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總統祖馬的政治博弈 下台邊緣求挽狂瀾於既倒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南非總統祖馬有如九命之貓,抵住一次又一次不信任動議。亦有人形容他像易潔鑊,怎刮也不花。2月12日,祖馬的總統生涯來到最後關頭,他沒叫人意外,仍然在施展政治博弈,試圖挽狂瀾於既倒。

今年76歲的祖馬自2009年起擔任南非總統,原本任期至明年年中屆滿。(美聯社)

過去兩年,總統祖馬(Jacob Zuma)的負面新聞不絕於耳。用公帑豪華裝修大宅,讓富商家族古普塔干預政府運作,肆意開除盡忠職守的財政部長,貪污好像是他在南非的代名詞。

國會六次提出不信任動議,但祖馬六次都能安穩椅子,全賴議席過半、由他任主席的政黨非洲人國民大會(非國大)投下反對票。

南非總統祖馬的內閣由非國大黨友出任,包括由拉馬福薩(右)任副總統。(美聯社)

非國大欲趕走總統 卻不想親自下手

但隨着祖馬的民望一直下沉,黨內的反祖馬勢力有增無減。至去年12月的非國大年度會議,反祖馬的拉馬福薩(Cyril Ramaphosa)擊敗祖馬前妻,當選新任主席,標誌祖馬正式失去黨的庇護。

站在拉馬福薩的角度看,他成為非國大主席後雖然很大機會在明年大選成為總統,但祖馬卻儼如政治負資產,在位每多一天,選民對非國大的支持就更少一點。所以,盡早送走祖馬成為了拉馬福薩派系的最重要任務。

在國會,祖馬2月要面對第七次不信任動議,今次同樣由反對派提出。但看似身陷險境的祖馬並不懼怕,因為他知道非國大若要贊成反對黨的動議,掉轉槍頭對付自己,即使通過了也會對非國大造成打擊,並助長反對派的氣焰。在祖馬的博弈計算中,拉馬福薩派系未必會走冒險的一步,所以他算是有恃無恐。

2月12日,南非多間傳媒在聖佐治酒店下守候,等待非國大最新消息。(路透社)

非國大的13小時馬拉松會議

祖馬似乎洞察了博弈對手的盤算。2月12日下午二時,非國大執行委員會在比勒陀利亞南郊的聖佐治酒店開會,除了親和反祖馬的執委各有意見之外,要如何逼使總統就範更加莫衷一是。至晚上十時,拉馬福薩開車離開酒店,令守候多時的傳媒一度以為會議結束。但原來不是,他駛車北上,直朝總統府。在祖馬那裏逗留一個多小時後,拉馬福薩開車返回聖佐治酒店,顯然在傳達雙方訊息。

當時官方媒體報道,非國大執委會向祖馬提出,他必須在48小時內請辭。但消息沒有任何人能公開確認。

在這個晚上,很多南非人夜夜未眠,希望第一時間得知總統是否要下台。結果一直到凌晨三時,非國大執委才結束會議,逐一離開酒店並開車回家。路透社隨後引述非國大高層報道,執委會已表決通過「召回」對祖馬的總統任命。

非國大在今年1月慶祝建黨106周年,當時宣傳板上亦換了新任主席拉馬福薩的肖像。(VCG)

昔日剃頭者 人亦剃其頭

依據南非憲法,總統既由國會互選產生,能夠解除任命的亦只得國會。要麼彈劾,要麼通過不信任動議,而不是非國大的一道召回令可開除。

從理論來說,非國大只是要求祖馬請辭,沒有必然約束力。但既說召回支持,即代表了執委會已經決定在國會上投下不信任票,換回之在實際上給予祖馬兩條路:自己請辭,或被國會罷免。對於這層政治意味,祖馬可謂熟悉不過,因為非國大對上一次動用召回令,正是祖馬在2008年以新任黨主席的身份,向時任總統姆貝基(Thabo Mbeki)發出。當時姆貝基即日就範,同意下台。

如果依照早前排好的日程,國會定於2月22日表決由反對黨提出的不信任動議,甚至會否提早亦屬未知。對手車炮叫將,看似如箭在弦,祖馬又會如何盤算?

(綜合報道)

了解更多南非消息:

南非副總統當選黨主席 2019勢更上層樓掌政 能否肅清貪風成關注

南非大規模反貪示威掀世代之爭 總統倘下台亦無助修正國內問題

財爺重要卻不得信任 南非總統執意易將 「看電視才得知被炒」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