挫,如今已淡出政圈。

布朗教授認為,橋下徹和小池都是具有民族主義色彩的民粹主義者,希望終結自民黨的壟斷。然而,兩人的作風截然不同──橋下徹多次發表極端言論,小池則謹慎得多,「她知道假如嚇怕主流選民,便不能取得全國性勝利,她將尋求向選民展現一個溫和可靠的政黨……沒有人真心想過由橋下徹出任首相,小池卻不是這樣。」整體而言,小池百合子具備穩健政客的性格特質和從政本錢,包括清廉、坦率、溫和,又擁有自己的根據地。

「(我們)希望實現全新的政治,構建沒有羈絆的政治和大膽的改革……(希望之黨)集中了共同抱有危機感的夥伴,將是一個燃起寬容改革精神的保守新黨。」小池9月27日在記者會中發表這番豪言壯語,然而,這個全新的政黨畢竟面對多個難以克服的障礙,如想在下月大選挑戰安倍的執政地位,似乎不切實際。

障礙重重 變天不易

首先,小池的親信若狹勝較早前表明,原定最遲12月把都民第一會升格為全國性的「日本第一會」。從他的口吻可以推斷,組黨大業正有序進行。安倍突然解散眾議院,並在不足一個月之內舉行投票,打亂了小池的部署。布朗指出,小池希望仿效法國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領導的共和前進黨擢用大批政壇新人,但是選拔、訓練及提名人才均需要時間,這些複雜程序很難在短時間內完成。

準備時間不足,可能是希望之黨的致命傷。(視覺中國)

第二是自民黨的選舉機器強大,自1995年起,它幾乎無間斷執政,參加全國性選舉的經驗豐富,希望之黨目前很難與它競爭。

第三是當前形勢與民主黨在2009年面臨的有利局面相去甚遠。當年由於自民黨太過差勁,求變心切的選民只好讓民主黨上台執政,但後者最終亦因為表現拙劣而遭選民唾棄,至今無法翻身。安倍2012年重掌政權以來的表現不俗,例如經濟已經連續六季錄得擴張,資本投資及企業盈利亦有所上升。縱使安倍本人身陷醜聞,選民未必願意放棄經驗豐富的自民黨。

第四是公明黨的取態。公明黨是執政聯盟成員,卻在7月的東京都議會選舉協助都民第一會。納吉認為,小池的勝利很大程度歸功於公明黨,如今小池組黨參加大選,「某程度上,他們(公明黨)覺得被背叛,因為她(小池)不再專注於參與地方(東京都)政治。」大選舉行在即,公明黨會如何處理與希望之黨的關係,頗受外界關注。

選民支持自民黨,可能只是因為沒有其他選擇。(Getty Images)

希望之黨面對不少限制,但它在未來是否毫無執政機會呢?布朗認為,從2009年自民黨失去政權及安倍民望急挫兩個事例可見,選民並非毫無保留地擁護自民黨,只是現時沒有真正可供選擇的另一政黨,選民唯有勉為其難支持自民黨,「對希望之黨而言,10月22日大選可能是太早了,但只要在今次選戰中,成功證明他們是一個準備執政的政黨,他們仍然可能從自民黨手中奪得相當數量的議席。」

小池表示自己不會參加本屆大選──這是明智的一步,一來防止因中途辭任東京都知事,無法完成任期而失信於選民,二來亦可避免一旦在大選落敗,須要承擔過多責任。這也說明她視月底的大選為自己從地方走向國家政治舞台的起步點。當然,政治一日都嫌長,小池投下重磅政治炸彈,刺激在野勢力重組,在野黨「共主」這個誘惑會否令她失去方寸?10月的日本政局變幻莫測。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敬請讀者留意。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