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反禁藥組織設豁免機制 美國利用遊戲規則取得優勢?

撰文:甄梓鈴
出版:更新:

俄羅斯黑客組織Fancy Bear周二(13日)公開4名美國運動員疑似服食禁藥的資料,揭發他們所服藥物雖在世界反禁藥組織(WADA)禁藥名單上,但以醫療理由申請豁免,獲得批准。Fancy Bears指控豁免機制等於「服用禁藥的許可證」。目前沒有證據顯示被點名的美國運動員有不當行為,運動員與其他人一樣會有病痛,甚至更容易受傷,藥檢過種為此提供彈性無可厚非。不過,WADA藥檢過程一向因缺乏透明度受詬病,其獨立性也受猜疑,今次外洩資料風波令人關注,藥檢豁免機制會否存在漏洞,讓人利用「遊戲規則」規避禁賽風險?

美國體操名將比拉絲在被揭發服用禁藥後,解釋稱自己因患過度活躍症而需要長期服藥,並循合法程序獲得藥檢豁免。(路透社)

被點名的運動員包括網球選手威廉絲姊妹、體操金牌得主「黑珍珠」比拉絲(Simone Biles),以及籃球選手多恩(Elena Delle Donne)。外洩資料提到這些運動員藥檢的「陽性檢測結果」(adverse analytical findings)以及「治療用途豁免」(therapeutic use exemptions)等詳細檢測報告。WADA《治療用途豁免國際標準》規定,運動員在接受治療的過程中,如果使用受管制的禁藥,必須向相關運動禁藥檢測機構提出豁免申請。

黑客竊取這些資料,似乎意在揭示美國運動員並非完全「清白」。資料顯示,19歲的比拉絲長期服用治療「過度活躍症」藥物,此藥可能會帶來厭食的副作用,導致食慾減退或出現作嘔作悶的症狀,暫未知服用此藥會否提升運動員的表現。

美國反禁藥組織就事件發表聲明稱,資料被公開的運動員都沒有做錯,強調運動員有遵從國際規則,獲准使用指定藥物,這些藥物得到國際奧委會(IOC)及WADA的許可。

4名美國運動員服食的藥物因獲得「治療用途豁免」,並跟足有關指引,即使被俄羅斯黑客針對,也有充分理由為自己辯護。俄羅斯網球手舒拉寶娃今年較早前未能通過藥檢時,亦有評論認為她其實可以申請「治療用途豁免」,以合法使用藥物,避過處罰。舒拉寶娃雖然聲稱服禁藥旨在治療心臟毛病,但她沒有申報,結果被罰停賽,無緣今屆奧運。

舒拉寶娃在今年1月澳洲網球公開賽被驗出對禁藥米屈肼(Meldonium)呈陽性反應。「米屈肼」是治療心臟藥物,可治療心絞痛、心臟衰竭、糖尿病、缺鎂等。有研究指此藥可提升運動員表現,有助增強耐力,促進血液流動,它在美國早被列為禁藥,但在俄羅斯及拉脫維亞等則未有被禁。

舒拉寶娃解釋過去10年因健康問題,開始服用由家庭醫生處方的米屈肼,惟她沒閱讀郵件通知,不知道此藥自今年起被WADA列為禁藥。WADA前主席龐德(Dick Pound)質疑舒拉寶娃是故意疏忽,他指米屈肼一般只會短期服用,不會像舒拉寶娃般長期服用超過10年。

(每日電訊報/今日俄羅斯)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