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在看德國左翼的生死抉擇:大局為重抑或浴火重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最少在1月21日這一天,德國西部波恩比起首都柏林更加重要。來自全國的社會民主黨代表將在此雄辯滔滔,並以一場投票來決定是否籌組聯合政府——一個影響社民黨發展、總理默克爾命運以及歐盟前景的生死決定。

德國社會民主黨前黨魁加布里爾(左)是國家副總理兼外長,與默克爾並肩作戰多時。(路透社)

「沒有誇張,全世界在今個星期日都在注目德國。」加布里爾(Sigmar Gabriel)說。

加布里爾曾經領導社會民主黨長達八年,在過去四年他亦是總理默克爾的重要盟友,先任副總理,後兼外長。加布里爾非常、非常希望社民黨選擇與默克爾領導的基督教民主聯盟再次籌組聯合政府。

現任主席舒爾茨(Martin Schultz)雖然曾經誓言旦旦不要加入默克爾政府,但後來亦已經改變口風,願意洽談合作條件。

不過最終決定如何,都不由前任或現任主席話事。來自全國所有邦的代表在星期日齊集波恩召開大會,大約600人將會以一人一票的方式決定社民黨的去向。

德國社會民主黨主席舒爾茨在1月20日視察波恩大會場地,為生死表決作最後準備。(VCG)

新生代反對再籌組聯合政府

社民黨在去年九月選情失利後,很快已經認定原因在於與默克爾合作,受其不受歡迎的政策拖累而失去選民支持。但默克爾與其他政黨洽談兩個月後觸礁,如果社民黨不肯回頭的話,默克爾政府面臨倒台危機。如果重新舉行大選的話,甚至可能出現極右政黨得票再進帳的結果。不少民調顯示,德國民眾希望社民黨以大局為重。

社民黨在1月12日和基民盟初步探討合作條件後,達成一份28頁政策共識。這份文件亦成為波恩大會的討論基礎,600名代表會以此決定是否授權舒爾茨與對方籌組Groko,即德文中的大聯合政府。

當中左翼和新生代的聲音特別反對Groko,青年支部領袖屈納特(Kevin Kühnert)更加成為了反對陣營的領軍人物。他們認為社民黨有兩大原因不應該與默克爾合作。

2017年大選後,德國總理默克爾和社民黨主席舒爾茨經歷多個月談判後,終於達成框架共識,不過社民黨內有四成人反對合作。(美聯社)

第一:合作條件不夠左

社民黨作為一個左翼政黨,保障基層和工人權益、增加社會福利是不能走偏的路線,本質上與偏右的基民盟難以合作。對於合作條件,黨內堅定的左翼份子希望默克爾能承諾醫療福利、向富人加稅、讓難民和新移民有權接家人來德團聚。

但在28頁初步合作框架中,不少願望都落空,例如增設每年接收難民上限,醫療福利亦要由勞資各半負責。不只是屈納特他們認為條件不利,媒體例如德國之聲等亦普遍認為,社民黨向基民盟作出了不少讓步。

第二:反對黨的戰略地位重要

當然,反對Groko陣營不是不知道要以大局為重,但他們認為真正的以大局為重其實就是在野。如果執政,政黨就得為政府政策護航,容易失去民意支持;反對黨卻盡享道德高地,可以靠批評政府施政來贏得掌聲。屈納特他們認為,社民黨一旦加入默克爾政府,等如將最大反對黨的戰略地位讓給另類選擇黨,對未來幾年的民意爭奪戰百害無利。

對於社民黨自身而言,既然去年大選的支持度已經跌至兩成,他們亦認為是時候離開政府重新出發,再次贏取民心。

對於德國社民黨而言,在波恩大會上決定是否再次加入政府有如生死抉擇。(路透社)

社民黨決定影響歐盟改革方案

不少社民黨的人估計,600名代表中大約形成六四比,支持籌組Groko的人佔上風。只要過了波恩大會這一關,舒爾茨即可正式與基民盟商討合作細節,預計最快在三月可以有結果,並將最後方案交由社民黨全體會員表決。

但如果波恩大會或全體大會否決Groko,默克爾只得兩個選擇:以少數黨的姿態執政或重新舉行大選。德國政界相信,默克爾會先獨力執政一兩年,推行較少爭議的政策,後在2019或2020年再選國會。不論是哪一個選擇,默克爾都注定做不了強勢領袖。法國總統馬克龍打算在五年任期內大刀闊斧改革歐盟,包括財政統一和軍事合作等,原本已經是艱鉅任務,少了默克爾的支持,歐盟要走下去只怕更形困難。

所以加布里爾大概沒有誇張,全世界在今個星期日真的都在注目德國,特別是注目波恩。

法國總統馬克龍在1月19日接待到訪的德國總理默克爾,重申要德國幫忙改革歐盟。(VCG)

(綜合報道)

全面了解德國大選後形勢:

默克爾考慮赴經濟論壇 與馬克龍並肩對陣特朗普

德國組閣失敗反賺得政治資本 默克爾驚人能耐撐到尾

默克爾自顧不暇先安內 法國搶上位 英國謀「執雞」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