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孩子」夠資格投票了 渴望反對派式改變 或是普京式穩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只知道總統普京。」

俄羅斯的千禧世代,恰好在普京掌權後出生,他們從沒經歷蘇聯極權統治,也沒有經歷過葉利欽時代的俄羅斯,唯一認識的只是普京管治下的俄羅斯,因而有「普京世代」(Putin Generation)之稱。

這批年輕人在西方傳媒筆下,是一股反普京、反建制的新勢力,但莫斯科當地的民調顯示,他們是普京最強大的民間後盾。不少普京世代今年已屆投票年齡,他們又會如何選擇?

若我們現在不行動,生活將與我們的父母無異。
24歲聖彼德堡青年萊溫(Edik Levin)

納瓦爾尼聲稱在全國各地召集到逾十萬名青年大軍,形成一股反政府力量,他們在首都莫斯科等大城市組織示威,高聲吶喊反政府貪腐的口號。(VCG)

俄羅斯千禧世代的路並不好走。國家經濟駐足不前,西方制裁令經濟更難走出低谷;除卻大城市莫斯科、聖彼德堡,年青人向上流動的機會少之又少。

有部份年青人認為,普京為蘇聯倒台後的混亂時期帶來秩序,但18年過去,俄羅斯現時更需要一位現代化領袖,以不同方法帶領國家向前走。他們心中的人選,正是反對派領袖納瓦爾尼(Alexei Navalny)。

納瓦爾尼聲稱在全國各地召集到逾十萬名青年大軍,形成一股反政府力量,他們在首都莫斯科等大城市組織示威,高聲吶喊反政府貪腐的口號,希望用自己的一把聲音,為國家帶來一絲轉變。

西方傳媒大肆報道這批青年大軍,美國有線新聞網絡甚至形容,他們如同2011年「阿拉伯之春」,在突尼斯及埃及帶領改革的一代人。不過,俄羅斯當地的政治專家普遍指出,示威的年輕人只是他們世代的冰山一角,說得上是完全不成氣候。

,約80%成年民眾支持普京繼續當他們的領導,當中在18至24歲這個年齡組別,普京的民望高達86%,他們大多數認為普京正領導俄羅斯步向正軌。

普京的青年大軍

獨立調查機構Levada Center去年12月公布的民調顯示,約80%成年民眾支持普京繼續當他們的領導,當中在18至24歲這個年齡組別,普京的民望高達86%,他們大多數認為普京正領導俄羅斯步向正軌。

政治科學家(Ivan Krastev)及(Gleb Pavlovsky)在歐盟外交關係委員發表的文章更指出,25歲以下的俄羅斯青年,不只是社會中最保守的一群,同時是總統普京最強大的民間後盾。

這群普京大軍,絕非盲目支持普京的每一個政策、決定,他們同時心知國家沒有民主,也知道總統為求箝制言論操控全國傳媒,但他們仍然願意把手中一票投給這位政治強人,新聞系學生馬馬耶(Yekaterina Mamay)便是其中一人。

俄羅斯民眾真正要求的是,一個有沙皇影子的政治強人。
俄羅斯新聞系學生馬馬耶

有俄羅斯青年表示, 「我們不知道由他人管治的俄羅斯會如何,但在普京之下確實不錯。」(VCG)

投普京換已知的穩定

未來希望當記者的馬馬耶接受《華盛頓郵報》訪問時稱,她知道國內新聞自由欠奉,也明白普京在位帶來的轉變極為有限,但「這總好過由其他不能平衡俄羅斯各方利益的人上台」。這番話可能正正是普京世代的心聲。

「你會發現由普京管治很好,你不用投訴。我每早在家中醒來,毋須擔心有人捉我到前蘇聯的勞改營。」18歲的年輕企業家沙布羅夫(Dmitry Shaburov)如是說。縱使千禧世代沒有親身經歷蘇聯統治的黑暗時期,但歷史及祖輩的經歷令他們產生一種「事情過往很糟糕,未來有機會變得更差」之感。

 我們不知道由他人管治的俄羅斯會如何,但在普京之下確實不錯。
俄羅斯青年

去年俄羅斯當地有組織訪問約6000名大學生,他們不約而同表示憂慮不明的前景,甚或有機會爆發新世界大戰。來自庫爾干的20歲青年雷賓(Pavel Rybin)認為,普京最大的成就正是保衛俄羅斯安全,「我們有坦克、有軍隊保衛邊界。如若我們選另一個人當總統,我們能繼續有這份期盼嗎?」

在這班年輕人眼中,普京管治下的俄羅斯也許不夠盡善盡美,例如所享受的自由比西方國家小,但還是願意繼續把未來交給這位他們唯一認識的領袖。「我寧可把焦點放在我所擁有的自由,我能夠做想做的職業、到想到的地方,這樣就已足夠。」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