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俄門三將中箭揭序幕 檢察官下一步會否命中總統特朗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司法部獨立檢察官米勒在星期一(10月30日)起訴三人,全是總統特朗普的前助手。

全美上下均在觀望,特朗普本人會否有一天亦被起訴。

通俄調查獨立檢察官米勒(Robert Mueller)起訴的三人檔案:

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

68歲特朗普前競選主任12項罪名,包括洗黑錢、曾為烏克蘭政府非正式情報員不認罪

馬納福特(左)周一(10月31日)到FBI總部報到,但他不承認控罪。(路透社)

歷克蓋茨(Rick Gates)

45歲特朗普前競選副主任12項罪名,包括洗黑錢、曾為烏克蘭政府非正式情報員不認罪

歷克蓋茨與馬納福特合作多年,同樣游走於政客之間。(路透社)

帕帕佐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

30歲特朗普前外交顧問向聯邦調查局(FBI)作假口供認罪

三人之中,只有罪名最輕的帕帕佐普洛斯經已認罪,馬納福特和他的生意拍檔歷克蓋茨均否認控罪。

馬納福特及歷克蓋茨星期一上庭,他們獲批准保釋。(路透社)

收受亞努科維奇匯款 馬納福特千萬美元保釋

在這次被稱為「通俄第一滴血」的檢控中,馬納福特「中箭」毫不讓人意外。他是在去年3月以無償顧問身分,加入特朗普競選團隊,到6月獲晉升為競選主任。但他被揭發曾經收過來自前烏克蘭總統亞努科維奇的匯款,加上亞努科維奇以親俄聞名,令馬納福特被美國傳媒窮追猛打。僅兩個月後,已遭特朗普革職。

在今年7月,米勒的調查團隊取得搜查令,進入馬納福特位於北維珍尼亞的家搜索,帶走稅單及外國銀行紀錄等重要文件。大概可以說,當時馬納福特的下場已經呼之欲出。

至於歷克蓋茨,他是馬納福特多年的生意夥伴,同樣為政客出謀獻策。去年烏克蘭風波之時,歷克蓋茨亦被指曾試圖影響《紐約時報》、《華爾街日報》及《美聯社》,為亞努科維奇建立正面形象,亦曾安排烏克蘭高官與美國參眾兩院議員會面。

在本周一(30日)米勒即將公布檢控之時,馬納福特和生意夥伴歷克蓋茨現身FBI總部報到,引起報道指他們自首。檢察官起訴他們是烏克蘭政府非正式情報員以及洗黑錢等罪名,最高可判處80年刑期,惟《紐約時報》估計,此案如罪成料刑期約為20年。二人獲准無抵押保釋,歷克蓋茨的保釋金為500萬美元,馬納福特更高達1000萬美元,並須禁足在家。

馬納福特星期一現身FBI總部,一度引起媒體揣測他是否自首。(路透社)

特朗普助選團外交顧問認罪 曾就通俄作假口供 

一個比較叫人意外的檢控是帕帕佐普洛斯,甚至可以說在本周一之前,美國社會不多人知道他。這名1987年出生的年輕人在美國大學畢業後,遠赴英國倫敦進修政策碩士。在共和黨初選之時,帕帕佐普洛斯加入卡森(Ben Carson)的競選團隊,後來改到特朗普陣營,成為外交顧問。

檢察書指出,帕帕佐普洛斯大約在2016年3月14日前赴意大利,與一名來自倫敦的大學教授會面。更重要的是,這名教授與俄羅斯政府有聯繫,並介紹了一名俄羅斯女士給他認識。僅在半個月之後,當帕帕佐普洛斯出席特朗普競選團隊的國家安全會議時,即向在座眾人明言他有人脈,可以安排特朗普與普京見面。

與俄羅斯人見面當然不是犯法。但在今年一月,帕帕佐普洛斯接受FBI探員問話時卻說謊,表示與倫敦教授和俄羅斯女士見面之時,他尚未加入特朗普助選團,亦將與俄羅斯政府的聯繫輕描淡寫。所以他最終被控向FBI作假口供,而他亦經已認罪。

去年3月31日,帕帕佐普洛斯(左三)曾參加特朗普競選團隊的安全會議,提出可安排與普京會面。(路透社)

美媒:勿太快指斥特朗普

在檢察書公布之後,美國輿論大概分為兩類。第一類可以稱之為「勿枉派」,例如《彭博社》的社論標題為〈不要過早給特朗普下定論〉,指出目前三人被起訴,全部都不足以說明特朗普私通俄羅斯政府。《華爾街日報》的社論亦指出,如果馬納福特可以指證特朗普通俄的話,FBI應該會在起訴前已經說服他為污點證人,換取內幕資料,但最後卻非這樣。

特朗普本人的說法亦相似。

對不起,那是多年前的事,那時馬納福特尚未加入特朗普競選辦。又為什麼不關注出術的希拉里和民主黨?......而且,我沒有通俄!
美國總統特朗普

另一類意見對特朗普卻不留情面,例如《華盛頓郵報》批評特朗普的回應不得體,應該指出檢察書中的私通行為不要得,並肯定檢察官米勒的工作。《紐約時報》的社論以〈白宮害怕了沒有?〉為題,認為特朗普任用馬納福特之時不會不知道此人背景複雜。

特朗普沒有見記者回應檢控,只透過白宮發言人及在Twitter上撇清關係。(路透社)

學者:檢察官打響頭炮

報章各有立場,看法分成兩派並不出奇。最值得人關心的始終是:特朗普會否亦「中箭」?

布魯金斯學會的威特斯(Benjamin Wittes)指出,帕帕佐普洛斯的認罪,顯示特朗普競選團隊一直對通俄知情,甚至團隊中有人在積極與普京一方建立關係。

米勒的第一炮充份展示了力量。他有一名競選團隊中人與他合作,能證明與俄羅斯的來往。
布魯金斯學會的威特斯

不過從馬納福特、歷克蓋茨和帕帕佐普洛斯的起訴書來看,哈佛大學的法律教授費爾德曼(Noah Feldman)認為案情錯綜複雜,甚至涉及洗黑錢。他肯定米勒團隊有足夠的專家可以逐一拆解,撥開迷霧,但他同時認為,當案件愈涉及枝節、愈技術性的時候,特朗普愈容易繼續對外聲稱:與我無關。

通俄必讀文章:

(綜合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