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首用特赦權 與前任做法大不同 疑為「通俄門」特赦試水溫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總統特朗普周五(25日)晚上宣佈特赦前亞里桑那州警長阿爾帕約(Joe Arpaio),引起外界批評他支持種族歧視之餘,為何在此節骨眼上冒險引來種種猜測。

有分析指,特朗普或是為將來在通俄調查中運用特赦令鋪路。

前亞里桑那州警長阿爾帕約(左)與特朗普立場一致,曾在總統大選中為特朗普站台。(VCG)

被拉美裔囚犯稱為「希特拉」的阿爾帕約以手段強硬見稱,專門針對拉美裔移民,將他們運往「集中營」之稱的帳篷城,並以非人道手段對待。這名被視為種族主義代表的警長,終在2011年被聯邦區域法院要求停止針對拉美裔,但他一度無視法院命令,最終被聯邦檢察官判其藐視法庭,面臨最高6個月的判刑。

特朗普將總統特赦權的處女作獻給了阿爾帕約,有前白宮官員表示,此舉等同藐視憲法。但在通俄調查特別檢察官米勒(Robert S. Mueller III)在特朗普競選總統期間涉嫌與俄羅斯政府勾結一事窮追猛打下,特朗普想以阿爾帕約測試權力底線,並「放風」予受壓人士。

《華盛頓郵報》報道,特朗普選擇特赦前,曾向司法部長塞申斯(Jeff Sessions)提出希望撤回訴訟,後因被指此舉「不恰當」才放棄。今次特赦被指干預司法獨立,誓必成為特朗普總統生涯中的污點之一。

消息指通俄調查特別檢察官米勒已拉攏特朗普第邊人協助調查,令特朗普急於以今次特赦令傳話。(VCG)

   為通俄調查鋪路 打擊法治亦在所不辭

美國憲法規定,總統有權特赦犯下任何聯邦罪的罪犯,但不包括總統彈劾,換言之特朗普亦有權在通俄調查中特赦任何人甚至他本人。雖然美國史上未曾有總統特赦自己,但在1866年的單方面嘉蘭案(Ex Parte Garland)中,最高法院裁定總統可以「無限制」的權力,在起訴前、期間、或之後特赦任何人。

話雖如此,即使特赦「自己人」完全合乎憲法,但濫用特赦權會增加彈劾風險,過往也鮮有總統在自己第一個任期之內特赦較具爭議的罪犯。所以特朗普在自己上任7個月之後,即特赦一個沒有對公眾有任何利益,也並非彰顯公義的罪犯,情況尤其罕見。前總統福特(Gerald Ford)為了團結當時極度撕裂的社會,上任後即宣布特赦身陷「水門醜聞」而辭職的尼克遜(Richard Nixon)。福特的做法當時引起社會熱烈討論,也為了這決定付上了代價,選民未有讓他連任總統。

對於有濫用特赦權力之嫌的總統,選民可以用腳投票。這也是為何前人都習慣在任期最後的一段日子才頒布高調特赦令,赦免同僚或支持者。前總統老布殊便是在1992年即將離任時,才宣布特赦時任國防部長溫伯格(Caspar Weinberger)對伊朗出售武器一案。而克林頓亦是在臨近離開白宮的2001年簽署涉嫌欺詐及逃稅的民主黨金主里奇(Marc Rich)的特赦令。但特朗普卻選擇在上任不足一年便宣布特赦支持者。

再說,特朗普今次特赦並非循正常程序處理。正常來說,應是司法部轄下的特赦檢察官經過長時間的周詳考慮後,再向總統提出特赦建議,一般來說整個過程長達5年。部門指引亦列明是為了「為特赦請願人提供一段時間,足以證明他有能力度過負責任、有生產力及守法的生活。」

   一個月前已放風 指自己有特赦全權

特朗普在一個月前已經在他的Twitter放風,發帖指「所有人都同意美國總統有全面的權力作特赦」--但無人願意相信,這位美國總統竟敢特赦一名直接違反聯邦法院命令的警長,無疑是對美國法治精神打了一支毒針。

「特朗普執行特赦,不是因為不公義或公眾利益。」曾在奧巴馬政府擔任白顧問的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巴爾(Bob Bauer)撰文道,又指:「特朗普妨礙刑事司法程序,就為在政治了上得分,而且他相信『全面的特赦權力』賦予了他今次行動所需的一切,而他只需用最形式化和空洞的理由去解釋。」

巴爾所指的政治理由,正正是指通俄調查。數星期以來,白宮內部一直傳出消息指在通俄檢察官米勒已經拉攏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與競選團隊前主席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為調查特朗普通俄一事提供協助。二人歸邊對特朗普顯然是一個極大的威脅,不少分析指出,特朗普利用今次特赦向二人隱晦地表示:「堅持着,我會為任何受壓而要對抗我的人做一樣的事。」

周五時與白宮前首席策略師班農關係深切的白宮顧問戈卡(圖)亦告離職。(VCG)

   時間點可疑 或為安撫極右勢力

在喬治布殊政府擔任白宮倫理事務律師的賓達(Richard Painter),質疑選擇在這個時點頒令亦相當可疑。

周五時與白宮前首席策略師班農關係深切的白宮顧問戈卡(Sebastian Gorka)亦告離職,但未有提及原因,但白宮方面暗示是解僱。值得一提的是,戈卡與班農不約而同地在提及會在離職後繼續為特朗普效力,而且二人均與國安顧問麥克馬斯特(H. R. McMaster)傳出不和,分析指兩人離職疑與白宮清洗極右份子有關。

賓達亦提及特赦令在戈卡離去的同日頒布:「(今次特赦)完全是為了政治目的,這與解僱戈卡在同一日發生。問題在於執着於種族至上主義的『極右份子』,(解僱戈卡後)需要引開他們的注意力,所以便拋出特赦阿爾帕約作攙和。但這顯然不恰當。」

(綜合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