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透社記者判囚】用7年自由換羅興亞真相 瓦倫與覺梭尋真之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兩名路透社記者因違反《政府機密法》(Official Secrets Act),遭緬甸法院判處入獄。路透社總編輯形容,今日對整個新聞界來說,是傷心的一天。

記者從來都是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如今淪為階下囚的二人可說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執意深入調查羅興亞危機。他們雖然失去自由,但至少換來真相,也讓軍方首度承認殺人。

緬甸政府指控兩名路透社記者違反《政府機密法》(Official Secrets Act),周一(3日)判處他們入獄7年。(視覺中國)

兩名路透社記者瓦倫(Wa Lone)及覺梭(Kyaw Soe Oo)周一(3日)被判入獄,自由從此跟他們走遠。一切或者要由他們踏上新聞工作者的旅途那刻開始說起。

出生於農民家庭的瓦倫自小生活困乏。離家遷居城市生活後,他透過閱讀認識世界,與友人談論民主和政治理論,隨後更成為一名記者。

2016年,瓦倫加入路透社,並開始報道有關若開邦(Rakhine)和羅興亞穆斯林的消息。同年10月,瓦倫的報道指控緬甸軍人強姦8名羅興亞婦女,但軍方卻否認。

路透社記者瓦倫與覺梭2017年深入若開邦調查羅興亞危機,並從村民獲得10名羅興亞人遭殺害前的相片。(視覺中國)

深入若開邦揭發真相

2017年10月,瓦倫與另一名路透社記者覺梭深入若開邦調查羅興亞問題。軍方長久以來手握大權,一直實行嚴密的審查系統。而在若開邦內,政府特別留意記者的動向,加上當地人並不喜歡記者,二人的調查本來就存有一定風險。

調查期間,他們乘搭出租電單車,並從司機口中得知有10名穆斯林在當地遭殺害。二人抵達印丁村(Inn Din)後,當地人也談論起同一件事,更稱可以帶他們到墳墓所在之地。瓦倫當時感到害怕,也不知道是否應該隨村民而去。

最終,瓦倫和覺梭穿過灌木叢來到墳墓跟前。瓦倫指,現場的人骨並沒有好好安葬,其他骨頭在附近四散。他猜想它們曾遭狗隻啃過。

而在這段旅程,二人從村民手中取得一張珍貴的相片。相片內有10名羅興亞男人跪在地上,他們身後有十數人,部分人手持突擊步槍。回到仰光後,瓦倫收到另一張相片,展示出同一班羅興亞男人倒在淺墳內,血跡四濺。

印丁村村民帶領兩名記者前往10名被殺害羅興亞人的所葬之地,記者發現骨頭四散。(視覺中國)

+18
+17
+16

警方設「鴻門宴」拘捕二人

瓦倫開始繼續追查相中手持槍械的人為何方神聖。他憑相中的線索認定部分人屬於緬甸警方第8營部後,便設法與部隊成員見面。他獲得部分人的電話號碼,再憑它們在Facebook上搜尋他們的相片,逐一辨識身份。

瓦倫積極的調查行動驚動警方。2017年12月12日,瓦倫收到來自第8營部上等兵Naing Lin的電話,聲稱有要事要立即會見他。瓦倫於是帶同覺梭赴會,卻不知道原來是一場「鴻門宴」。

據瓦倫和覺梭說法,Naing Lin與二人於一個啤酒花園會面,期間談到若開邦,臨走前更將捲有文件在內的一份國營報紙交給二人。他們離開之際,卻遭一群身穿便衣的人制服,帶上手銬後遭帶走。往後降臨在他們身上的,便是連番拷問和審訊,以及未來7年的牢獄之災。

覺梭吳的妻子Chit Suu Win聞判後激動落淚。(視覺中國)

敢冒計算過的風險 揭露真相

兩名記者被捕之時,有關報道仍未刊出。但路透社在徵詢瓦倫和覺梭的同意後,決定要將報道刊出,向世人說出真相。路透社相信,二人的調查是出於國際公眾利益,而有關決定亦沒有從法律層面作出考慮。

瓦倫遭扣留期間,妻子正懷有身孕。雖然妻子反對刊出報道,擔心之後緬甸政府會對瓦倫毫不留情,但瓦倫卻堅持要讓大眾知道真相。

覺梭吳也覺得自己必須要將真相公告天下:「說實話,我情願當一名地產經紀而不是一名記者。但如果我們在這一代不解決問題,我的女兒便要承受後果。」

新聞自由是普世價值,但在部分地方,有些界線卻不能僭越。瓦倫和覺梭吳沒有因報道而名成利就,甚至在緬甸任職記者根本難以維生,更使瓦倫錯過初生女兒出生的重要時刻。但事件曝光後,軍方首次承認曾殺害羅興亞人,算是為二人帶來唯一的安慰。

有記者穿上要求釋放兩名路透社記者字句的衣服,聲援二人,反對政府打壓新聞自由。(視覺中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