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新文科相重提教育勅語 稱現代化及改寫後可作教材使用惹非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日本新任文部科學大臣柴山昌彥周二(2日)晚會見記者時,表示教育勅語可以經現代化和修改下,作為道德教材使用。

柴山昌彥的發言惹來在野黨不滿,批評其認識有嚴重錯誤,發言輕率應予以追究。官房長官菅義偉亦在周三(3日)記者會中,表示對柴山發言不予置評,並重申未有積極考慮把教育勅語納入教材使用。

一度成軍國主義教典

教育勅語在明治年代頒布,作為日本教育的主軸。內文雖有提到「孝于父母、友于兄弟、夫婦相和」等的倫理道德內容,但因教育勅語主體是「作為日本天皇的臣民所應行使的道德教育指導」,並寫有「國家一旦發生事件應當義勇奉公」,被視為過度側重國家主義。

後來教育勅語被逐步神聖化,成為日本軍國主義的教典,最終在戰後被廢除使用。

日本政府2017年3月曾通過「在不違反憲法及基本教育法下,不否定讓教育勅語作為教材使用」,惹來國內外反彈,致使當時政府同樣以「無意積極考慮把教育勅語納入教育現場使用」回應。

(日本放送協會)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