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俄門好戲在後頭 馬納福特只是煙幕 借特朗普團隊二打六釣大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特朗普前競選經理馬納福特及副手被獨立檢察組控告稅務詐騙、洗黑錢等十多項罪名。美國白宮理直氣壯反駁,這全然與特朗普個人以至其總統競選活動無關。

不過獨立檢察官米勒在同日投下另一枚震撼彈──公開特朗普競選團隊前外交顧問帕帕佐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的認罪協議。他承認為特朗普助選期間,多次與俄羅斯政府相關人員接觸,提供特朗普團隊通俄的有力證據。

俄羅斯教授克洛維斯曾與特朗與競選團隊前外交顧問帕帕佐普洛斯(圖)會面。早前帕帕佐普洛斯已認罪,稱曾向聯邦調查局作假口供。(Twitter圖片)

   誰是帕帕佐普洛斯?

30歲的帕帕佐普洛斯在2016年3月,加入特朗普競選總統團隊擔任外交顧問。根據認罪協議披露,他接下這工作後,隨即被一名俄羅斯教授聯絡上。

翌月,帕帕佐普洛斯與該名教授在英國倫敦一間酒店會面,期間教授聲稱剛在莫斯科與多名俄羅斯高級官員會面,得悉俄方已掌握數以千計、含有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醜聞的電郵。

帕帕佐普洛斯隨即向競選團隊上司通報此事,同時積極與俄羅斯一方的人員保持聯絡。當中帕帕佐普洛斯曾向上司透露,自己正與相信是普京親戚的女子會面,試圖安排特朗普與俄羅斯高層官員、甚至總統普京會面。

俄羅斯國營智庫組織Russian International Affairs Council總監季莫費夫(Ivan Timofeev)8月接受當地傳媒訪問時承認,帕帕佐普洛斯曾在2016年春天接觸他,表明希望讓特朗普或團隊其他成員前往俄羅斯,與當局會面商討美俄關係。有關會面在雙方各自反對下,最終沒有舉行。

庫什納被發現與米爾納有商業合作,有分析質疑俄羅斯政府或正以金錢收買在美國的影響力。(路透社)

   白宮、競選團隊急撇清

聯邦調查局(FBI)最先在今年1月27日找上帕帕佐普洛斯,當時他確切表明,與俄羅斯教授的會面是在加入特朗普團隊前發生,企圖隱瞞特朗普團隊與俄羅斯之間的關係。當局調查其證供後發現與事實有出入,最終在7月拘捕他。意味這數個月以來,帕帕佐普洛斯一直暗中協助米勒的獨立調查,成為控方有力的污點證人。

美國《政治新聞》(Politico)報道,帕帕佐普洛斯認罪的消息震撼整個白宮,多名白宮官員及競選活動助理均對這名低級顧問毫無印象,需要臨急尋回有關他的所有電郵了解。特朗普競選團隊前顧問博格(Gloria Borger)向美國有線新聞(CNN)明言,帕帕佐普洛斯在競選團隊「只是無關痛癢的人」(He was a zero. A non-event.)。

白宮方面同樣急忙撇清,發言人桑德斯周一召開記者會稱,帕帕佐普洛斯在團隊的角色為義務性質,影響力非常有限。

帕帕佐普洛斯企圖有所行動,但並沒有帶來任何結果。一方面反映他在競選團隊的重要性不高,同時反映他在團隊的協調角色有限。
白宮發言人桑德斯

獨立檢察官米勒(圖)主領通俄事件調查,他稱是次調查用上5個多月時間便取得重要調查進展,較過往同類調查平均需時17個月快。(路透社)

   米勒的策略與算計

儘管白宮努力與帕帕佐普洛斯劃清界線,但他的落網明顯為特朗普政府帶來深遠影響。《華爾街日報》的分析認為,米勒留待起訴馬納福特及副手歷克蓋茨(Rick Gates)的同一天,才公開帕帕佐普洛斯在10月5日達成的認罪協議,相信是不希望調查的首個重要進展,顯得與特朗普團隊通俄一事完全無關。

美國加州大學法律教授哈森(Richard Hasen)指出,米勒同時想顯示自己有能力在不知不覺間,令相關人士「變節」成為污點證人,從中協助控方的檢控工作。《Politico》引述的另一名美國法律專家塞爾頓保(Peter Zeidenberg)甚至認為,帕帕佐普洛斯將會成為其他競選團隊成員和顧問落網的關鍵。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