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羅的海邊陲部署導彈 普京試探特朗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歐洲波羅的海地區近期波譎雲詭。俄羅斯在鄰近立陶宛的「飛地」加里寧格勒部署先進導彈系統,該地區局勢趨向緊張。有西方輿論認為,俄國可能是試探剛當選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的真正外交方針。

特朗普在競選期間威脅「脫離」北約,引起歐洲盟友憂慮,他又聲稱希望上台後修補美俄關係。不過,基於現實國家利益盤算考量,特朗普當選對俄國甚至普京政權未必是一件好事,普京如今煩惱的也許不是可能少了一個強敵,而是要面對一個難以捉摸的戰略對手。

俄羅斯最近頻頻在波羅的海邊陲作軍事部署,分析家猜測俄總統普京是在試探特朗普的真正外交政策。(美聯社)

面對俄羅斯在軍事部署上持續增壓,北約目前以加強波羅的海國家及東歐防衞能力為重點。10月,英美等北約成員國宣布明年將派戰機到羅馬尼亞,美國亦承諾下年派部隊、大炮及坦克等軍備到俄羅斯接壤的波蘭最大軍事基地。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Jens Stoltenberg)曾稱,俄國在莫斯科西側部署了33萬軍隊,北約將在波羅的海國家和東歐國家部署4,000人組成的軍隊,目的是有節制地回應俄國增強軍力。這成為自冷戰結束以來,北約與俄國接壤的東歐國家最大規模的軍力集結。

北約囤兵東歐 俄國反制

針對北約的軍事動作,俄羅斯宣布在加里寧格勒(Kaliningrad)部署S-400地對空導彈和伊斯坎德爾(Iskander)彈道導彈系統。俄方稱有關舉動是常規訓練的一部分,但沒有指明部署導彈是暫時抑或長久措施。克里姆林宮長期以來警告北約導彈防禦系統發展對俄國構成國安威脅。俄國今次部署軍力的地點靠近北約成員國拉脫維亞、波蘭及立陶宛邊境,它們在冷戰期間均為蘇聯勢力範圍之內。最近俄國更在拉脫維亞邊境舉行軍事演習。北約上月底亦在拉脫維亞展開3,000士兵參與的軍演。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曾稱,俄國在莫斯科西側部署了33萬軍隊,北約將在波羅的海國家和東歐國家部署4,000人軍隊,目的是有節制地回應俄國增強軍力。(美聯社)

彭博社報道,俄國的軍事部署似乎令拉脫維亞等國充斥憤怒和憂慮,許多人憂慮「新冷戰」愈演愈烈,變成「熱戰」。在與俄國邊境距離約48公里的拉脫維亞東部城市雷澤克內,市長巴爾塔斯域斯(Bartaševičs)形容,俄國的舉動令人驚慌,但他同時歸咎本國政府舉行近25年來最大規模的軍演,認為這種如同為核戰或侵略作準備的舉動只會火上加油。他亦強調,即使俄國有如同吞併克里米亞般向拉脫維亞擴張之圖,但當地居民沒有分離或爭取自治之意。

有評論認為,普京連番動作是項莊舞劍,意圖試探特朗普對俄國及歐洲的外交方針。特朗普雖然毫不避忌讚揚普京,但美俄的根本國家利益存在矛盾,特朗普能否給予普京想要的利益,成為疑問。

出口術爭選票 特朗普親俄成疑

保加利亞政治理論家克勒斯特夫(Ivan Krastev)在《外交政策》撰文表示,特朗普向普京示好,可以理解為向對建制失望的美國選民索求支持,藉此強化自己的反叛領袖形象。這種對比在他與2012年共和黨總統參選人羅姆尼(Mitt Romney)身上最為明顯,羅姆尼當年把俄國標籤為美國地緣政治頭號敵人。有意思的是,今屆選戰中勢不兩立的特朗普與羅姆尼在選後迅速修補關係,羅姆尼更成為下任美國國務卿熱門人選。

美俄各有盤算 融合不易

克勒斯特夫認為,特朗普提出的「美國優先」政策,代表「脫離」與孤立結合的外交主張,而普京的外交方針則屬於侵略性的孤立主義,嘗試擺脫國際系統,重建俄國的國際影響力。因此,雖然兩人表面上某些立場一致,但實際上美俄各有利益盤算,難以融合。克勒斯特夫解釋,這主要有兩大原因:第一,特朗普的勝出代表美國反建制勢力崛起,但普京並不樂見這種由民粹推動的政權轉移,即使他支援歐洲其他國家民粹勢力,意圖也只是阻撓歐盟團結,而非推翻政權。加上特朗普只是呼籲北約其他成員國增加軍費以分擔美國的責任,這是普京向來不希望見到的情景。第二,俄羅斯認為,美國主導的全球自由陰謀論一直欺凌俄國,俄國亦將國內政治問題歸咎於這種論調,如今美國選了被形容為「普京傀儡」的特朗普做總統,將嚴重削弱普京政治宣傳的籌碼。

普京與特朗普雖然表面上友好,但由於美俄各有政治利益盤算,難以真正融合。(美聯社)

俄羅斯著名記者卡申(Oleg Kashin)在英國《衞報》撰文說,若普京與特朗普願意改善關係,將失去美國這個大國政治上的「假想敵」。卡申指出,一直以來,俄羅斯在政治文宣中指控美國令伊拉克、利比亞及敍利亞等國陷入混亂,並且希望俄國面對同樣的遭遇。在這樣的論述下,普京是唯一有能力牽制美國、挽救國家免於陷入災難的人。

言外之意,克里姆林宮其實希望希拉里勝出以延續美國素來的外交政策,而俄羅斯亦可以繼續維持國內反美的情緒。特朗普勝出意味着這種情緒可能會消去。
 
關係「友好」 俄未必成贏家

特朗普當選後,俄國國會歡聲雷動,「今日俄羅斯」總編輯西蒙楊(Margarita Simonyan)更在Twitter聲稱有意帶着美國國旗在莫斯科駕駛。但普京政府要員反應謹慎,總理梅德韋杰夫稱,俄國有許多問題比特朗普勝出重要;外長拉夫羅夫呼籲要耐心等待特朗普真正的行動,而非只在意他的言論;普京發言人指出,對於美俄改善關係,現時仍言之尚早。

特朗普若想「取悅」普京,勢將接受解除對俄國的經濟制裁,接受俄國吞併克里米亞的舉動,加強打擊ISIS。普京高興之餘也要煩惱:當美國變得不再是俄國的敵人,俄國的外交焦點該放在何處呢?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