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瞭望台】「通俄門」調查愈挖愈深 特朗普恐釀憲政危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困擾美國總統特朗普多時的「通俄門」醜聞10月30日出現突破性進展,調查案件的獨立檢察官米勒決定起訴特朗普競選團隊三名要員,包括前競選經理馬納福特及前外交顧問帕帕佐普洛斯。各界注視同樣捲入醜聞的特朗普女婿庫什納、兒子小特朗普、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等人是否也會面臨起訴。面對這場政治危機,特朗普進退失據,有傳他可能會特赦疑犯,甚至辭退米勒,假如他真的走到這一步,恐怕會釀成憲政危機。

米勒(Robert Mueller)領導的調查委員會公布了首批檢控名單,包括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及其生意夥伴蓋茨(Richard Gates),兩人同樣被控以12項罪名,包括合謀損害美國利益、洗黑錢、稅務詐騙、未有申報為外國工作,以及未有申報持有外國銀行戶口。

68歲的馬納福特去年3月加入特朗普競選團隊,無償出任顧問,6月晉升為競選經理。然而,由於被揭發收受來自立場親俄的烏克蘭前總統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匯款,兩個月後遭到革職。起訴書稱,馬納福特曾效力亞努科維奇領導的政黨,但他在收取報酬後,並未向美國國家稅務局(IRS)申報,單在2006年至2016年間,清洗超過1,800萬美元,主要用在美化家居、購買汽車及衣物等事項上。45歲的蓋茨則被控在沒有作出登記下,長期為烏克蘭政府進行遊說活動。調查委員會上周一宣布起訴兩人後,他們隨即向聯邦調查局投案,但否認全部控罪。兩人已交出旅遊證件,並須接受軟禁。

特朗普在越南出席APEC峰會期間,與普京交談。兩人未如外界預期般舉行正式會晤。(美聯社)

就在馬納福特和蓋茨被起訴當日,米勒投下另一枚震撼彈——公開特朗普競選團隊前外交顧問帕帕佐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的認罪協議。年僅30歲的帕帕佐普洛斯承認在去年3月,多次與一名在英國倫敦任教的教授會面,對方聲稱俄羅斯掌握「數千封」有關民主黨總統候選人希拉里(Hillary Clinton)醜聞的電郵。在其中一次會面期間,該教授向帕帕佐普洛斯介紹一名女子,聲稱她是俄國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的姪女。

前外交顧問轉污點證人

《紐約時報》報道,與帕帕佐普洛斯見面的男子名為米夫薩德(Joseph Mifsud),後者在網上簡歷上自稱為倫敦外交學院主任。報道指,在2014年以前,該學院是東英吉利大學的附屬機構,其後改為隸屬蘇格蘭的斯特靈大學。倫敦國際法實踐中心的網站則介紹,米夫薩德的職位是「國際戰略發展主任」,但網站沒有列出他受過何種學術訓練,以及擁有什麼學位。另外,《華盛頓郵報》報道,米夫薩德形容自己只是學者,與俄國政府完全沒有聯繫,但奇怪的是,他聲稱去年曾與普京進行私人會晤。

對於這位來歷不明的學者,特朗普競選團隊態度似乎相當積極——帕帕佐普洛斯與對方見面後,向競選團隊官員發電郵,形容上述會面的目的是安排競選團隊成員與俄國領導層會晤,「討論在特朗普總統治下的美俄關係」。團隊「監督人」(supervisor)收到電郵後,稱讚帕帕佐普洛斯「做得好」(great work)。

帕帕佐普洛斯後來得知該名女子與普京沒有親屬關係,但依然繼續尋求與莫斯科一名據稱與俄國外交部有聯繫的人士接洽,希望安排特朗普與普京會晤。競選團隊雖然對帕帕佐普洛斯積極與俄國接洽感到躊躇,但並未明確表示反對。最終還是由現任司法部長、時任特朗普競選團國安顧問的塞申斯(Jeff Sessions)否決了安排特朗普與普京見面的計劃。帕帕佐普洛斯今年1月底向FBI供稱,他在加入特朗普競選團隊之前,與俄方人員接觸,但當局調查後發現證供與事實不符。他最終在7月被捕,承認向當局作假證供。

單憑目前的文件來看,馬納福特和蓋茨所涉罪行與特朗普團隊似乎沒有直接關係,但帕帕佐普洛斯轉為污點證人,承認與俄方人員會晤,則成為團隊通俄的最直接證據,對整個調查意義重大。對於這枚重磅炸彈,白宮發言人桑德斯(Sarah Sanders)企圖撇清關係,「那(外交顧問)只是一個義務性職位,(他)並未以正式名銜代表競選團隊做過任何事。」但事實是,競選團隊去年曾發布相片,顯示帕帕佐普洛斯在3月31日出席安全會議,反映他不是一個可有可無的小角色。

「現時有一項大規模的調查,本案只是其中一部分。」米勒團隊其中一名檢察官較早前這樣形容「通俄門」調查。特朗普團隊有不少要人涉嫌私通俄國,例如弗林(Michael Flynn)出任國家安全顧問前,曾與俄國外交人員秘密接觸,違反了平民不得接觸外交機密的法律,他上任24日便掛冠下台,至今未被起訴;小特朗普(Donald Trump Jr.)和庫什納(Jared Kushner)則被媒體揭發曾與一名俄國女律師會晤,通俄嫌疑絕不比已遭起訴的三人為輕。

調查手法充滿計算

弗林、小特朗普及庫什納不在首批起訴名單之內,米勒究竟葫蘆裏賣什麼藥?紐約州立大學奧爾巴尼分校政治學教授米羅夫(Bruce Miroff)接受《香港01》訪問時認為,米勒正逐步深入調查,不排除其他人也會受到牽連,「米勒尋求向那些已經落網的人『套料』,要求他們提供對(競選團隊)高層人員不利的證據。」

賓夕法尼亞州立大學政治系高級講師梅傑(Mark Major)接受《香港01》訪問時則稱,帕帕佐普洛斯早在數月前已經被捕,只是由於職位低微,有關消息並未引起媒體廣泛報道,「在不久的將來,我預期米勒會要求弗林、小特朗普和庫什納等高級顧問自首。」

米勒在2001年至2013年期間長期擔任FBI局長,是美國其中一位經驗最豐富、最受敬重的檢察官,他調查今次「通俄門」醜聞的手法可謂充滿計算——帕帕佐普洛斯7月被捕,10月5日才與當局達成認罪協議,米勒其後按兵不動,直至起訴馬納福特和蓋茨當日,才一併公開帕帕佐普洛斯的認罪協議。米勒的盤算清楚不過,就是誘使馬納福特、蓋茨,以及其他潛在涉案者從實招來,透過與調查人員達成認罪協議,換取將來減刑。假如米勒如意算盤打得響,未來一段日子可能還有更多不利競選團隊的證據曝光。

特朗普曾在Twitter發佈照片,顯示帕帕佐普洛斯(左三)出席其競選團隊安全會議,可見他並非小角色。(美聯社)

事態發展至今,各界除了關注弗林等人的前景,還密切注視特朗普的取態,畢竟他才是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的最大受益人。就在馬納福特、蓋茨和帕帕佐普洛斯被起訴後,特朗普頻頻在twitter為競選團隊辯解,「抱歉,這是馬納福特加入團隊前的陳年舊事(指洗黑錢等控罪),為什麼不把焦點放在奸詐的希拉里和民主黨身上?……很少人認識這位名叫喬治(帕帕佐普洛斯)的年輕低級義工,他已被證實是大話精。」

倘炒米勒 如自認有罪

今年5月,特朗普辭退當時的FBI局長科米(James Comey),輿論早就質疑他旨在干預「通俄門」調查,像前總統尼克遜(Richard Nixon)當年處理「水門事件」一樣,妨礙司法公正。特朗普會否重施故技,向米勒開刀?米羅夫認為,如果他真的辭退米勒,變相承認自己有罪,勢必引發一場憲政危機,「最少在這個時候,他未必會採取這麼極端的手法,但另一方面,他經常衝動行事,可能會做出任何謹慎顧問都不會建議做的事。」

時尚及政治雜誌《名利場》上周三(11月1日)報道,面對這場關乎個人以至整個競選團隊誠信的巨大考驗,特朗普似乎方寸大亂。例如,他不滿庫什納早前建議辭退弗林和科米,促使特朗普任命米勒擔任特別檢察官,最終引火自焚。美國名嘴凱勒(Garrison Keillor)甚至披露,特朗普曾在上周一致電他,像嬰兒般哭鬧,懇求對方支持。

「通俄門」調查進入新階段後,將對美國政壇,特別是特朗普施政造成何種影響?毫無疑問,這要視乎米勒能夠挖多深,包括能否從馬納福特、蓋茨,以及帕帕佐普洛斯等人身上套取更多證據。至於特朗普會否引發憲政危機,如果他處事有分寸,或許可以避免,但參考他執政以來粗疏的表現,外界對他怎會有過高期望?

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敬請讀者留意。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