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時恐襲】為何是布魯塞爾? 「外交之都」恐怖主義早植根

撰文:毛詠琪
出版:更新:

比利時位於歐洲的中心,為歐盟、北約、眾多國際組織及企業的聚集地,多年來受到伊斯蘭教激進分子問題困擾,自ISIS崛起,數以百計的比利時籍穆斯林到敘利亞及伊拉克參與「聖戰」或接受軍事訓練,而且在當地早已建立龐大網絡,恐怖威脅一直存在。

比利時警方大舉搜捕恐怖分子,氣氛緊張。(美聯社)

除了今次遭受連環襲擊的首都布魯塞爾,西南部市郊莫倫貝克(Molenbee)也是這些伊斯蘭激進分子的溫床,其中莫倫貝克有眾多摩洛哥裔聚居,該區失業率超過25%,青年失業問題尤其嚴重,穆斯林青年受歧視,工作及置業機會並不平等。去年11月巴黎恐襲中多名恐怖分子正昰來自該區,主腦薩拉赫(Salah Abdeslam)在發動恐襲後迅即逃回比利時,直至今年3月18日才於莫倫貝克被警方生擒。

事實上,自去年巴黎恐襲後,種種證據都顯示多名疑犯以比利時作基地,操流利法語。法國及比利時警方連月來在莫倫貝克及福雷(Forest)執行多次反恐行動,與武裝分子連場駁火,其中一名喪命的武裝分子為阿爾及利亞裔,曾為ISIS戰鬥而且準備發動自殺式襲擊,可見伊斯蘭激進分子的網絡早在當地植根,他們也可自由進出布魯塞爾,對首都的威脅近在咫尺。

20年前發現聖戰手冊 屬歐洲首次

作為歐洲的心臟,比利時成為聖戰分子溫床其實並不是近年的事。該國警方在20年前一次針對阿爾及利亞武裝組織的搜查行動中,發現一本以阿拉伯文寫成的文件,翻開第一頁是向蓋達組織及拉登致意,是歐洲首次發現的聖戰手冊。及後,2001年便發生了震驚世界的九一一恐襲,而襲擊兩日之前,阿富汗軍事強人馬蘇德(Ahmad Shah Massoud)便遭兩名持比利時護照入境的恐怖分子刺殺。

比利時吸引恐怖分子也因其戰略地理位置,緊密連接法國、德國及英國幾個主要歐洲大國。其次是駕車橫越歐洲只需兩小時,比利時也是神根公約國家,邊境開放,恐怖分子可迅速進出該國。布魯塞爾也是買賣非法軍火的黑點,城市雖小,卻分成至少6個警區,打擊走私軍火及有組織罪行更費時失事。雖然比利時貴為「世界外交之都」,國家保安部隊卻只有600人,情報人員也只有一千餘人,安全挑戰之大不難估計。

(綜合報道)

民眾在街上獻花哀悼。(美聯社)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