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新首相約翰遜:是「天才」還是「狂人」?

最後更新日期:

英國保守黨7月23日公佈投票結果,前外相約翰遜(Boris Johnson)以92,153票擊敗46,656票的外相侯俊偉(Jeremy Hunt)當選黨魁,成為英國新任首相。他再次強調,英國將於10月31日脱離歐盟。他曾形容脱歐是個「拚死一搏」(do or die)的任務。

現年55歲的約翰遜無疑有「天才」一面,牛津大學出身、辯論社主席,但同樣有「瘋子」一面,經常説錯話、黑歷史無數。他做過倫敦市長、外交大臣,且是脱歐派大將,但更讓公眾印象深刻的,卻可能是他不修邊幅的外型、時而出位的言行,稱他為「怪咖」也不為過。

↓↓↓更多約翰遜的相片,請點擊放大觀看:

+7
+7
+7

英國民眾對約翰遜的看法相當兩極,這可以從民調結果反映。YouGov在5月訪問當地民眾對各個下任首相熱門候選人的觀感,數據顯示,約翰遜在9位候選人之中高居第一,28%受訪民眾認為他會是稱職的首相,但別以為他人見人愛,另一邊廂又有高達54%民眾「唱衰」,覺得他會是個壞首相。至於那些認為他中規中矩、印象尚可的中間派民眾僅佔18%,遠遠低於其他候選人。

YouGov調查顯示,約翰遜既有28%民眾喜愛他,也有54%民眾不看好他(YouGov網站)

「天才」一面:精英派

無論在公事或在私事,約翰遜同樣是爭議人物。他既屬社會精英,但不是文質彬彬類型,帶點不修邊幅的味道,甚至不時顯露流氓個性。

約翰遜屬於「精英派」。他1964年出生於美國紐約,父母當時在美國工作,到了他5歲的時候,舉家返回英國(約翰遜至2016年才取消美國公民身份)。他之後就讀於英國享負盛名的私校伊頓公學,並考入牛津大學修讀古典文化,與後來成為首相的卡梅倫(David Cameron)是同窗。當時的校友、英國記者楊(Toby Young)後來成為約翰遜從政的支持者,他稱「約翰遜在19歲已經表現出眾的一點是,當人人在埋頭苦幹,他已經完成了工作。」

他的辯才也是一流,擔任牛津辯論社(Oxford Union)主席,但在當選背後,同學之間不無怨言,這是因為他在競選時,先假裝成支持當時得令的社會民主黨(Social Democratic Party),但至當選後,他才露出他傾向保守黨的立場。

無怪乎後來有人形容約翰遜的性格是忠於自己,但沒有忠於任何信念(loyal to himself, not to any idea.)。而這也很切合約翰遜後來從政的風格。

約翰遜(右)與卡梅倫(左)是牛津大學的同窗(Getty Images)

黑歷史:慣性謊言、N次出軌

約翰遜的「黑歷史」,最早見於他的記者生涯,他80年代尾畢業後沒有立刻從政,而是當上一名記者,在《泰晤士報》(The Times)擔任實習生。但他闖禍了,有一次他為了把自己的文章放上頭版,竟自行創作了一些專家説話,然後指是他的教父、歷史學家盧卡斯(Colin Lucas)説的,結果盧卡斯「大義滅親」打電話到報館投訴,約翰遜就這樣遭開除。多年後,約翰遜承認「這是非常惡劣的。」

但這次開除未有讓約翰遜離開傳媒界,他憑藉人脈關係,成功轉到《每日電訊報》(Daily Telegraph)工作,並從1989年至1994年出任該報駐布魯塞爾的特派記者,專注有關歐盟的報道,而這也成為他「反對歐盟」的開始。他之後一直在媒體界打滾,直到踏入從政之路。

2018年,約翰遜與結婚25年的第二任妻子惠勒辦理離婚手續,他在婚內曾多次出軌(Getty Images)

在愛情路上,約翰遜更多黑歷史,不但是「壞咗的人」,而且壞了很多次。他畢業後就與首任妻子Allegra Mostyn-Owen結婚,但之後有婚外情,1993年離婚收場,旋即與「小三」惠勒(Marina Wheeler)結婚,兩人之後育有4名子女。

但似乎約翰遜還未定性,他之後再起碼兩次發生婚外情,還傳有私生子,遭惠勒兩度踢出家門,只是之後又和好,直至2018年,約翰遜再有外遇,這次終於簽紙離婚。而這次的「小四」,就是約翰遜的女友、極可能以「第一女友」身份入主首相府的西蒙茲(Carrie Symonds)。西蒙茲是保守黨的前通訊主管,也是英國《獨立報》(Independent)共同創辦人Matthew Symonds的女兒。

2014年5月,時為倫敦市長的約翰遜在英國出席印度教活動(Getty Images)

從政作風:英國版特朗普?

約翰遜在傳媒界累積人脈與知名度後,2001年開始從政,在這一年,他當選國會議員,而且一做便是八年,至2008年一鳴驚人,成功幫保守黨從工黨手中搶去倫敦市長的寶座。

論從政風格,很多人把他與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相比,這不止是兩人都有一頭蓬鬆的金髮,更是兩人都言論出位、尖酸剋薄得罪人、「語言偽術」的作風。有趣的是,特朗普頗為欣賞約翰遜,公開多次支持約翰遜做英國首相,但約翰遜則明顯不領情。

約翰遜爭議言論例子:

2018年在報紙專欄談穆斯林婦女服裝:「若你跟我説布卡(Burka)罩袍是壓仰的,我會同意......我會進一步説這是絕對荒謬的,因為這是人們選擇去讓自己穿得像個郵筒。」

2017年在禁酒的錫克教的教堂談喝酒:「當我們去印度,去孟買或德里,我們要帶酒,帶Johnnie Walker,或帶上威士忌,因為你知道印度會徵收重税。」

2016年4月談奧巴馬,指該位美國總統「帶有肯尼亞血統,對大英帝國有祖傳的反感」,惹來爭議。

約翰遜擔任倫敦市長期間,宣傳倫敦奧運時不慎卡住在高空滑索的搞笑場面:

2016年的脱歐公投一役,在「留歐」與「脱歐」的陣營之間,約翰遜最終選擇了後者,與自己的大學好友兼黨友、時任首相卡梅倫打對台。

約翰遜帶領脱歐派成功在公投勝出,但更具爭議的是約翰遜在這次公投的拉票手法,他再一次使出「語言偽術」本領,例如脱歐陣營的宣傳巴士上,大字印有「每星期英國向歐盟付上3.5億英鎊」的宣傳標語,這個數字存在誤導成分,忽略了英國也會從歐盟取得資助的金額,又或者脱歐陣營故意吹噓有關土耳其移民的議題,宣傳土耳其民眾未來可能會在加入歐盟後湧入英國,也是明顯煽動民緒。

誤導爭議也使得約翰遜有涉嫌公職失當之嫌,遭法庭發出傳票,至最近獲法官同意撤銷,讓約翰遜「過了海就是神仙」。

在脱歐公投後的生涯中,約翰遜一度有拜相的機會,但最終因同是脱歐派的高文浩「跳船」,約翰遜退出選舉。及後文翠珊2016年當選首相,他反而最後獲文翠珊選為外交大臣,但兩人最終還是鬧翻,由於在脱歐策略上的不同,約翰遜2018年7月辭職,之後開始覷覦文翠珊的相位。

7月17日的競選論壇上,約翰遜突然高舉一條雪藏魚,指英國在歐盟反而推升它的價格(Getty Images)

脱歐需要約翰遜?

約翰遜做首相的任務難度絕不低,如今距離10月底脱歐的時間已不多,既要盡速説服國會,通過脱歐方案,另一邊廂,組閣也是問題,財相夏文達(Philip Hammond)、司法大臣郭達瑋(David Gauke)均已表明,一旦約翰遜當選首相,他們就會辭職。不少人對新一任首相並不看好。

但對於很多英國民眾來説,首相文翠珊3年來都遲遲未能解決脱歐問題,讓民眾也極渴望有另一人選出來,以另一套方法處理此事,如今常有出其不意之舉、帶點無賴作風的約翰遜,無疑與謹慎派的文翠珊各走兩個極端,讓歐盟遇到完全不一樣的「對手」。約翰遜已不斷重調會在10月底如期脱歐,甚至放話指不惜暫停國會運作以清除阻礙,他的戰略會否奏效,讓人拭目以待。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