槍會冥頑不靈 政客尸位素餐 美國槍管之路桎梏難行

最後更新日期:

佛州校園槍擊案19歲的嫌犯克魯茲(Nikolas Cruz)罹患精神疾病,七年內遭警方登門造訪30次。在此期間,他依然能購買7支槍械。

美國荒腔走板的槍支政策無疑要為佛州悲劇附上最大責任。然而幾次大規模槍擊案後,民意洶湧,相關立法絲卻絲毫未能推進。似乎只能歸功於槍會和保守派政客的「努力」。

去年底拉斯維加斯慘案發生後。一片血泊的廣場,和自動步槍噠噠的恐怖響聲,令公眾份外恐懼。而全國步槍協會(NRA)不得不鬆口,宣布支持管制「撞火槍托」。在此之前,該組織堅持認為槍托只是武器的配件,不該被納入監管。然而,這項提議很快在國會中石沉大海,直到佛羅里達悲劇再次上演。

事實上,NRA及其支持的保守派政治人物,在槍管問題上已習慣於投機。當發生重大案件時,迫於社會輿論,他們往往會在口頭上讓步。一旦提議進入立法程序後,便即刻換了副面孔。

佛州槍擊案死者的父親出席會議,要求魯比奧解釋為何不支持槍管。(路透社)

當地時間上週二,佛州眾議院以71對36票否決了由民主黨議員提出的禁止自動化武器的決議;諷刺的是,他們同日卻有決心通過法案,將色情影片列入「公眾健康威脅」名單。

上個世紀80年代之前,NRA專注於持槍者權益及安全,更對管制槍支安全的各項提議不表反對。然而,隨着今日NRA總裁拉皮爾(Wayne LaPierre)於1991年上任,槍會立場便日趨強硬。

拉皮爾所領導的槍會沉溺於滑坡邏輯中:如果今天不容許自動化武器,明天便會連手槍也不許佩戴,到後天便全面禁槍了。於是,常識上合理的管制舉動亦招來尖銳反抗;即使NRA同意某些管制,亦非出於公眾利益,而是洶湧民意下的反射。

在超過2300年前,古老的東方有孟子告齊宣王曰:「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讎」。然而面對一次次喪命於槍擊下的冤魂,現代社會竟有NRA這些只知自身利益考量的組織,打着持槍自由等冠冕堂皇的藉口,大力阻礙控槍。而白宮和聯邦、州議會也同樣為了保住自己的權益,與NRA等金主聯成一氣,視自己選民的意願於不顧。

佛州槍擊案後的一次電視辯論上,有學生站起質問佛州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是否會放棄來自NRA的政治獻金時,參議員未有正面回應,僅以憲法第二修正案加以搪塞。魯比奧當然不可能放棄這個金礦:NRA從來不吝於贊助參議員。他的同僚,資深參議員麥凱恩(John McCain)34年任內共收取NRA高達770萬美金捐款,而由NRA呼籲他人捐出的款項更不計其數。

佛羅里達州校園槍擊案惹來社會探討槍管問題,有民眾發起示威要求加強管制。(美聯社)

而2012年科羅拉多州桑迪胡克小學槍擊案後,奧巴馬政府推動法案加強對槍械雜誌的廣告設限,並嚴查購買人身份。當時,支持法案的兩位科羅拉多州參議院便受到來自NRA的系統性攻擊,保守派的科克家族(Koch Family)更資助數百萬美元在當地購買電視廣告,意圖罷免兩人。

順之者昌,逆之者亡的寒蟬效應下。政客們縱使在民意壓力下,也難以放棄金錢和權力的誘惑。對此,選民又能做什麼?或許只有在一再抗議的同時,祈禱此次的事件激起的民氣不再石沉大海。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