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歲超模未言退 華麗天橋上繼續發光 「100歲再考慮轉行」

撰文:吳慕兒
出版:更新:

有沒有想像過,當你85歲的時候,會在做什麼?
享受退休生活、弄孫為樂、或是到處遊山玩水,環遊世界?
超級模特兒戴爾奧莉菲絲(Carmen Dell'Orefice)在這遲暮之年,昂然穿上設計師的精心傑作,踏着高跟鞋繼續在天橋上發光發亮。一份超越年齡框架的成熟風韻,加上舉手投足從容自若,她在一眾足可當她曾孫女的「行家」中非但毫不遜色,甚至往往將後輩們比下去。沒刻意扮年輕,一頭花白頭髮更成為她的獨特標記,化身為超模界中的傳奇。在霓虹燈下的華麗舞台縱橫70年,從不厭倦言退,「也許當我在100歲之後,再考慮轉行吧!」
她的堅持,還肩負着一份使命,「我常在說:『來吧,跟我一起結伴老去吧!』希望我的例子,可以幫助女士們走出衰老的陰霾。」她以事實證明,歲月的痕迹不一定是沉重包袱,老年人也可以漂亮、活躍、魅力十足,甚至從事全世界認定只有年輕貌美少女才做得來的工作,漸漸扭轉大眾對老人的無情而刻薄的印象和審美觀。

歲月為我寫下定義。我活過了(青春),掌管着自己的身體,以我的方式呈現出來。
戴爾奧莉菲絲
85歲的戴爾奧莉菲絲一襲雪白華服,宛如高貴的冰雪女王。(路透社)

生命總是充滿意外,戴爾奧莉菲絲也不例外。父親是意大利的小提琴家,母親是匈牙利的舞蹈家,二人愛得熾熱,卻陷入典型的藝術家式婚姻──一團糟。更糟糕的是,她出生時正值美國和全球大蕭條,整個社會生活艱苦,哪來閒錢和閒情支持藝術?自有記憶以來,她的童年非常窮困,「我們沒有錢,沒有食物」。父親不願接受現實時常離家,較實際的母親替人裁補衣服賺錢,連帶她亦學懂這門手藝。

可是收入仍不足以支持生活,常因付不起房租被房東趕走,上第八班(大約等同香港中學2年級)時已轉過11間學校。

童年的唯一亮光,是課餘獲得俄羅斯芭蕾舞學校(Ballet Russe)獎學金,「在那裏,我第一次享受到滿足感,那年我9歲或10歲。生活真實而艱苦,當媽媽跑碼頭式穿州過省參與不同舞蹈演出時,我便要到寄養家庭處暫住。」

幼時夢想繼成母親衣缽的戴爾奧莉菲絲最終成為叱吒天橋的名模。(Getty Images)

從舞蹈、奧運到天橋

戴爾奧莉菲絲熱愛舞蹈,一場無情的疾病阻斷了她與母親一樣步上舞蹈家之路。狹小的家陰冷而潮濕,加上長期營養不良,她患上了風濕熱,「我們付不起療養院的費用,足足在家中躺了14個月。陪着我的只有縫紉和填色畫冊,非常寂寞。」後來她母親終察覺到女兒抑鬱得有點不妥,盡量逢周六抽空帶她到附近的泳池游泳,原意只是想令她開心點兼重新運動一下肌肉,想不到那泳池是由奧運冠軍泳手開設,還主動提出要訓練她出戰1948年奧運會。

就在她滿腦子奧運,天天練水之際,又遇上另一番轉折,「在此期間我遇上第一任丈夫,他帶我去滑雪,我摔斷了足踝,那時是美國奧運選拔賽前兩星期,我媽媽真的想殺了他!」一切像是命中注定,做不成舞蹈家和奧運泳手,她其實早已一步步踏上了模特兒的天橋──芭蕾舞和游泳訓練,給予她當模特兒所需的紀律和身體動作,時至今天,她依然保持每天在家運動的習慣。

時間悄悄回到她13歲那一年,某天從芭蕾舞學校回家途中,被著名攝影師蘭斯賀夫(Herman Landschoff)的太太相中,蘭斯賀夫為她試拍了一輯照片,並且交到女性時裝雜誌《Harper’s Bazaar》的手上,但不成功,對方回覆說:「這是個具魅力的女孩,可惜完全不上鏡。」

戴爾奧莉菲絲第一次登上雜誌《Vogue》,是在1946年。自此亦多次成為封面人物。(Getty Images)

她的教父教母都是漫畫家,每逢周日在家中邀請各方好友舉行類似文化沙龍的聚會,他們讓戴爾奧莉菲絲參與,靜靜坐在一旁聽音樂,其中一名在《Vogue》雜誌當編輯的友人得悉此事,為她感到不值,她說:「我覺得她非常上鏡,為什麼我們不帶她到《Vogue》試一試?

大腳丫大紅大紫

於是,個子高高的纖瘦女孩,獨自踏着滾軸溜冰鞋到《Vogue》的辦公室,「那時我還未足5呎9吋,只有90磅」。拍攝很順利,還吸引其他攝影師駐足觀看。她開始斷續為雜誌拍照,連畫家達利(Salvador Dali)也聘用她為模特兒來作畫。首度當上《Vogue》封面女郎時,只有15歲。而那名獨具慧眼的編輯,正是後來創辦美容品牌Clinique的Carol Phillips。

最出名的時裝攝影師,輪流為她拍照,她深受喜愛的原因多少與時勢有關。當時正值二次大戰後不久,「人們認定嘉寶(Greta Garbo,已故著名女星)已經非常高大,擁有全世界最大對腳板,但我比她更高一點,腳丫更大一點,那時已屬非常巨型。」身形與外形以外,還有際遇。

她首次成為封面女郎的照片,由布曼費爾德(Erwin Blumenfeld)操刀,雜誌刊出後,這位二十世紀最有影響力的攝影大師之一跟她說:「妳現在需要有一個經理人」,之後親自帶她拜訪模特兒經理人,「那時我還是個孩子,沒有化妝,布曼費爾德一手拿着雜誌封面和幾張相,另一隻手拖着我見愛蓮福特(Eileen Ford)。」創辦Ford Models模特兒經理人公司的愛蓮福特夫婦,捧紅了多名頂級模特兒,戴爾奧莉菲絲是其中一人。

三度失婚  由半退休到復出

事業如日中天,追求她的名人、富豪多不勝數,她的愛情道路卻遠不及行天橋順遂。「第一段婚姻,我和前夫一起10年,育有一名女兒;第二段3年,第三段12年。每次我都是出於愛和熱情而結婚,渴望為丈夫生下6個孩子組織大家庭,可是我實在搞不懂婚姻,所以1974年跟第三任丈夫離婚後,我決定不再結婚了。」

每當覺得一段關係沒有前途,她便頭也不回地分手,沒有爭取任何贍養費,總是兩手空空地離開。1970年代第三度離婚後,經歷一段療傷期,任何人也不見,那時她處於半退休狀態,工作量不多。直到1980年重遇老拍檔、傳奇攝影師柏堅遜(Norman Parkinson),並替她為法國版《Vogue》拍攝六版黑白照片,相片中的她美麗高貴,較年輕時多了一份成熟韻味與自信,一頭濃密白髮使人一見難忘,「頭髮在43歲起變白,我只想做自己,所以沒有染髮,反正我又不想跟後生仔拍拖!」雜誌刊出後驚為天人,令她再次活躍起來。

我很享受我的工作,那是我的樂園,我可以完全滿足我對漂亮衣服的狂想,不論是它們的形狀、形態、質料和顏色都可以。
戴爾奧莉菲絲
戴爾奧莉菲絲出席紅裙時裝展,不但表達了對女性的重視,也喚起社會對心臟病的關注。(美聯社)

時機再次造就了她,「那時美國人開始變老,嬰兒潮世代步入退休年齡」,戴爾奧莉菲絲理所當然成為各大品牌開拓銀齡族市場的最佳代言人,工作如雪花般飄至,「過去10年我當雜誌封面女郎的次數,遠遠多於我年輕的時候呢!」

可惜她永遠沒有做「守財命」,已故前男友利維(Norman Levy)是金融騙子馬多夫(Bernie Madoff)的老友,她將畢生積蓄交給馬多夫「投資」,最後一無所有。幸好她總保持積極樂觀,敬業樂業,「我很享受我的工作,那是我的樂園,我可以完全滿足我對漂亮衣服的狂想,不論是它們的形狀、形態、質料和顏色都可以。」如無意外,這位全球最年長在職模特兒,將一直有型地漂亮下去,直到最後的最後。

年逾八旬,但戴爾奧莉菲絲仍然活躍於天橋和公開場合。(Getty Images)

戴爾奧莉菲絲給姊妹們的忠告

相比起亮麗外表,戴爾奧莉菲絲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她的慧黠、幽默與坦率,年過八旬的她不諱言「仍然有性生活」,又大方承認曾經整容:「你的汽車如果壞了,也要入廠修理吧」。她自稱沒有獨特的扮靚心得,但一位自小靚到老的超級模特兒給姐妹們的忠告,大家最好還是聽一聽。

給姊妹們的忠告

• 不要飲酒、不要抽煙,如果必須找點什麼來上癮的話,對愛情上癮吧。記住,不是性,是愛。

• 隨着年紀漸長,我擁有了獨一無二的外形。緊記着,無論是同年紀的或是不同年紀的也好,不要拿自己來與別人做比較。

• 幾歲大的時候上教堂,那時我永遠不想變老,因為老人們只能穿着黑衣黑褲黑鞋黑襪。我不希望將自己打扮成只有50歲,但也不想穿着沉悶的「老人衫」。80歲的我仍可活得有尊嚴,擁有自己的個人風格。

關於愛情……

• 在一段關係中,我不會理會自己住在什麼屋子或處於哪種生活方式,忠誠才是最重要的。

• 我實在搞不懂婚姻,愛情可以,但我不要再結婚了。每當我知道一段關係沒有前途可言,便會頭也不回地離開,什麼都不帶走。

關於性愛……

• 性是我早期生活的一部分。我不會放棄性生活,就像我不會放棄呼吸一樣。

• 對,我現在仍然有性生活……但性只是愛情的一部分,而且是機械性的。

Keep Fit之道

• 過有紀律的生活,注重生活細節,關注自己的感受。我從不去健身室,不過會每天在家中運動,我有自己的一套運動方式。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