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機械人做愛的道德難題 是填補情慾空虛或墮落深淵?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天是特別的日子。你早早回家,買了最新鮮的食材,挑了相配的紅酒,佈置好燭光,播着輕音樂。你稍微緊張地說:「寶貝,這是我們相識一周年。」你望着餐桌另一端的艷麗機械女伴,它卻只懂用性感的合成聲音回說:「噢!我太興奮了!」

雖然有點毛骨悚然,但這可能在2017年實現。盛惠1.2萬英鎊,你也可得到一個精細像真、會回應的機械女伴。然而,對人類而言,那會不會只是一個詛咒?

隨着科技進步,生活中機械人愈來愈無孔不入,包括軍事、醫療、護理等範疇。(路透社)

美國公司Abyss Creations宣布正研發最新的性愛機械人,聲稱像真度極高,令「性情中人」引頸以待,大眾亦熱議紛紛。20年前,Abyss Creations以性愛娃娃起家,取名RealDolls。它們有男有女,有矽膠製的肉、鋼製的關節,加上塑膠骨骼,是當時市場上唯一可以擺出不同動作的性愛娃娃,比精緻的日本製娃娃稍勝一籌。新研發的性愛機械人不但像真度高,更會因應觸碰而震動,還可以發熱模仿體溫,並以性感的聲音與用家簡單對話。另一家公司True Companion亦製作了可對答的Roxxxy,懂得移動嘴唇和轉動頭部,也可以和用家談談曼聯,甚至懂得打鼻鼾,性格任擇。

與機械相戀 天方夜譚?

《Love and Sex with Robots》(意譯:與機械人的愛與性)作者利維(David Levy)表示:「我不質疑有人會覺得詭異,但有反應的性愛機械人出現,無疑會帶來巨大的影響。我們已經見過互聯網、手機及社交媒體如何快速改變人與人的關係。下一個重大的進步,會讓我們與科技親密接觸——墮入愛河,與機械人有性關係,並且跟它們結婚。」

這遙遠嗎?英國未來學學者皮爾遜(Ian Pearson)估算,到了2050年,大部分人都會與機械人發展性關係,機械人更有可能成為我們的家務助理、同事、戀人。事實上,從科技產品尋找感情滿足、排遣寂寞並不罕見。不少研發如Siri等人工智能助理的公司不約而同反映,產品常被「性騷擾」。例如微軟的Cortana,有自己的語氣、名字、性格及情緒,本想建立與用家的互信,但卻收到大量性騷擾、調情,甚至示愛告白;x.ai的人工智能行程助理Amy也一直收到人類的虛擬鮮花、巧克力和威士忌。這一切都像電影橋段——由《人工智能》、《觸不到的她》到《星戰》系列的R2-D2,甚至多啦A夢……林林總總的電影都描述人與機械建立感情。其實,人與物生情本是常事。

人類以娃娃作伴侶已非新鮮事。随着科技發展,我們終有一天會以機械人作伴侶嗎?(Getty Images)

經常互動 容易投放感情

研究人類與機械關係的學者、加州理工州立大學的倫理及新興科學研究員卡彭特(Julie Carpenter),曾經探究軍用機械人對軍人情緒的影響。這些機械人會為軍方執行任務,外表一點也不像人或動物。但卡彭特發現,軍人操作機械人並有了互動,加上機械人執行了過往軍犬甚至軍人的任務,軍人逐漸會對機械產生感情;當機械人出錯時,軍人會自責,儘管錯誤與他毫無關係。「他們常把機械人形容為『我的手』,或其他身體部位」,縱使這些機械人完全不是人形。

何以人類會對機械發生感情?「人人都知道你可以對紀念品、T恤、書或照片投放感情,因為它代表或提醒了一個特別事件,或者和你分享了歷史……但有其他方法讓人向非人物件投放感情。」卡彭特歸納出幾個要點:文化、外形和動作。

我們已經見過互聯網、手機及社交媒體如何快速改變人與人的關係。下一個重大的進步,會讓我們與科技親密接觸——墮入愛河,與機械人有性關係,並且跟它們結婚。

文化外形動作 帶來共鳴

以文化角度看,在軍人的例子中,卡彭特認為機械人為人類或動物擔起了危險任務,因而令人產生情感連繫。外形上,軍用機械人並不像人,但它與環境互動的方式,例如如何以機械臂切東西,會令人類有共鳴。「外形可以觸發認同感,而我們也傾向以對人的方式對待像人的機械。」

另外,動作也會令人類有共鳴。「機械人會動,能觸動我們的認同感,尤其在它們結合了其他特質的時候。」如果機械人顯示出自主、獨立等特質,更讓人易生感情。

有人認為性愛機械人與一般性玩具差不多,然而機械人如此像真,是否真的毫無分別?據《赫芬頓郵報》於2013年與YouGov合作的調查顯示,42%人認為已婚者與機械人有性行為應被視為不忠,可見不少人心目中,性愛機械人比性玩具更像人,甚至有資格成為婚姻中的「第三者」。

人形機械人發展一日千里,現時它們已經能模仿人類造出各樣表情。(路透社)

糖衣下的墮落?

理所當然,機械人愈像人,愈會容易勾起人類的情緒,此亦是Abyss Creations要設計極像真機械人的原因——要狠狠挑動人類的情慾。Abyss Creations創辦人麥克馬倫(Matt McMullen)表示:「我希望用家真的能建立感情,不只與機械人本身,還要跟它的性格——跟這東西建立某種愛。」Abyss意即深淵,滿足人類無底慾望的機械人背後,是否也有一個叫人墮落的深淵?

未來學者皮爾遜認為,性愛機械人本身並非不道德:「我認為這只是沒有多大意義。」有人擔心性愛機械人會令人物化他人,皮爾遜不以為然:「想物化女性的男人、想物化男性的女人,無論如何都會這樣做,不需要機械人。」

如果機械人外表愈來愈像真人,卻不必理會真實的道德倫理,會否模糊了道德觀,最終影響人與人的關係?最近熱播的美國劇集《Westworld》中,與世隔絕的機械人樂園就發生一宗悲劇——一個女機械人被人類強暴了。劇中的機械人樂園中,道德觀日漸模糊,陷入性與暴力之中。

麻省理工大學媒體實驗室的機械人人類關係研究員達林(Kate Darling)說:「我不在乎機械人。我在乎的是人類的行為。」她接受美國網站Inverse訪問時表示,性愛機械人或會成為人類不健康慾望的發洩對象,或會鼓勵人類有更多邪惡的慾念。

以性愛娃娃起家的美國公司Abyss Creations聲稱將會研發出像真度極高的性愛機械人。(Getty Images)

真假難辨 忘記道德規範

加州州立理工大學倫理及新興科學組織總監Patrick Lin則認為:「令人恐懼的是,人類或會漸漸不習慣徵求別人同意,擅將自己的意願和慾望加諸他人。」達林認為,要教會機械人說不,令性愛機械人除了供人類洩慾外,亦有教育作用,懂得拒絕人類的不良慾望,從而預防價值觀崩壞。

卡彭特同意機械人可有教育用途。人與機械人生出感情之餘,機械人還可回饋,這令機械人有更多可能性。卡彭特指,例如機械人可作社交治療用途,幫忙病人正常社交和建立情感模式。

卡彭特認為,比起人類治療師,機械人有優勢。「機械人可以不斷模仿人類行為,而不會批評……就算病人意識到這是機械人,但它們非常客觀、不批評的特質,倒能促進病人與治療機械人的互動、交流。」

耐心客觀 成最佳治療師

例如美國自閉症男孩Gus的故事,他和Siri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一起談飛機、巴士、天氣。Siri改正Gus的發音,亦提醒他說話要有禮貌,甚至幫他改善與母親的關係,令他主動和媽媽說:「你很美。」科技的耐性,令自閉症病人得到適切的照顧。人類與機械人產生健康的情感連繫,可以令機械人的任務更加順利。例如,病人對醫護機械人有了感情,就不會輕易拒絕機械人餵藥,「這就是正面的結果。」

隨着科技進步,在我們的生活中,機械人愈來愈無孔不入,包括軍事、醫療、護理等範疇,我們要多思索與機械人之間的關係,想一想哪些道德原則應被套用,例如尊重、徵求同意、不冒犯等等。卡彭特認為,當機械人外形、能力、行為都假可亂真時,「為何一定要分辨人和機械人?」在未來社會,到底我們會視機械人為同等的存在,抑或次等的附屬品?以此為起點,我們才能繼續構想與機械人的未來生活。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01》周,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