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得高跌得慘 社民黨「救星」舒爾茨淪為棄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德國組閣已邁入最後階段。早前,聯盟黨(CDU/CSU)已同社民黨(SPD)高層已就政綱同內閣席位分配達成協議。2月20日起,46萬社民黨員將投票決定聯合政府的未來。就在此時,社民黨領袖舒爾茨宣布辭去黨魁一職,亦宣布不會加入新內閣。

舒爾茨一年前接手社民黨大位,力主退出聯合政府,同聯盟黨爭奪政權。他更以其敢言、熱情的形象打動了不少已對默克爾不耐煩的德國人,不少左翼支持者將其視為救星。當時,Twitter上流傳著一張圖片:舒爾茨被畫成了耶穌的樣子,下書 「神之首相」。

支持者不滿舒爾茨治下的社民黨表現不佳,又背棄選舉承諾。(路透社)

    轉瞬間由天堂跌入谷底

憑藉舒爾茨個人魅力,社民黨支持率在大選前,一度超過默克爾所在的聯盟黨,刮起了一陣舒爾茨旋風。未曾想,旋風過後只留秋葉蕭瑟。選舉辯論中,人們發現社民黨的政綱與默克爾似乎無甚分別:中間選民求穩回歸聯盟黨,左翼選民向小黨靠攏。社民黨非但沒能奪取政權,反倒以20.5%得票率,創下史上最差戰績。

低處未算低,正當舒爾茨輸得灰頭土臉,面臨黨內問責時。他選擇接納默克爾的聯合政府提議,開啟了新的潘朵拉魔盒。當年主張社民黨留在聯合政府的社民黨前黨魁加布里爾(Sigmar Gabriel)忿忿不平指出:「舒爾茨承諾不組閣,如今轉軚;承諾過不加入內閣,如今又轉軚。」

社民黨亦内鬨四起,黨內主流的組閣派,和青年黨員為主的少壯派早在之前的黨代會已現激烈矛盾;如今又為20日的黨內投票,四處奔走。在少壯派眼中,舒爾茨是放棄理想的罪魁禍首;而在組閣派眼裡,舒爾茨儼然成為累贅。如同柏林赫爾梯行政學院教授羅米勒(Andrea Rommele)所說:「組閣派最大的負擔便是舒爾茨的誠信,如今他走了,絆腳石也同時被移走。」

    承擔太多非戰之罪

只不過一年時間,舒爾茨從「神之總理」淪為「黨內棄子」,可算是德國政壇大起大落的代表人物。然而,舒爾茨絕非不堪的庸才,在他辭職前同聯盟黨的談判中,不僅保住了外交和勞工部長職務,更首次為社民黨取得財長一職,為其社福政綱實施鋪平道路。需知道,今次選舉中社民黨得票率僅達聯盟黨的61%,甚至不及往屆大選。談判中取得如此優勢,實屬不易。

事實上,舒爾茨承擔了許多非戰之罪。他要在兩種價值中保持平衡。在一些人看來:政治人物的責任,在於保護大部分人民的福祉。當德國陷入組閣拉扯,更面臨長期缺乏領導的危機,當義不容辭地將德國政局扶上正軌。另一派人士則堅持政黨不能違背選舉時的承諾,否則便是欺詐。

舒爾茨早年同默克爾在歐洲議會相遇,本以為類似場景能重現於總理府中,舒爾茨卻半路下台。(路透社)

德國當下的政治局勢亦不容舒爾茨做出其他選擇。如果兩黨未能組成大聯合政府,勢必需要重新大選。根據民調,現時社民黨的支持率已跌至16.5%,而聯盟黨支持率更將跌至29.5%,反倒是另類選擇黨得票將攀升至15%。屆時,恐怕社民黨和聯盟黨都無法組閣;想要化解政治危機,反可能製造新的危機。

如今,舒爾茨已擔其責任,黯然下台。至於他的功過,或許只能由後人評說。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